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生活

生活

沉睡的黄土高原上零零散散的住着十几户人家,远处的高坡上传来一声清脆的鸡啼。朝阳还没有爬上地平线,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淡淡的泛红的光圈。暗夜里突然出现几户人家的微弱的灯光,紧接着家家户户都开了灯,静谧的夜刹那间睁开了饱经沧桑的双眼。

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上零星的走着几个急匆匆的赶路的人,因为急着赶路,耳边仿佛可以听到气喘吁吁的风声和脚下沾着露珠的野草被压弯的呻吟声。而朴实厚重的农民则是不急不缓的迈着坚实的步子。走路如同种庄稼一样,急不得,春天要播种,让种子在贫瘠的土地里发芽,生根。夏天要浇水,施肥,在这个时候,庄稼最需要养料,破土而出的嫩芽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挣扎着从土里钻出来,急切的渴望着雨露的滋润。这个时候你对庄稼好,庄稼给你一个丰收年,你对庄稼三心二意,庄稼也会给你一个颗粒无收。头顶的烈日无情地灼烤着脚下发烫的土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到腮边,流在破旧的微微泛着黄色的汗衫上,流到深深的土地里。庄稼是有感情的,它努力的汲取着每一份养料,每一滴露珠,争取给农民一个丰收年。

沟壑纵横的山岭上,稀疏的散落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巨大的树冠下有几个少不更事的稚童,黑黝黝的皮肤早已经免疫了太阳的毒射,在那里活蹦乱跳的抓着蛐蛐。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在费力的从桶里舀出一瓢瓢水来浇地。干裂的嘴唇上诉说着生活的艰辛,绣着红花绿叶的衣服上是风霜雨打,狂风烈日的痕迹。

亘古的荒原上偶尔响起一两声响亮的唢呐声,嘹亮的唢呐声使人精神为之一振,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成群结队的吹响手中的唢呐,骤烈的唢呐声像急促的暴雨,像奔腾的江水,又像飞窜的火苗,仿佛要燃烧整个黄土高坡。突然,唢呐声消失的无影无踪,死一般的寂静,微风拂过苍老的脸庞,干燥中夹杂着几片暗红的褶皱上刻画出沧海桑田的变迁,饱经风霜的泛着浑浊的目光里饱含着无尽的对未来的忧思,耳畔是一声沉重的叹息:“今年又是一个旱年啊。”

当天公不作美时,他们顽强的与天斗,与地斗,即使贫弱不堪,即使干旱无雨,他们倔强的举起锄头,埋头苦干,在土地里刨出生存的希望,刨出明媚的丰收年,他们就是伟大的农民。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青年语文更多文章

0生活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