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岁月,我用微笑在打量着你

岁月,我用微笑在打量着你

像一棵树一样的活着

把手臂伸成枝干永远地朝向天空

它的日子高贵尊严

深嵌在越刻越深的年轮

目光在苍茫的冬天里掠行……

——题记

北方的十二月,已经进入了真正意义的冬天。

旷野,万木已是枯黄,一片萧杀而岑寂,只是还有些微微暖意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有些刺眼。

冷而犀利的风,总是无休止、无规律地在刮,而且一场比一场迅猛。那些树,那些草,那些鸟儿在冷瑟中几乎都凝固成了一幅静止的画。

树上的叶子,早已一片片落光。面对寒冷,树干仿佛被一只罪恶的手剥光了御寒的衣服,在寒风中伫立,只有枝桠在努力地伸向天空,似乎以自己的形体语言,在向每一个注视着它的人表达和述说着什么。

墙上挂着的厚厚的一大本日历,揭得只剩下不多的几页了。

蓦然回首我才发现,时间就像用双手掬起的一捧水一样,悄然无息地从指间轻轻地滑走了——它在广袤的场际之间穿越,它在漫长的生命过程中游荡,它在人与人、人与事的相互打磨中,渐渐地磨去了棱角……只有在这满目荒凉的冬季枯荣里,只有在我热切希冀的目光中,才凸现出时光留下的一道又一道刻痕。

此刻,四野静谧,我仿佛听到有一种音乐声从我的心底响起,它一次又一次洗涤和震撼了我的内心和灵魂,它像那明媚的阳光,给我的心境以清亮的纯粹和温柔抚慰,它像那皎洁的月光,使灵魂在这一瞬间变得洁净而透明,我以微笑面对逝去了的岁月和这冬天的旷野,沉醉而不知归路。

春夏秋冬,宛若人生的四季,我已经走过了三季。此时正站在第四季的门槛上回望,那么多如飞梭般逝去的日子,那么多的人在世事的舞台上你来我往,登台、亮相、谢幕、退场……如影随形般的在我思绪中一一涌现。

且不说,马航mh370客机失事,那239人至今还是下落不明,而亲属中却有四人因年迈和受到刺激已经过世;也不说那个叫高仓健的男人走了,只能留在我们这一代人长久的记忆里;只是说身边的那些亲朋好友或者相识的人们,一个又一个的溘然离去,是令人多么的感叹和唏嘘不已!

妻在一家医院做医学影像工作,下班后回家常告诉我,今天做的b超中又发现了几个人有肿瘤,当然是阴性的。并又告诉我,年初发现的人,现在有的都已经去世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单位,每次体检,总能发现一、两个。语气显得很无奈

有资料说,在我国,每分钟有6人被确诊为癌症,有5人死于癌症,人们一生患癌的概率为22%。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和残酷的现实啊!

手机中有个段子:“同学聚会,我们成对的一桌,单身的一桌;五年后的同学聚会,我们成婚的一桌,未婚的一桌;十年后同学聚会,我们抱孩子的一桌,无后的一桌;二十年后的同学聚会,我们原配的一桌,二婚的一桌;六十年后同学聚会,我们能来的一桌,没能来的照片放一桌。”

非常佩服这个段子的原创写手,用近乎直白的语言,描述了我们人生各个阶段的生活状态,尤为最后一句,是多么的形象而直观。

生命,尚且如此无常,大自然中的万物,无疑也会交替枯荣而无永恒而言。

此时,不禁回想起我曾居住过二十多年的老屋——那座布满了爬山虎的日式老宅。

房子是极普通的房子,大约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时,伪满洲国时日本人建造的,房间的格局很小,地板是厚厚的松木铺就,灰白色有着凹凸麻点的外墙毫无生气。

那一年,我从北京毛家湾的一座高墙边掘来几株爬山虎幼苗,栽在房子墙角后,悉心地浇了几次水,沒几年的功夫,这些幼苗便长了起来,一到春夏之间,绿色便恣意地在我视线中蔓延了起来。

这爬山虎天生就有一种攀高爬墙的本领。如果你站在远处看,整栋房子就像涂了一层绿色的油漆,又像是一块长满了青苔的巨大的石头一样,静静地立在那里。如果你从邻近的高处上俯看,肯定看不到房子,因为连烟囱上都爬满了它的踪迹。

爬山虎刚长出来的叶子是褐色稍有些嫩红,待它们长大后,就一点一点地变成了鲜绿。绿得那么青翠,绿得那么新鲜,那是一种令人看着让人心里非常舒服的绿。它在墙上分布得均匀而整齐,就连相互之间空隙大致也都相等。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无疑是阳光、温度、空气、水分这些非生物因素起了关键作用。

每当茶余饭后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到院子里散散步,看一看那些给人希望,给人鼓舞的绿色。与其说是这些绿色装点了房子,还不如说是装点了我的心情。也只有此时,那些仿佛被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不如意吸去了水分的心情,又重新吸足了水分也增添了不少叶绿素,它们在吸收和传递光能作用的同时,也总是在积极地参与着我生命中的光合作用。

我常常想:如果一个人在生命中缺少了阳光和绿色,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会导致所有的生命的无力和苍白,以至于窒息和枯萎。所以,我感谢这些绿色,真的是很感谢:

——在乡下插队当知青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峥嵘岁月里,当我放马、赶车行走在乡村的土路上,那田野里大片大片的绿,给了我青春十足的底色,使我在肥沃的黑土地上不断地成熟和成长。

