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情感故事> 爱在朦胧时

爱在朦胧时

他直到现在也没弄清梧桐到底是几月份开花。

只知道是春天里的某一段时间,姹紫嫣红的春天已经繁华一阵了,可路过梧桐树下时总会不经意间发现,在阴凉的地上多了许多粉白的梧桐花。脑海里依旧还是它冬日里光秃秃的景象,灰白色的枝桠将同样是灰白色的天剪的稀碎,没有什么生机可言。他疑惑着抬起头,这才发现梧桐树的盛开。

错综参差的枝桠上,叶子还只是刚刚露了头,笼着一团初生的嫩气。那灰白色的枝干上泛起了一层稚嫩的油光,暗隐在树枝上的绿意却撑裂了它的衣裳。在枝桠的顶端,一簇簇的紫粉色的梧桐花便擎在了上面。细长喇叭状的身躯,紫粉色精致的妆容自然散发着一种冷艳的妩媚贵气。一簇簇拥挤在一起,遮挡了梧桐树里的天空。是一张硕大无比的花伞。他想,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对梧桐有一份特殊的感觉,说不清,却也从未细细追究,他总觉得每年的梧桐盛开之际,自己总会在城市里的某个角落,有一场不期而遇,他什么都不想,只让自己沉浸在和梧桐花相识的感觉中。那大概和他的青春萌动有关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十五岁那年?梧桐树还只是树,只是每天上下学路上,路过的街角巷口里的那株。那无人居住的宅院,阴森荒凉,锈迹斑斑的大门,以及从门缝里蹿出荒草,迫使他每次从那经过,都会抓紧书包,一溜小跑。他有点怕从院落里灌出的风夹杂的猫叫声。

只是突然在某一天中午,阴凉的巷道里,梧桐树下,那个他不敢多停留的巷道里,多了一个身影,他心里满是警疑,便缩在巷口拐角处,探出头去偷偷观察,以确认自己的猜想。只见那个粉色的身影用一只脚支地,另一只脚不断地去踢磨着巷道里散落的几片梧桐叶子,上身背手半倚在墙,头低着,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让自己尽量缩在梧桐树的阴凉里。看的出那个身影的焦急,它晃动着马尾,它不止一次从阴凉里探出来朝拐口张望。

果真是她,他想。

他早就感觉到这几天上下学后面怪怪的,有人跟踪。他是有几次发现她的踪迹的,只是心里充满了疑惑。刚来这个班级两个月,他就感觉到了班里她在跟自己偷偷作对,自己的作业本交上去就发不回自己的手里,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她的课桌上,不像是有人搞恶作剧,她用几本书压着,没有要给自己的意思。

男孩从小到大都是老师眼里的乖学生,乖巧而安静,自然不知怎么开口跟她索要,刚来这个班级,他不是一个活泼的男孩子,还不懂怎么和大家尽快打成一片,更不会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和班里的女同学嬉闹,花季的少男少女,总会发生一些日后想起来哭笑不得的争吵。可他不一样,他跟大家交谈保持一贯的客气礼貌,尤其是和女生,他和女孩子说话时挺自然地,可只要别的同学闹他,他就不知如何应对,只能窘窘的一笑。他不知道,同学喜欢看他窘笑的样子,他没跟同学起过争执,因为根本不会。当然也没被人招惹过,他不是那种惹人嫉妒讨厌的好学生,是在青春期惹人忽略的乖学生。

他之所以不好意思开口跟她索要,更是因为怕她不给,争执起来就不好了,他见过体育课上,女孩跳其他女同学不敢跳的木马,他看见她在男孩子的哄笑声中助跑,起跳,她双手一撑,刘海随风蓬起,他看见那露出整个脸上写满了勇敢与不服输,像叶子一样飘悬在半空中,只一瞬间,女孩的身影轻而易举地跳过,远不似其他女孩子的扭捏。在她落地的一瞬间,班里的同学不禁地为她喝彩,她自然地笑笑没有回击刚才男生对女生的哄笑,而是走到旁边小声鼓励别的女同学。他以为她是勇敢,安静的女孩子。

