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短篇小说> 你为书生,我为花

你为书生,我为花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题记

她站在一棵树下,那高大的树展开一片浓密的枝叶,太阳光在那上面摇晃着,露出一朵朵金黄色的花,一阵风吹来,轻轻地抚摸她的长发,掀开她那红色的面纱,露出一张羞怯的脸。

那是怎样的难以忘怀的早晨,他轻轻的唤着她,声音甜蜜而温柔,他低着头,含着笑,他的眼神有点令她招架不住,一瞬间,她竟然意乱情迷,就在指尖相触的那一时刻,她如大梦初醒,他就是她一直等候的人,难怪他那么的似曾相识,原来他们早已缘定三生。

在航州西湖的灵隐寺,有一块石头,上面镌了字,叫三生石,在石上刻着一个人的前生,今生及来生的姻缘,相传一个人只要在石前拜上三拜,并说出自己的名字,石上的字就会呈现出此人的三世姻缘。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颗叫雪柳的树,也叫喷雪花,她生长在湖边的小路旁,湖水很清亮,那树枝和灌木的影子都映在湖底上,假如它们没有被风儿吹得摇动起来,你还会以为它们生长在水下呢?

那小路弯弯曲曲沿着湖绵延有十多里,在路的两旁有各种树木,当春天来的时候,树上开满了各色的花,有粉色的桃花,黄色的玫瑰,红色的蔷薇花等,它们个个都争奇斗艳。

她就是这上百棵树中的一棵,我们就叫她樰儿,她开了满树的白色花朵,一天清晨,有一位书生偶尔路过这里,刚好在她面前停下脚步,也许他累了,也许他喜欢这白色的花朵,他随口吟了一句诗,花开点点缀满树,蝶落纷纷飘风雪。他是那么的眉清目秀,他们离得那么近,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从那以后,樰儿就有了心事,夜晚时,她总是像星星一样眨着眼睛,不肯入眠,因为她已经爱上了那位书生,她喜欢他身上的那股书卷气,喜欢闻他身上的纸墨的味道,她总是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声音,她听得见那潺潺的流水声,偶尔的蛙叫声,还有风吹动树叶哗哗的声音,可就是听不到他的脚步声。在白天,她无数次地向远处凝望,搜寻那令他魂飞梦绕的身影,想像着他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当她伸手去触摸时,却一次又一次地扑空。

她一天天地憔悴下去,她想再见到他,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星星和月亮谈话,月亮姐姐知道了她的心事,于是派玉兔下凡去帮助她。

玉兔说:“樰儿姐姐,我知道你爱上了那位书生,月下老人说,在五百年以后,你和他会有一段尘世的姻缘。”

“可是我现在想再见他一面都不能吗?”樰儿着急地说。

“ 我带来了两粒丹药,可以满足你两个愿望。”

“我想和他见一面”

“ 他经常在湖边钓鱼,你可以服下这粒红色的丹药,然后你会变成一条金鱼,你只要咬住他的鱼钩,他钓上你后,或许他会把你养在鱼缸里。”

“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可以天天看到他了。”

“可是你咬住鱼钩后,你的嘴会受伤,很疼的。”

“我不怕,只要和他在一起,那点疼算什么。”

“那好吧,你先服下这粒红色的丹药,剩下的事我来安排。”

樰儿接过那丹药,毅然的服了下去。

樰儿现在已经在湖里了,她已经是一条有着红色尾巴的金鱼了,她就像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裙,在水里摆来摆去,跳着优美的舞蹈,周围也有一些细长的植物,一些贝壳,一些被水冲的卵圆的石子。各种大大小小的鱼喷着泡泡。

她游到玉兔事先做了记号的鱼钩前,那尖尖的鱼钩有点令她害怕,但一想到就要和他见面了,她也就无所畏惧了,于是她上前坚定地咬住了那鱼钩,霎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嘴角涌遍全身,疼得她全身的血液好像都要涌出来似的,接着她觉得好像被什么从水中挑出来,她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那日夜思念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还是那么的英俊,这时她激动得已经忘记了疼痛,他正在用手捉住她,她一动不动地在他的手里,就像躺在他的怀里,她有多么的幸福啊!

他仔细地看了看她,并且说:“多么可怜啊,你还这么的小,这么的漂亮,我还是把你放生吧,你还是回到水里自由地游泳吧!”

“不,不要,我要和”

还没等她喊出第二句,她就已经被放回到水中了。

“ 他太善良了,我更加爱他了,我不是还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吗?我还要见他。”她对玉兔说。

“是的,你可以变成一只蝴蝶,从窗户飞进他的书房,不过你只能和他呆在一起七分钟,到七分钟时,我喊你,然后你必须飞回来,否则你就会化作一阵风,再也变不回你自己了,而且在你变成蝴蝶后,你每振动一次翅膀,就会有剧痛伴着你,你能忍受吗?”

“ 我能,哪怕是粉身碎骨我都能忍受。”

“那好吧,你服了这粒粉色的丹药吧”

她服了那粒粉色的丹药,觉得自己轻飘飘地升到空中,长出一对翅膀,那翅膀就像花瓣在颤动,又像被抖动的绸缎,只是每振动一次,都伴随着撕裂般的剧痛,她强忍着疼痛飞进他的书房,见到她的喜悦已经使她忘记了疼痛,她那婀娜的身姿一圈一圈地在他的头顶盘旋飞舞,频频地用翅膀摩挲他的脸,有时她落在他的肩膀上,手臂上,好像故意地让他捉到自己,他却不停地躲闪着,而她仍然不停地振动着翅膀,好像在告诉他,和你见一面,多么不容易!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捉住我好吗?把我放在你的掌心,吻一吻我,好吗?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对我微笑吧!即使是无意的,我也会幸福地死去,或者你看我一眼也行,这是我最美丽的时刻,也是最后的美丽,如果你离开我,我再无生的意义。可是他呢,根本听不懂她的诉说,他不抬头看,也不回头看,她只能一次次地在他的眼前飞,他终于不耐烦了,用手去驱赶她,有时他的手掌会重重地打在她的翅膀上。七分钟就要到了,玉兔在外面喊她,“快飞回来,否则你就会化作一阵风了。”

“ 不,我不回去,我要和他在一起。”

“可是你没有时间了,你再也变不回你自己了,快点”

“我愿意花作风,永远追随他的脚步”

她刚说完这句话,她的翅膀就消失了,接着她的身体也消失了,她化作了风,现在她终于能够紧紧地靠近他了,层层地围着他了,时时地看着他了。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蝶军童话更多文章

0你为书生,我为花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