——在壮怀激烈的那段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涯中,当我纵马扬鞭从北国到南疆征战东西时,被汗水泛白了的绿色的军装,渲染了我一个又一个大漠雄风中热血男儿的边关之梦。

——在步步皆老的向后光阴中,当我走近生命的秋天里,绿色,依然在我的生命里不断地拔节、抽芽、长叶,并且爬满了生命的四壁而不留一丝空白,有风吹来时,我的生命便会飒飒作响……

其实,我并非矫情,早已过了爱幻想和爱做梦的年龄,也不爱做无端的感怀和深沉。只是望着这绿色,我在欣赏,不远不近的欣赏,越是欣赏,我越是觉得它就是一种思想、一种精神、一种境界、一种赐福……

许多人常常抱怨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历数它们对自己的种种不公。但是,他们是否想到,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上帝的偏爱,就是我们的福祉。我们的人生至少要学会心存感激,对父母、亲人、阳光、水分,甚至植物和动物等等。

尽管,今天所有的这些,只能是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深处罢了----老房子拆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钢筋混凝土的如石屎森林般的楼房,这些爬满绿色的回忆,只能是轻叩我的梦境而已,只能是引发我的思绪罢了。

生活中的回忆,也许对一个人的情感会有过量磨损。

北岛说:“这是一个毫无精神向度的时代,这是一个丧失文化价值与理想的时代,这是一个充斥语言垃圾的时代。”对此,我感同身受。

回首这一年,放眼国中,那么多曾经被捧为神灵的圭臬一个个被打破,那么多光环在顶红袍加身的威权被一个个被拉下马来。人们心中涌动的法制、民主、自由、平等、正义和良知,这些人们最渴盼的旗帜,终于有人来高高擎起并引领我们继续前行,人们内心罅隙中残余的愚昧、自私、无知、卑琐、麻木和冷漠,在阳光的照耀下也会遁于无形。

大前年去过西藏,在拉萨老城区中心的大昭寺前,看过藏人在跳“卓(锅庄),”还有一种寺院僧人舞叫“跳欠。”这些藏人的舞蹈大都自成体系,风格各异,做为汉人,我显然看不懂他们在用肢体语言所表现的丰富内涵,只是从动作和表情上看得出,藏人的那种在物欲社会中少有的单纯和原生态。我觉得,藏文化绝不仅仅是一种单纯意义上的载歌载舞,而是藏人们把他们自己精神的寄托和追求,都浓缩在了幽邃的寺院和飘舞的经幡之中。他们会在经幡、经书、佛珠、玛尼轮和酥油灯的伴随下而穷尽一生,坚定自己的信仰,淬励自己的精神,丰富自己的思想,这种意志上的坚韧,信仰上的执着,远非我们常人所能企及和模仿。

我以为,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要有自己的思想,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这才是一个有完整人格的人,一个心怀家国大义的人,一个追求人生完美的人,一个思想力求深刻的人,只有这样,在前行的路上,才不会感到难熬和寂寞的,即使是每一次的独处,都是任思想信马由疆而驰骋的时机。

其实,人生并不复杂,年复一年的来去,只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人生之所以苦短,是因为时间无情,幸福往往转瞬即逝,因为命运无常,痛苦也会常常不期而遇,它们有时相依而存,也有时又各自躲在角落里伺机而出。而岁月,它尤如一列飞驰而过的生命列车,并无知觉地轰然前行,仍然一如既往地带走了它认为应该带走的东西——青春、希望以及理想。

忘了在哪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无需暗示生活中忧伤的远离与迫近,生命的沉沦与闪亮,只要呼吸与思维尚存,就该去展示自己的价值。”

热爱你的生命吧,因为再长的人生都会回到最初的起点。当你呱呱坠地时发出的第一声啼哭,宣告了你对这个世界的报到;当你远离人世时亲人的哭声,也是你人生结束时的绝世之唱。岁月前行日月更替,每一个生命消失的轨迹会越来越模糊,高尚的灵魂和卑微的灵魂,奢华的生命和孤独的生命,都同样是一条被命运高高抛起的抛物线,逃脱不了时间的打磨而最后坠地消失。

珍惜你的生活吧,趁着我们还有能撕下日历的能力。好好地爱家人,爱朋友,爱值得你爱的那个人,再不爱,就晚了。人过中年,来日不多,但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笃定和沉潜,还可以更加从容和深刻地思考和品味生活。

我常常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质和有生命的东西,越是不可以重来的,越是不可以用金钱买到的,就越应该活出它的质量来。每一个人的生命不会有轮回,轮回,只是人们内心的一种奢望和自我安慰。我们都是从没有中来,我们也都会最终化为没有,在情感上,谁都不想也不愿意接受生命消亡的事实,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在它结束之前好好地活着。

当下社会,亲渐不亲,经已不经,生活的险风浊浪中,难得是要有个思辩的头脑,难得是要有个淡然的心态。我们都是人生路上的行者,我们都是尚有存活的思想物种,新的一年,虽然难于逆料,但仍然藏有希望在路的那一端。站起来,人才会更高大,才可以看的更远。仰望星空,才会让你视野开阔而感到敬畏,俯首微笑,才会让你慎思笃学而溯本求真……

不是这样吗?

(原创作者:老树老树)

我喜欢(1)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老树老树更多文章

1岁月,我用微笑在打量着你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