他跟她没有交集,很诧异为什么她会拿自己的本子,可不好意思开口去询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紧张。只能自己默默地拿回来。有一次从她的书桌上取回本子时,竟发现本子里夹着自己前些日子丢的学生证的照片,自己穿了一件红色毛衣,领口露着里面的浅蓝色背心,看的出很脏,本来就黑,显得脸更脏了。没坐好,离镜头很近,使头变得很大,占了近三分之二空间。那时像他这样的学生当然不会注意什么,可是他觉得这张照片太丑了。

一想起女孩莫名的刁难来,多少有些生气。班里以前的女同学寄来一张漂亮的风景明信片,可被大家互相传看过后,再传回自己手里竟然被撕成了碎片。他很生气,知道是女生故意撕坏的,明信片是让人一点点被撕的粉碎,绝不是无心之过,应该是她。他转头看向她,却发现她也正在看着自己,女孩的眼睛闪着光,闪着一丝挑衅。真是她,可他有什么办法,去跟她吵?

这些小招惹不算什么,再后来,在自己课间休息时,身后总会有奇怪的声音出现,是在小声喊自己很久以前的外号,他听得出来,他转过头去,她们几个女孩子正看着他笑。他只好尴尬的笑一笑,但心里一直很害怕新班集体里有人知道来嘲笑自己。他不敢发作,只能默默忍受,让全班知道了岂不更糟。可过了几天,什么都没发生。他心里才稍稍松一口气,可不知为什么,见她就更不自然了。还有一次,在音乐课上他莫名其妙地被她和几个女同学起哄去唱歌,可他是害羞的男孩,最重要的是音乐老师是他非常喜欢的女老师,无奈起哄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谁知喉头发紧,根本说不出话来。他浑身哆哆嗦嗦,一开口,便引来了哄堂的笑声。他回头一瞅,她在那也笑,他觉得很丢人,觉得女孩故意让自己当众出丑。他觉得她和个别女孩子一样,和男孩子闹起来疯疯癫癫。他有点讨厌她,很讨厌。

班里开始有人传说,她喜欢他。他很震惊,因为他听别的同学说过追求她的男孩子,也在班级门口见过追求她的男孩子。追求她的男孩,在同龄人里个子高高的,爱打篮球,让老师很是头疼却深受学生,起码有些学生崇拜的男生,浑身散发青春的张扬气息。他不是这类男生,差很多。他不知道自己是哪类,他甚至还不懂为什么男生总爱和女生嬉闹,他觉得自己只是别人世界里不起眼的陪衬。尽管他从未意识到,可他的沉默安静总会使他成为陪衬,他是成绩不错,却没好到一定程度,是只会引起同学忽略的好学生。好学生之一。

所以近几天在察觉到她跟踪自己后,他一直很疑惑她又要搞什么鬼。男孩不懂女孩的心思,今天女孩正是堵在了自己必经的那个巷口,他心里很生气又害怕,他始终觉得很女孩子起争执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所以才事事忍让她,可是今天她堵这么死,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万一起了争执,被同学和老师知道,他想,肯定得丢死人。

犹豫再三,他深吸一口气,轻咳了几声,让自己放松,他一紧张喉头就发紧,就容易说不出话来。冷静了一会儿,便从转口走出来,鼓起勇气质问道:“你~你~你~在这儿干嘛?”他一开口,就感觉自己弱了下去。真丢人,结巴了。

女孩一看到他出现,很是激动,赶紧从梧桐树下的阴凉里跳了出来,很是兴奋地样子,继而兴奋转为一种害羞。女孩低着头,刘海遮不住她脸上的表情,又是紧张,又是窃喜。看着女孩带着一种十分害羞的笑容朝自己走来,他心跳突然加速,喉头又在发紧,根本说不出话来。女孩大概也同样如此,她的双肩一直在不停地抖,她停在一个适当的距离,眼睛看了看男孩,双手不停地在前后都摸索,摸索了片刻,却将本就在她手心里的一个东西塞到男孩手里。她满脸通红,支支吾吾,把头撇在一边,终于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很含糊的一句“给你的!”随后便往后退了几步,盯着他小声嘱咐了一句“只许你一个人看,别告诉别人”。女孩红着脸,没等男孩反应过来,便奔向转口,他看见女孩在拐角处有回头看了自己,脸上还泛着红,她嘴唇动了一下,像要说什么,没开口,一转便消失了。

