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短篇小说> 度奈何渡

度奈何渡

我已不记得我姓甚名谁、从哪儿来,只知道我曾对一个人相许一生。我说:“今后不论是你先离开这凡世还是我。我们都要在那奈何桥旁等着对方,再相许一生。”他点了点头,那抹光亮,在他深不见底的眼中闪着。可命不由我,第二年我便离开了我亲爱的家人和他。自那后我处处躲着黑白无常,只为护他安好。直到他穿着一身鲜艳华服,考得金榜状元时,我以为从此谁都不敢害他,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我不知我在奈何桥旁等了多久,也不知孟婆催了我多少次轮回。我疑虑、我焦急、我害怕……这些不安的情绪在见到他时,就如浮云般散去。他已白发苍苍泛上了皱纹,我正想跑去找他,那双苍老的手却握着一位女子。他们相视而笑,一同饮了孟婆汤,奈何桥上他看见了我,微微抬头又低下了,就像对我问好。我想开口叫他,张着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直到他们走入轮回,我才依稀记起,“度郎……”那人一怔,他的身影消失在点点红光里。

孟婆端着一碗汤来,“等的人也来了,该走了吧!”我对她笑了笑,任那泪水肆意地流。她叹了口气:“他本是金榜状元,一次狩猎,被奸人所害,滚下高坡。被那女子所救,却忘了以前的事。两人都是寿终正寝。”“是吗?原来是这样。”我自嘲地笑笑,他还记得我,他看见我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闪烁着。他撒谎了,我自小就知道,他的眼睛是能说话的。

我看着孟婆汤,问:“我能留下来吗?”

【后记:幽幽冥界,一白衣女子立在桥旁。不远处走来一男子,“度郎!”白衣女子有些惊讶,男子上前行礼,“不知姑娘刚刚唤我何名?”。白衣女子端着一碗汤“请吧!”,男子一饮而尽。(轮回道)“小女渡奈何。”“什么?”未等男子反应,白衣女子将他推入红光。他的身影再一次消失在红光中。“呵!第一次是他自己走入这轮回道,这一次却是我将他推入”】渡奈何:那一刻我竟又觉得回到了以前。

“你好,你可以叫我度郎。”“小女渡奈何。”“你好。”“嗯,你好。”“走我带你去看这最热闹的集市。”“慢点,度郎。”……

我喜欢(1)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千与寻更多文章

1度奈何渡的评论

  • 千与寻: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