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给我的_随笔散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随笔散文> 那些年给我的

那些年给我的

小时候,假期经常都会在外婆家放那条老牛,当时并不像现在手机平板泛滥那么容易打发时间,恰巧我的外公有好多藏书,当时年少识字不全的我偶尔也会偷偷夹带一本书去田间地头一边放牛一边看书,虽然很多字不认识,虽然并不了解其中深意,当时只是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记得有那么一个暑假,当时认真的读了《史记》,因为怕被大人发现,所以每次都会把书藏在牛棚泥砖堆里。太史公的笔法,简处极简,繁处甚繁。看到项羽兵败,四面楚歌,虞姬自刎,甚是叹息。读到他率领二十八精骑斩将破围,继而重聚,冲锋,杀数百人,只亡两骑,百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当时的少年心确实被触动。可惜英雄落难,最终自刎,掩卷沉思,只是惋惜。

印象中,总会觉得放牛的时候都是在冬天,所以感觉很多书都是在冬天读完的。比如《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名著,甚至还有《聚宝楼》《风水地理》等外公的珍藏。记得最喜欢重读的就是《水浒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那一章。话说“正是严冬天气,红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下一天大雪来”,仿佛林教头用残枪挑着一壶烈酒走在风雪中,披风随风飘荡,倒是格外拉风。读到他手刃仇人,扬长而去,王霸之气油然而生。

当时不懂儿女情长的我也读了儿女情长的《红楼梦》,“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那一回,大观园里众人各逞诗才,寒冬天气,顿增无限旖旎。

当时年少,当时的《读者》还叫《读者文摘》,当时还有《山海经》,当时还有老唱片……

后来,老牛登天了……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峰子更多文章

0那些年给我的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