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随笔散文> 随笔

随笔

自9月27日写完与文字携手心如浪花到目前为止,过去整整45天的时间了,再没有写下任何片言只语。这与我一贯的性情有点不符甚至是有点背离。是的,自从与文字携手之日起,几乎每天都要写点什么,而至于写的好坏另当别论。换句话说,写作已经融入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如阅读一样,一日不读,心里就觉得有点不爽不快的意味在其中了。

坦率地说,自己不是那种凭性情、冲动、情绪来做事情的人,恰恰相反,生活里清醒理智的我,总是对人对事进行筛选、甄别和判断之后才会做出抉择。比如在对待阅读和写作这件事上,我经过了反复的考量才下的决心。既然决心已下,那就如开弓之箭,没有回头的余地。更况且习惯成自然的因素,让我没有余地去后退的理由和借口。努力坚守是我唯一的出路,也是慰藉心灵最好最舒心的牧场。但有一点我必须承认,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的确一个字也没写,那是绝对的事实。出现这样的情况,不仅让我对过去的选择产生怀疑和惊恐,而且让心理产生了焦躁和颓废的情绪。当然,我清楚地意识到,这可能是我前一段时间以来保持高压态势有关,才会遭致近日的荒芜状态。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可能与近日的相关阅读有联系。是的,当手暂停抒写的片刻,我的心我的灵会更加倾向于阅读:从《沈从文的后半生》到《孤灯冷月》,从《古拉格一部历史》再到夏志清先生的《中国小说现代史》与边芹女士写的《谁在导演世界》还有《沧海往事》与《书信里的老舍与赵清阁》等等。读过这些书之后,似乎让我心情更加理智,亦更加清醒,从而促使我提笔如履薄冰慎之又慎。

一直以来,我坚持写作从良知出发、从自己的经历和岁月所赐的恩典出发,更是从阅读带给我的感受和思考所得有感而发。在这一方面,我做到了不造作、不矫情、不弄虚作假、更不无病呻吟,为文造情,以实事求是为基础、以心灵感应为契点,稳扎稳打,用信念和质量保证。以一个高标准严要求来规范自己的写作态度,为此,所获得的文字可以用敝帚自珍来形容。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要求的高度,才不肯肆意提笔贸然而作。更况且随着阅读时时而为、感应深切之故,所以才谨慎小心。我暗中发誓,如果超越不了之前的为文,我选择的宁可放弃,也就是宁缺忽滥。纵观当下文坛、网络或者报刊媒体,诸多的文字都如发情的母猪一样,不管事实和历史随意造次,而作品下流、胡编,没有任何价值可言,诸如此类的东西不仅亵渎了文字的神圣、更辱没,人生命的尊严,为我所不齿。他们之所以要如此做,不是因为他们无知,而是因为欲念和物质利益驱使。搞个什么鸡汤、什么阐释之类的东西来换取价值利益,对于这种人我不仅鄙视而且不屑。是的,文字就是一只船,在海上穿云波浪的同时,首先要保证生命的安全,其次是将客人带入生命的彼岸。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与其将大家葬赴海底,还不如一个人安静修炼来的功德无量。拿时下的文字和古人、民国时期之文相比,我觉得文字在猥琐和矮化,文人和无赖流氓没有区别,只不过包装艳丽一点罢了,而实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我痛恨这样的文字、更痛恨这样的写作,误人子弟不说,还侮辱了看客的心理,实在是可恶至极!说句实话,我对民国过来或者经过五四洗礼的文人文字比较看好,至少他们手中出来的文章有法有度,无论是随笔还是散文、亦无论是小说和有感而发的小品文,都做到了一个写作者的理性和良知。举个案例来说,被刘文典侮辱的沈从文先生是一个勤奋的作家,被当时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剥夺了写作权利,他是何等的痛苦,尽管后来再也没有写下脍炙人口的诸如《湘行散记》和《边城》等独特文字,但我依旧甚至比之前更尊敬他。因为他有过重新握笔的机会,是他自己放弃了。放弃的原因就是尊重来自心底良知的呼唤和作家恪守的道德准则。而那些为利益、地位而罔顾事实、胡言乱语者,对比之下,不觉得羞耻而无地自容吗?当然,沈从文后来成为文物专家是另一回事。

写到这里,我想我之所以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写过一篇文字的原因也该算是对自己或者关注我的人一个交代了吧!在这个基础上,我愿意再补充一点,就是为了文字和脚下所走的路更长更远,暂时的停留和驻足观赏,也是有必要的选择,就像播种、酿酒一样,时间是必须的。我相信,时间越长,种子越壮,酒越醇香绵长!写作也是一样,阅读越深,发酵的文字越空谷幽兰!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沉默的小提琴更多文章

0随笔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