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短篇小说> 不可方休

不可方休

不可方休

九槿

月阙与否,不可,方休。

——题记

他说,下辈子我不上战场不做将军。

他说,下辈子你不入红尘做我妻子。

草木渐染暮成秋,长风清浅梦如旧。一城月光残,十里夜色薄。景凉,寒蝉切切声难休,了然一杯酒,浮生尽烟柳。红衣一袭,清泪满樽,醉人人醒七寸心,雁未归。青丝拂乱成殇,道是深情难忘,痴情已葬。

城外开落有桃花,红如血色,艳若美人。胭脂泪点,榻下承欢,倾心一人。他笑她沦落风尘,谄颜献媚,却不见她相思入骨,彻夜难眠;他笑她朱唇轻点,万人垂涎,却不见她拒不待客,温柔似水;他笑她娇柔做作,楚楚可怜,却不见她唇齿相接,褥遗血点。他以为,她是妓,他是客,仅此罢了。她却道,她是妾,他为夫,如此而已。

浅浅呓语梦里梦外她爱他,她站在窗台上看他万人簇拥凯旋归来,他的眼,却从不曾飘向她。她是爱上了吧,尽管他还念叨着他的亡妻,尽管他从未说过爱她。有人说,做这一行的最怕便是动了情,却没人说,更可怕的是,身份悬殊,而那人恰好不爱她。

她说她想要个家,湖畔赏花,画船听雨,亭台楼下,琴曲袅袅月婉转。他说他是将军,只为国家,沙场征战,败寇胜将,刀光剑影那是他的天下。

将军无爱,妓有情,爱他就像喝下一杯带蛊的毒酒,动了心,便丧了命。万箭穿心,那天,老天爷吝啬得没有落下一滴雨,那天,他抱着她的尸体一言不发。敌将说,我负了国家,终是没负她。将军说,我想给她一个家。妓说,他是将军啊!

后来,有人说。将军为妓立了墓碑,守着她的尸骨终老;也有人说,将军出了家,只是尘缘难放下;还有人说,将军自刎了,与妓合葬。

她说,下辈子你不上战场不做将军。

她说,下辈子我不入红尘做你妻子。

落木飘清秋,来生与君久,南有乔木,不可方休。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九槿更多文章

0不可方休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