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去理想化”、目标“渺小化”的过程_90后创业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90后创业> 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去理想化”、目标“渺小化”的过程

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去理想化”、目标“渺小化”的过程

这两年,我总是在不经意间回忆起儿时那些天真无知、没心没肺的日子。

小学三年级那阵子,我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课间时间能长一些,能够在“弹弓仗”中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四年级时,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放学,以便赶在《地球超人》开播前将第二天的猪草准备好,我甚至常常埋怨猪吃得太多了,害得我割野草要花很多时间。

小学五年纪时,每天晚饭后总是迫不及待地跑到堂叔家里,看能不能帮他点小忙,报酬是他答应帮我买一本语文参考书。似乎,我刚刚开始懂事了。

五年级下学期,有次作文题是《我的理想》,我那幼小的心灵第一次遇到如此严肃的问题。我当时和班上另外两个“小愤童”丁军亮、韩明剑合计了一下,都把理想写成了当人民教师——主要原因是我们对当时身边老师的表现太不满意了,我们在作文中批判了教育乱收费问题、部分教师嫌贫爱富的问题、部分教师经常因私事不来上课等问题,并设想如果我们是教师将会怎样做。尽管想法很幼稚,但毕竟是第一次有了不包含私心杂念的纯洁理想。

初三寒假,看《天龙八部》时,我的理想是成为段正淳那样的人。

初三下学期,我在一篇作文中抨击了义务教育检查验收过程中弄虚作假、欺下瞒上的丑行,并将矛头直指“当朝校长”,被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公开批评为“思想极其不健康,你吃党的饭、上党的学,居然还反过来说党的坏话!你要改变中国的这种现状,除非你当朱镕基那么大的官!” 于是乎,我遂树立了当总理的政治抱负。为此我拒绝了父母和老师让我考中专的建议(那时,在农村,最好的学生基本都读中专,因为马上就可以赚钱养家了),坚决考高中。现在看来,我国那些弊端,连朱镕基本人也是无能为力的,但那时我还太幼稚,完全不懂。

高一,我从道听途说中了解到中国人民大学是培养政治家的著名高校。高二下学期文理分科时,我为了能顺利实现进入人民大学,毅然选择了文科。高二全年,我都是全班第一名,化学老师得知我选择文科后失望地说:“我把你白培养了!”物理老师给我分析理科相对于文科的优越性,但我去意已决,那管得上那么多?反正,在我心中,总理这个目标的重要性高于一切。 高考填报志愿选专业,我在对金融学连皮毛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便在第一志愿填了金融学,只是因为朱镕基在金融整顿中的影响力。

大一大二时,发现身边牛人很多,我只不过是最平庸的一个,便偷偷地打消了总理梦。那时沉迷于张平、周梅森等人的官场小说,走火入魔了,一个个纪委书记被刺杀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我尽管只是个局外人,却有一种悲壮感。那时,一同学开玩笑问我:“假如你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有何动作?” 我说:“我的最高愿望是中纪委书记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该同学说:“你要真当了中纪委书记,那当官的都没有好日子过!”

大三大四一直到刚参加工作的前半年,我设定的长远目标是多赚点钱,有朝一日能登上慈善排行榜。

工作一年后,我常常在想,什么时候可以不再为房租的问题发愁啊?

工作三年后,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了,什么时候能凑够首付,不用让父母再为我发愁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有点出息,不要再让我爱上的女人瞧不起我,不要让她跟着我受委屈?我不求有多成功,但最起码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成功而被女人抛弃吧?

工作三年半后,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柏杨、亚当斯密那样的传世之作? 这终于算是一个理想,奋斗目标了。

工作四年后,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常常会感慨一句:“我要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此生无憾!” 这算不上一个理想,却比任何理想都重要得多。

我们成熟了,也越来越务实了,丢弃好多不切实际的想法,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吧。毕竟,人生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而不是拿理想规划出来的。

现在,倘若哪个二三十岁的人竟然敢说他还有什么远大理想,肯定会被同伴所嘲笑——即使这个同伴内心尊敬有理想的人,也要在表面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文/苏清涛)

作者简介:苏清涛,1984年出生,金牛座,200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一个不务正业的记者,不会写诗的诗人,不懂艺术的艺术家,“尽管我毫无艺术细胞,但我自己就是个艺术品”。微信号/charitableman,公众号/扯淡不二·chedanbuer。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苏清涛更多文章

0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去理想化”、目标“渺小化”的过程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