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一月
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校园爱情故事> 天心一月

天心一月

她说:相遇 偶尔乍喜,交流,再擦肩,又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说:一生就只有一次相遇,在电光石火间铭记了彼此。

相遇总是美的让人惊心。无论是杏花小雨,还是青街石板,或是油伞璧车,那些可都是随之而来的陪衬。真正让彼此命悬一线的是彼此的前世今生未知的眸。眸是澄清的、水静的,看不到过去,猜测不了未来。一眸之间,万物都静了,转身去看来时的,原来彼此覆着同样的轨迹。

那的确是美的,不过都是脑海中虚幻的。现实呢,我们是在图书馆前的亭廊相遇的,那时她捧着几本书迎面走来,我正急的有事,猝不及防、电光石闪,几本书整齐的躺在了地上,她也踉跄着差点跌倒。我连声:抱歉!急忙从地上捡起书,又拍了拍尘土,交给了她。那一秒,眼眸交视,恰像那宝玉见黛玉似得,曾经一定在哪儿见过,也许是在梦里。突然想到还有急事,就忙声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以后在和你道歉。转身离开初见的现场。

后来回想起来,总觉得有点缺憾。缺憾是当时就只说了这么两句话。校园里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假期忽然而至。在车站的售票口,守在车水马龙的队上。突然一眼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用说就是她,只因在校园里见过她几次,本来还想和她说几句话的,不过匆匆的擦肩,没来的及,就早看不到人影了。我急忙出了队,大步流星的走到她的身旁。轻轻的拍了她的肩膀,说道:还认不认识我呀?

她一转身,迎向我欢喜的眸,突然停滞了大约有一秒钟,然后说道:嗯。哎,你是不是想插队呀?当时我就尴尬了大约有一秒钟。她又补充道:既然认识,那就差吧!我又痴呆了大约有一秒钟。我说道:你的家哪儿?她回:徐州。我听后开心极了,直接将身份证塞到她的手里,说道:给我也来一张吧!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我内心是欣喜的,世界那么大,从茫茫荒野的人途中,偏偏你也在这儿,这一定不是所谓的巧合,是缘。我是信缘的,所以一口咬定,不会轻易放口的。

我拉着我的箱子,还顺手苓了她的包,走在熙攘的人群,几步就回头看一下。终于走到了车厢口,我们踏上了同一班的列车、驶向同一个方向。在列车上,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为了保持不尴尬,我才胡乱的找了一些话题。我说道:那天,撞掉你的书,看到都是雪小禅的,你是不是喜欢雪小禅的文字呀!她看向我,回答道:差不多吧!几年前读到她的文章,就被吸引住了。后来,我用向她说了“鲜衣怒马”“银碗盛雪”,她的眼里露出了微弱的光亮。千万人中,寻到那个可以懂自己的知音,都会情不自禁的产生好感。

后来,我和她说了很多,别管是天文地理、历法音乐,都说了遍。其实重要的获利品是她的电话号码。在回家后的第一天晚上,我就拨通了她的电话,跟她说了很多很多。青春的懵恋是兵荒马乱的,是全世界都失了眠的。

青春,是一路的狂奔,直到遇见那个让自己停下脚步的人,才懂得慢些风景才会更加清晰。那一夜,我进了她的空间,竟发现,她已经有了对象。黑夜就像是一个不见底的魔窟,将我吞噬的一干二净。在那个长夜里,我第一次失眠、第一次止不住的泪流,第一次撕心裂肺的痛。回忆起那一次的遇见,竟被黑夜蚀溺的面目全非了。

我们在慢慢地失去,也在慢慢的得到。失去了单纯和天真,得到了慈悲和善良。我们也慢慢的忘记了那些惊心画面,忘记了那些曾占据我们整个世界的人,感情不是日久会弥深,而是在时光的荏苒下变得一文不值。开学的第一天,我又遇见了她,眼神中少了那些惊奇、欢喜,剩下的全是漠然。

许久之后,我们毕业了。毕业前的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操场上跑了整整五公里。校园的行道两边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身后的影子被拉得细长。我拖着踉跄的身子走着,突然、猝不及防、电光石闪,将迎面而来的人撞的扶摇欲倒,书静静在地上排成了一排。我急忙地从地上将书捡起,连说:抱歉!忽然书里落下了一张小卡片,我拾起一看,上面竖着写着两排字:从时光一畔走来,冷不丁就遇见了。

我刹那间冷汗直冒,久久不愿抬头。那夜,我靠在了路灯上,数着星星。我问她:到底有多少的星星呀?她说:星星是彼此陌生的过客,而月亮永远只是唯一,是唯一和你擦肩而过的归人。

我口中念叨着,天心一月,随口问她:你有没有对象呀!她羞红了脸,低了头。从天地苍茫两边匆匆而来的人,不早、不晚,恰恰在那电光石闪间遇见了,原来,你也在这,是同样孤独人的心底暗语。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竹风亦浅更多文章

0天心一月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