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酥烧饼_状物作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作文>状物作文> 插酥烧饼

插酥烧饼

夕阳西下的小城高邮,散发着黄昏特有的气息。

漫步于嘈杂声渐弱的大街小巷之中,常常见到有老大爷手捧清茶,笑问他们上哪儿,总听得说:“吃晚茶去噢!”

家乡高邮的小吃比比皆是,各具风味。有葱香四溢的阳春面,有薄皮厚馅的馄饨,还有入口即化的棉花糕……可我却对插酥烧饼偏爱有加。

插酥烧饼有两种口味,一种是甜的,一种是咸的。师傅捏起一团鸡蛋大小的干面团,从中间分开,塞进甜糖或盐酥,搓成球形,再用木制擀面杖擀成圆圆的面饼,像小娃娃的脸那般大小。柔韧的面团在不停的形状改变中愈发有劲道。师傅用刷子给每个面饼均匀地刷上一层清水,随后,两只粗大的手各抓一把芝麻,使芝麻从指缝间如细沙一般纷纷散落在带有清水的面饼上。若是要做咸烧饼,还会撒上葱花,与甜味的区别开来。

接着是让烧饼下锅。大大的火炉内,底部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上面便是紧贴在炉壁上被烘烤的烧饼。炉内腾起的热气使周围的一大片空气变得暖烘烘的,弥漫着烧饼特有的酥香。师傅沾点水到掌心,在面饼的背面拍拍,抓起面饼,迅速将手伸进锅内,将面饼粘到炉壁上。一伸一缩,还没来得及细看,一个又一个面饼就鱼贯而入,都进了炉子。热气将师傅的手烫得通红,若是实在难忍,师傅就将手伸进冷水里浸一会儿,又继续与火炉做着危险而又不得已的“斗争”。

面饼在炉内膨胀、发酵,渐渐由白色变成黄色,我似乎听到面饼在炉内发出“扑哧扑哧”的、不安的呼吸声。

炉子里的火越烧越旺,升腾的热气里,夹杂了烧饼熟后香甜的气息,离得老远也能闻见。

我早已垂涎欲滴。

师傅用长钳夹起熟了的烧饼放在炉子边上凉,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只甜烧饼,轻轻地对它吹气。

黄灿灿的烧饼,正面是脆脆的皮,上面的一层芝麻爆开了花。熟烧饼的形状像圆圆的月亮,虽没有月亮的皎洁,却比月亮有味道。带着烫咬开,牙齿先戳破了脆皮,“咔嚓”一声响,粘稠的甜糖汁在舌尖缠绕,混着烧饼自身的麦香味,在口中迅速蔓延开来。面饼特有的柔韧,芝麻浓郁的香味,面皮劲道的酥脆,交织在一起,让人叫绝。脆皮沙沙地掉下,我不忍浪费,只好张大嘴裹住烧饼咬着吃,却因为刚出炉的烧饼太烫,脆皮掉得更厉害,便用手接着,等它们落在掌心里,聚集到一定的数量再一并汇集进嘴里。嚼一嚼,只听得唇齿间“咔嚓咔嚓”的声音。越吃到中间,烧饼越有滋味,也越有嚼劲,烫舌的糖浆使得我“嘶嘶”地吹气,却又因过于味让我不舍放下手中的烧饼。再抿上一口清茶,嘴里的干涩一扫而光。

品完美味,舔舔嘴唇,还是觉得回味无穷。家乡的插酥烧饼啊,我给你点个大赞!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 韩颖更多文章

0插酥烧饼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