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爱情散文> 相爱和相守哪个更重要

相爱和相守哪个更重要

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无论如何要当一次第三者。做过第三者,才会明白,爱一个人,是多么凄凉。我们想要的人,并非常常可以得到。---张小娴

第三者,像是感情世界里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讽刺的是,很多时候,第三者却像x光机,让你在人性x光片中,看见好爱情的皮层下,那些令人惊骇的骨骼内脏血管和肿瘤病变。

你以为第三者就是感情的输家,事实上,很多不曾当过第三者的女人,也常常在感情世界里吃了败仗,差别只在于,第三者早就懂得认输,其他女人却往往不肯面对失败的事实。

世界上最没办法算计投资报酬率的,就是感情,许多时候,总是付出全部的人,到后来一无所有;将自己欲望摆在第一的人,却笑得最灿烂。

徒劳无功,几乎是多数感情的脚注,偏偏人都要在这轮回里挣扎好几次才能领悟。

然而,当过第三者的人,只要谈过一次这样不见天日的恋爱,就能彻底领悟,在爱情里,有时最重要的不是努力,而是服输。

哪个第三者不是一开始还怀着扶正的梦想,渐渐地不抱任何希望,只求一时半刻的温柔,她是明知永远得不到想要的幸福,但还是梭哈了全部的爱,她倾注所有的爱,去赌一场注定不会赢的赛局。

多么悲壮,多么凄凉。

那股悲壮与凄凉中,即使有点不甘心,最重要的,带着服输的成分,她对爱情服输,她终于明白,关于爱情,从来不会因为想要谁,就能拥有谁。

只有太过天真,还没被感情伤到清醒的女人,才会去问: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当你脱口而出这些毫无帮助,同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的问题,就注定了你在感情路上不可能快乐,因为你还没认清,在感情路上,想要得不到才是人之常情,于是你便不会服输,造就了你最大的痛苦。

得不到最想要的人,似乎是第三者最可悲凄凉之处,然而你没想到,世界上最最可悲凄凉的,是看似已经拥有最想要的人,但对方却始终不给你最想要的,这种情况,几乎每个女人都会碰到。

朋友a谈了一段长达七年的初恋,男人各方面条件都好,偏偏有个坏毛病,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他总说是逢场作戏,最爱的还是a。

刚开始,a会吵会闹,后来她懒得吵了,只是更积极地在脸书上宣示主权,每回跟男人出游,都不忘打卡拍照,好气死那些觊觎男人的莺莺燕燕,有时来路不明的女人传讯息给男人,a还代为回讯,文末一定附注我是他女友,他在忙,叫我帮他回。

某一天,a检查男友手机时,发现男人跟另一名女人的聊天纪录,男人写道:我想娶你,你要等我,清清楚楚八个字,让a突然醒悟,这七年来,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打败那些众多莺燕的胜利者,原来,她也跟那些女人一样,得不到最想要的。

关于爱情,不是我爱你,而你也刚好爱我就等于幸福,那充其量只能算顺利成为恋人,看起来你是得到想要的人了,但是其他那些更多你想要的附属品呢?

就因为你不是第三者,所以你不肯服输,你可以吵、可以闹,你逼对方给你最想要的忠诚、安全感、专情……,你以为他总有一天会给,没想到他始终不给,你看似没有服输的理由,事实上,你却输得更彻底。

假如你还想要延续这段感情,那你只能乖乖低头,否则你就等着被对方开除。

第三者就不一样了,她打从成为第三者的那天起就选择服输,好掌握某些专属于她的小小幸福。

她知道自己想换得某些卑微的幸福,就必须牺牲些什么,但是没当过第三者的人,会以为幸福是情侣之间天经地义的事,只要相爱就能得到。

换个角度想,也许是因为第三者有勇气服输,摆明愿意为了爱情舍弃尊严与名分,其他人表面上不肯跟第三者同流合污,但往往根本是不敢像第三者那样去正视爱情的残酷,讽刺的是,谈场恋爱,到头来却是殊途同归。

如果说,第三者是睁着眼睛硬往火坑跳,宁可遍体鳞伤也要爱上一回;那其余女人就是捂着双眼往悬崖爬,边爬还要边欺骗自己天堂就在不远处。

难道,第三者的角色就只配获得一巴掌吗?

在剥掉那些沉重的道德枷锁之后,也许在她身上,有着许多女人穷尽半辈子都还想不通的智慧。(摘自陈默安 著《我不相信爱情,我只相信你》)

作者简介:陈默安,治愈系创作女王。从求学时期便一路跌跌撞撞,怀抱著作家梦,到处流浪,在数个没有光害的小镇或村落住过几年,远离都市,却不能远离屡战屡败,满身伤痕的自己。

最后流浪到台北,当过打杂小妹,卖过寿司跟刨冰,担任过文案、广告业务,种种挫败一次又一次击碎了最初的作家梦;但是那些梦碎时分的剧痛,最后成为写作的养分。著有:《当你爱上他,妳就不是原来的你》、《不管你拿什么牌,老天自有安排》、《微疗愈1:面对阴影,你才能找到光的方向》、《你的心事,永远比你还要寂寞》《再见,或再也不见之后》。希望与世界分享,如何从过去的疼痛中淘洗出现在的力量。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陈默安更多文章

0相爱和相守哪个更重要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