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份子_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礼份子

礼份子

礼份子

作者建边关工委李秀梅 笔名紫夜寒煜

小邹毕业后被聘到一家较大企业的机关部门工作,父母为儿子骄傲,逢人就显摆显摆。小邹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总算没有辜负父母这么多年对自己的付出。况且自己的单位又是很多人想花钱也难进去的重要部门。

头一年,小邹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早出晚归手脚勤快。在领导面前更是会看脸行事。沏茶倒水,擦桌子扫地样样抢在前头。领导越夸奖,小郝愈发机灵能干。

每天的工作按部就班,因为谦虚好学,小邹的业务能力提高的很快。一年多时间基本能够独当一面。小邹沾沾自喜,仿佛看到了自己无限的未来。

正当小邹春风得意的时候,有件事的出现让他特别惆怅。隔三差五他的办公桌上开始摆放一些糖果,一问才知道。原来不是某某的孩子或是亲戚家的孩子结婚,要么就是某某的孩子过百天,或是某某的父母过大寿。起初,小邹还觉得是同事瞧得起他,每次接到请柬他从不怠慢,有请必到,实在有事在身,也会叫人把礼份子转交。既然小邹这么重感情,要礼份子的人也毫不客气,接连不断的请柬最终让小邹有些招架不住。

都在一个单位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小邹开始不断地掏腰包,每次贰佰元的大餐虽然让他赚回了面子。得到笑脸或是一句感谢,可兜里没钱的滋味让他感到难受。

朋友邀请吃饭,碍于面子小邹不能不去。虽说轮流“坐庄”,可一顿饭就超百元。几个轮回下来,半个月的工资基本打了水漂,这对于小郝这个只有一千多元的月薪族来说实属无奈。几个月下来,兜里的钱所剩无几。不够的时候,只好厚着脸伸手向父母要。

上班好几年,存折上还是零,一分钱没攒下,倒让父母贴补了不少。眼瞅着自己已经20好几,看来娶媳妇也是麻烦事。

小邹脸上的笑容少了,常常眉头紧锁,唉声叹气,一个人拖着下巴坐在那里呆呆发愣。这名目繁多的礼份子啥时才是个头啊!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建边关工委更多文章

0礼份子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