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作文>叙事随笔> 记忆深处的那条小巷

记忆深处的那条小巷

儿时曾有一段好长的时间寄居在外婆家。那时,外婆家屋前是一块青草地,草长得很茂密,颇有动画片中“青青草原”的味道。在草地中央有一条小路,路的一头通向外婆家,另一头则通向一条古老的青石板小巷——这也是我故事的开端。

那时候天气总是持续闷热,即使呆在阴凉处,还是能感受身边躁动的热分子。外公,一手拿着蒲扇给我驱热,另一只手把我抱在身上,时不时用他的胡须扎我的脸,逗我咯咯笑。待到快接近黄昏之时,他便把我架到他的肩膀上,驮着我走过那青草地,等到走上青石板时,他便放我下来,像“赶鸭子”一样,赶着我跑。巷中顿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软鞋底叩在青石板的路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声音从巷头传到了巷尾。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见状,便打笑着对外公说:“你呀真老啦,连你家小娃都跑不过啦!”外公总会笑着说:“小孩子手脚利索,跑不过正常事!”说着便一转头,跟在我的身后赶紧往前跑,然后,接着我的小手消失在小巷的那一头。

闷热的天气过后,带来的是雷雨。打雷时,外公带我躲在房间,用那双拉着我在青石板小巷走路的手捂着我耳朵,可我总会向窗口望去,看那屋檐上的雨,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下,滴在青石板上。雨后,外公便抱着我去小巷玩,大手牵小手,两双脚踩在青石板上发出不同的声响。其实巷口有个跛脚爷爷,他家门前有几块很大的石头和一堆木板,外公总是带我去那玩儿;我喜欢爬上大石,躺在上面听外公和跛脚爷爷讲话,然后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等到炊烟升起,他们的谈话也结束,外公便唤醒我,拉着我的手走出小巷,穿过青草地,回到家。

和外公最后一次走在小巷中,他却再也没有牵起我的手,牵着我手的,是我一表姐。外公“走”在前头,而我却在最后面,中间隔了很多人,我无论怎样都赶不上,就像他与我玩“赶鸭子”游戏时,永远也赶不上我一样。目送着外公渐渐“远行”走尽小巷,而我却没能追上他的脚步,和他一起走完青石板小巷。

真正地走完小巷,还是今年清明节时与表哥一起去给外公扫墓。昔日的青石板早已不见足迹,取而代之的是刚修建的水泥路。一齐走在路上,我们相互嬉闹,鞋面摩擦着地面,发出有节奏的声响,那声音却不似当年那样悦耳。

站在巷尾,回望巷头,我隐约地看到外公像“赶鸭子”一样跟在我身后跑,看到了外公把我架在肩膀上,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握往我稚嫩的小手慢慢地朝着小巷深处走……

如今,我却再也找不到那样的欢笑。故人已离去,外公,远在天堂的您,过得可好?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苏文华更多文章

0记忆深处的那条小巷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