他在原地心一直在跳,他觉得自己的耳朵热的发胀,两耳都是自己的心跳声。“嘭嘭嘭”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心跳的声音。他盯着那被她踢磨的梧桐叶,已经被磨烂了一边,青灰的地砖上被蹭上绿色的叶渍。他走到梧桐树的阴凉里,小心翼翼的拆开。“是情书,她写给我的?”在看到自己名字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双腿也打起了颤。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欣喜,他搞不懂为什么这样。他根本没办法仔细阅读。

“我好想和你说话,做梦都梦见和你说话,我喜欢你,十分喜欢你,好想和你说说话”,读到这段话时,他对她的那股讨厌劲一下子被冲淡了,他觉得自己小肚鸡肠。他没仔细看后面的内容,注意到末尾有一行突兀的字,用圆珠笔描的发亮的几个字“要尽快给我回复”

心还在狂跳,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他站在梧桐树下又读了一遍,“我好想和你说话,做梦都梦见和你说话”他读到这里时怔怔的,他以前总觉得在她面前怪怪的,今天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是啊,我们好像还没说过话”,男孩的手没有女孩的灵巧,折了半天没叠回原来的形状。他索性把那张纸塞进后兜里,正要走,头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他一摸,是一朵粉白的梧桐花。

他抬头一看,叶缝里的阳光晃的他眼一阵刺痛,他用手一遮的梧桐从墙里伸出来,罩在巷道上,梧桐叶还是一种新绿,感觉很柔很软,但就是这么柔嫩的叶子,塞满了整个梧桐树里的天空,只留下星星点点的光。他看到了叶子下面的枝桠稀稀疏疏挂着一些粉白发黄的梧桐花。像一把残旧的花伞。梧桐还会开花?他没多想。

几年后,他到别的城市读高中,操场尽头同样有一株硕大的梧桐,在十七岁那年,他和自己心仪的女孩,站在操场上梧桐树下谈论自己以后梦想。他谈自己以后去哪个城市读书,他谈自己以后要成为怎样的人,心仪的女孩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笑着听他说。他看见一朵梧桐树的花朵落在女孩的头发上,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俩站在梧桐树下,看着满树的紫粉花瓣,他想了想该不该告诉她,几年前同样在梧桐树下的那个插曲。他把那朵紫粉色的花从女孩头发上取下来,没说那个故事。

那个曾在梧桐树下等过自己的女孩,他没有给她答复,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唯一知道的是有个女孩说喜欢自己。可他根本不懂这意味着什么。男孩没跟人说起过这件事,却也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总会想起那句“我好想和你说说话”

后来全班还是都知道她喜欢他,校园里同学之间公认的“情侣”有两种,一种是虽不可能看见男女生成双入对在一起,可是校园里的墙上或树上总会刻上,“某某爱某某一生一世”。一种就是只要在他面前提那个名字准会惹他一脸恼火或是一脸厌烦,倘若还不停止,这个同学间的玩笑便会转变为一场争吵。

很少有人开他俩的玩笑,大家谈到他俩的名字总是会心一笑。他俩并没有变得多么熟,却也并没有到一提对方的名字就会翻脸的地步。大家总会有意无意的把他俩凑在一起,不去附和什么,大概是清楚他俩之间的微妙吧。当然他没有拒绝过,却也没主动和女孩发生过什么。他觉得做点什么和不做什么,都不好。

多年后他偶尔回想起这段日子,岁月啊,早已将当初的故事情节删减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本来就懵懵懂懂,现如今更是不清楚当年有过哪些相处。他仔细搜索着,找着记忆中最亲密的时刻,最亲密的接触。应该就只有那一次吧,那是秋日里的一个午间,他被人怂恿到了女孩的座位旁,他坐在女生旁边看复习自己的功课,女孩在一旁脸羞得通红,趴在桌子上不看他。他用眼偷偷瞄着女孩,谁都没有说话。他觉得很尴尬,却又故作自然。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女孩坐了起来,却不看他,轻声回了句,我没事。他就不知说什么,估计是涨红了脸,女孩扑哧一声笑了,也不说话。他翻了翻自己书,假装做习题。女孩却在他的练习册上的空白处写说,“我才发现你笑起来有酒窝,一个深一个浅”

