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美文欣赏> 心尖眉伤,流年浅白

心尖眉伤,流年浅白

花凋零,随流水。水冰凉,曲终散。辗转未觉,已是深冬。花无期,人已瘦。注定,这是个落寞的时节!谁的心事,泛起淡淡的清愁,溅起了碎泪片片。把思绪洒在那弯孤冷月色下,且看它,如何凝聚一方归宿。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岁月的呢喃中,夕阳倚着老门,在漫无目的的炊烟中,渐渐西沉。轻把一盏独樽自饮,捻几缕霓虹成彩,磨一砚淡墨成绪,签一纸,离别情愁。摇曳的月影落满清凉的孤寂,淡墨的流年里,轻描所有心尖眉伤。

花下饮茶,谁遗留了镜前白发?尘埃落定,谁诉说了离别情衷?舞一段红衣拂袖,戏一场哀伤红楼!听,远处笛声悠悠,可惜情愁若痛!看,近处细水长流,可惜离苦似梦!是谁将红尘看破,文字浅薄,欲将熄灭这人间烟火?

你,在等什么? 在等春风拂面,细叶新裁,一簇繁花似锦间,归燕落。 等什么? 在等梧桐满月,院锁清秋,一次看山暮雪,路尽隐香,一番三九寒冬里,围炉坐。 什么? 在等遇人白首,择城终老,一场风花雪月后,勿忘我。么 ?

谁,能许我佛桑花期不弃亦不离,直到归去;谁,能许我长乐安宁无忧亦无惧,梦一世欢喜!怎奈红尘纷扰,纵然年华锁住命运这一刹光阴,为我而静,当天地轮转的声音再次响起时,终是一场不情愿的归宿,终将湮没所有印迹。三千红尘,爱恨皆已成灰。

叹一句岁月飘渺,苍白了谁人的年少。飘扬的尘埃,站成等待的姿态,与时光日月交替,静静聆听,萧萧而下,落寞秋瘦的情怀,沉淀一段喧哗过后的宁静,静待流年封锁冷香,萦遍的清秋梦惘然,迎着清晰的踪迹,纵横多少昔日的风风雨雨,一梦已别寒。

若说回忆能下酒,而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醒来时,天清亮,风分明。而光阴两岸,终究无法以一苇渡航。我知你心意,无须更多言语,我必与你相忘江湖!以沧桑为饮,年华果腹,岁月做衣锦华服,于百转千回后,悄然转身,然后,离去。

愁未尽,墨已干,笔瘦,人更瘦!皆伤者更伤!浮生已乱,流年浅白。唯有幻化成西天星光,才是轮回的终点。最后,就让我为你种下曼陀罗,让前世的回忆沦陷。当风化皆成流砂,只问,当曼佗罗花开时,你,是否还会记起我……

qq 2049455836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匆客更多文章

0心尖眉伤,流年浅白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