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随笔散文> 割草

割草

又是一年春好时,春意盎然,绿草抬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童年的时光,还有那尘封在绿草中的故事。

二十年前故乡的原野中、河道里、荒园中长满了青草,经过“春雨贵如油”的滋润,那草如脱缰的野马一样,争先恐后地抬起头、踮起脚尖,用力地刺破覆盖在身上的土壤,破土而涅槃。它们和田地中的庄稼一起迎着阳光,沐着春风,顶着雨露,愉快而自由地生长。由于当时的田地中没有使用除草剂,抓地秧、牛牛草、蒿子、荠菜等争先恐后,和麦苗、玉米竞相生长,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乡村油画。

河道里、荒园中的草是家中老牛的天然饲料。牵着老牛、小羊在这些地方,用一根缰绳连在木橛上,拿着一本故事书和连环画躺在旁边,看看书再看看老牛和小羊,牛羊吃完草后再换个地方,这是我放学后和星期天最乐意干的事情。

毕竟荒园和河道中的草少,加之其他乡邻家的牛羊也要吃草,牛羊的胃口大,河道和荒园中的草吃完后,我就要拿着铲子,提着篮子去割草。

放学、星期天、假期,我和小伙伴们带上铲子、荆条篮子到地里面割草。一般是先在自己家的田里割,再割别人家的,割草的过程是劳累的也是愉悦的。几个小伙伴展开比赛,看谁割的多、割得快。清晰记得:篮子底下先铺满草,过了篮边,要把草根朝外、草茎向里,依次在两边堆叠,当草把篮两边堆满,人的胳膊刚好挤进去的时候,任务也就完成了。几个人打着口哨,变换着胳膊把一篮子草挎回家,充满了幸福感和愉悦感。

儿时割草充满了趣味,但对年幼的我来说,割草的过程也是辛苦的。不管是荒坡还是田地,自己田地的草割完了,自己村的割完了,就要到邻村的地甚至更远村庄的田地中去;春天的草割完了,就要等待夏天,等待秋天,三伏天的玉米地中,草很茂盛。一人高的玉米地,人一进去就没了影子,满身的汗珠如涌泉一样,脸上、胳膊上、大腿上被玉米叶子划的遍体鳞伤;玉米穗灰落到人的眼中半天缓不过来,疼的瓷牙咧嘴;还要提防各种害虫,甚至可能会遇到蛇;割草不小心的话,会划伤手指和身子;割完草后,背着或者挎着篮子的时候,到家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瘫了,脊梁和胳膊酸痛的睡不着觉……

初春到晚秋,有草的季节里,我几乎没有停止过割草,日积月累,割的草堆起了一大垛,沉甸甸的草养育着我们家的牛和羊,也培养了人和牛的感情,更点燃了一家人的希望。

斗转星移,割草的日子持续了几年,一直到我初中毕业。后来上了高中,离家远,学习任务重,除草剂也开始使用,机械化不断提升,田里面的草越来越少;家里老牛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直到有一天,老牛躺在那里不动了,我们一家人感念老牛的辛苦劳作,把它埋在我们家荒园的杨树旁,以给老牛最后一片栖息之地。我的割草生涯就此告一段落。

每到开春,当我看到满眼的绿草的时候,童年割草那一幕便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在我的面前。老牛、小羊、荆蓝、铲子、小伙伴,宛如昨天历历在目,内心深处的感动随之而生,只是这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我喜欢(1)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依然人生更多文章

1割草的评论

  • 李大肥: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