当前位置:随笔吧>作文>初中随笔> 冗长的岁月

冗长的岁月

突然间很想停下远行的脚步,和他一起看起落的岁月。

——题记

小时候,他把我安置在外婆家,临走前还用那种所谓真理的“借口”对我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一个转身,把距离拉开了。那个时候,自己很恨他,恨他把一个幼小的生命推放给别人就走了,这不残忍吗?毕竟我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不是吗?等到快过冬的时候,他出现了。那天他站在我的对面,袋子里棉花糖的香气使我兴奋,他摸了摸我的头说:“吃饭了吗?有按时睡觉了吗?听外婆的话没有?”一大串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让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在一旁的妈妈拉住我,说爸爸工作很忙,只能抽空回来看你……还是把耳朵捂住,不想听,真的不想见他,心里在排斥。现在想想,自己居然在排斥一个那么爱自己、赋予自己生命价值的人!很傻,可那时却……

后来,他和妈妈回来了,这一次是真的回来了,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家。在记忆里,已不知何处是家,是他,是他把一切幸福都埋葬了!他是一个在我看来很古怪的人:当满夜的月光洒下时,他总是借着月光来床头看我,然后一声不吭就走了;他也会时不时像个“强盗”似的闯进我的房间,“盗”走了所有的垃圾;他还会在我拖好地板之后嫌弃我拖不干净,自个儿再拖一遍……

当岁月刻出一幕幕画片的时候,自己也长大了。近几天来,回家的时候很少看见他,他都是匆忙吃过饭便赶去工作了,当妈妈抱怨说他工作忙得连自己女儿都不要的时候,我才猛然震惊,忽而才想起这些年来他的一切,其实到头来只是我自己把这些爱封锁了,让它斑驳至荒芜。此刻,我才明白,从小时候到现在,所有的恨只是埋葬了他对我的爱。岁月一点点剥落,当我回想起时才知道自己很少去体谅他,甚至都没有。

那天,我站在门口系鞋带,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正在一点一点靠近,靠近我干涸的心田时,我自己问自己:“那是他的脚步声吗?”原来,冗长的岁月早已记不住这样的声音。直到身影映入眼帘,他的步子很慢很慢,一副很疲惫的样子。“爸。”我抬起头喊了一声。“嗯,准备去学校了?上小心点。”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捂住耳朵,以后也不会了。呼吸在此刻开始变得很温暖,就让他的笑,我的泪这样幸福的交融在一起吧。

爸爸,我好想再和你一起看冗长的岁月!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阿颠更多文章

0冗长的岁月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