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高堤河

高堤河

高堤河

毛永利

学校西边的贾鲁河,曾经是浊水汤汤、臭不可闻,而现在飞桥如龙、腾架两岸;两岸新栽杨柳花红,微风拂过,摇曳生姿;更有岸边不时突出钓台码头,让人不禁流连忘返。每当周末假日,天朗气清,漫跑于岸路之间,赏景娱情之余,不觉间思绪飞扬,似乎正穿行于我故乡的高堤河上。

我故乡的北边有一条河,它的名字叫高堤河。

名字不像贾鲁河是由贾鲁的名字命名。高堤河的名字我姑且猜想可能是相对周围河流它堤岸较高而称呼之,没什么大的来历。只是两岸粗壮的杨树排成的风景这么多年似乎还依然在目,从西向东五、六里蜿蜒蛇形,像绿色的长城护卫着故乡的北大门。更难忘的是那岸堤上因常年步行而坚实平滑的带着青皮的土路,可能那时穿的大多是母亲们亲手一针一线纳的千层底吧!所以就连走出的路也格外硬实平滑,而现在恐怕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土路了!在夏日的午后,赤脚走在微凉的青路上,别提有多惬意!几个小伙伴,或竞相攀爬到树上捉蝉,或在地上寻觅神仙的洞;一会儿推着铁圈你追我赶,一会儿又蹦到河里摸鱼打仗。当若隐若现的母亲的喊回家的声音传来,才慢悠悠地心不甘情不愿地踏上回家的路。

高堤河岸上青青的平滑的土路啊!多想赤着脚再走一走那夏日的午后!

夏日的高堤河是人们荫凉的好去处,是天然的氧吧,是纯自然的美景;而冬天的堤河两岸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人们都在那儿干什么呢?对,在刨藕。尤其进入农历腊月天,从初一开始我们就算着天儿过,为什么呢?二、五、八要赶集呀!要赶在年前卖个好价钱呢!这时节每家都有亲戚来帮忙,而女婿来帮忙更是形成了风俗。没有哪家的女婿是不会刨藕的。几个女婿到一块儿又干活又说笑,融洽了气氛,增添了热闹。一天下来,满满的一车收获,码的整整齐齐的。大家有推有拉有背有扛,尽管满身泥浆、略有疲惫,但围坐一桌,二两小酒,四个凉菜,说笑之间,其乐融融,这就是亲帮亲的亲情啊!

亲情!因父母而维系的兄弟姐妹们之间的感情!父母在时,兄弟姐妹们是亲人;父母不在了,兄弟姐妹们就成了亲戚!祝福父母们健康长寿!祝愿亲情地久天长!

故乡的高堤河啊!一条绿色的多情的河!向东流不尽,流不尽啊!

更难忘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日荷塘。毫不夸张的说,我的故乡就是被荷塘团团包围着。相比朱自清月夜下的荷塘,我故乡的荷塘要大得多、大得多啊!沿高堤河两岸数里之内皆是荷塘。刚开始种藕时,浇的是刚放出来的泥浊的黄河水,等到荷叶飘出,水已不再浑黄,而变得清绿了。再到荷叶田田、荷花朵朵时,塘中水已澄澈可饮。人们白天塘边洗衣,晚上入水消暑。各村的荷塘边都有相同的风景。而我们这些骚年们是荷塘里的主力军,掰的莲子吃一点,卖一点儿。卖几个零钱,等到元宵节买转珠连,聚在一起看谁放的好看。

故乡的莲子!故乡的莲藕!总是比别处的吃的脆!吃的甜!到现在家中有客人上街买菜时,还总是要禁不住问一下:“那儿的藕?是黄河水浇的吗?”

现在,故乡已经没有一块儿藕地了,也就是再也吃不到故乡那又脆又甜的莲藕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故乡似乎越来越现代化了!越来越有国际范儿啦!但不知怎的再次回到故乡,却似乎找不到回家的路,更找寻不到能够尽情徜徉的地方!

现在的高堤河已经枯死,干的没有一滴水,堤岸上粗壮的杨树也已砍伐殆尽,只有风吹过后的弥漫的烟尘。

周围的楼房的确越来越高了,而故乡那令人怀往的风情哪去了呢?只有枯干的高堤河在无声的诉说着。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船头望者更多文章

0高堤河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