他忘了自己回的什么。

初二的一个寒假过后,她没出现在后排的那个座位,那个曾属于她的位置坐了一个陌生的同学。学校里进行班级调整,重新分班。之前恍惚听说过这个消息,并没人在乎。他和她被分在了两个不同的班,尽管两个班级只隔了一个教室的距离,可对于当年的他们来说那是两个不同的但同样精彩的世界,而这个距离足以使这一切夭折。他始终没有和她说上几句话。他没有难过,但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他后来回忆起来,终究还是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是别人暗恋故事里的主角。

再后来,每到城市里的梧桐盛开的那段日子,他盯着满树的梧桐花,或是散一地的梧桐或多或少都会想起十五岁那年的插曲,他和女孩从未联系过,甚至没想过打听对方的状况。

他不明白为什么偶尔会想起那个女孩,与她有关的回忆,很简单,简单的不真实。像是一场从未许下约期的相聚。你知道有那么一天,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

大学里的一个假期,收拾自己的屋子,让妈妈卖掉那些以前的书,杂货间里堆着从上小学到大学,留下了不少的书,那破破烂烂的课本和卷子陈旧发黄,他整理时无心打开了一个袋子,里面有一些花花绿绿的信纸。他捡了几张,是当时和她写的纸条,他猛地记起很多人都夸女孩的字很漂亮,想起曾有一段时间,自己偷偷攒零花钱买漂亮的信纸去和女孩写这些。信纸背面是当时的一部偶像剧,他没看过,但知道里面的歌特别火,每个人都会唱。信纸并不精致,画面上的人有些发虚。

其中有一张只画着一张“爱”字的象形画,和几行简短的对话。

“她们都说你今天穿这件外套很好看”

“恩~前几天刚买的”

“今天看到了你买的那个新杯子,我很喜欢”

“别人帮我挑的”

“她们让我问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买的那个水杯是什么意思?”

那个爱字的左边贴着一张大头贴,那个圆圆鹅蛋脸的姑娘,梳着马尾,两只大眼睛闪着十五六岁女孩的那份独有的张扬。

他有点恍惚,毕竟是毫无关联的对话,他实在没印象。他不确定自己买过什么杯子,还有是谁贴的这张照片?是她?还是自己?

和这些放在一起的还有自己的那张学生照,红色毛衣,一张脸紧凑这镜头,上身微歪,应该是刚坐在镜头前就被示意离开让给下一个,一脸仓促不知状况的傻态。

他想起她写过的“你笑起来很好看”,于是他在镜子里去看自己,看自己笑起来的样子。可在此之前他从未观察过镜子里的自己,更不明白女孩子们议论的自己笑起来很好看是怎么回事。只是他记得自己变得爱笑了,说不上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能肯定的是是在那之后,习惯养成的很自然,不为刻意讨好和炫耀。后来他到了别的城市,有了新的朋友,总会被人夸起喜欢他的笑容,干净自然的笑容。

他记得自己把学生证上的照片重新抠出来,换上了当时电影里很帅的青春偶像的照片。他的课桌里也开始留出一部分空间放镜子之类的东西。他开始在课上偷偷照小镜子,偶尔转小镜子瞄不远处座位的她。

他也想起自己从那时开始喜欢对着镜子整理衣装,拨弄着自己的短发,让自己看起来干干净净。想起当时自己坚持用白色运动鞋去搭蓝色牛仔裤,想起每天上学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擦自己的鞋子。

时间让他分辨不出当初的自己,他也从未想过要去探寻当时的答案。后来他才明白,当年的一场梧桐盛开,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青春的美,也让他也学会了绽放自己。

时间再怎么变啊,有一个人在你心中被模糊的只剩一个名字或轮廓。你不会再记清她什么样子,可时间就那么开始的刚好,你们没有了利用那份喜欢来满足青春期的虚荣心,你们也没有在那份喜欢里学会去爱的刻骨铭心,没有学会为彼此惆怅、争吵和改变,你们那时甚至都不了解自己。你们曾是别人眼里的最佳情侣,却从未了解甚至是不熟悉彼此。可她偏偏就在你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你没有刻意去纪念或是去逃避,那一场开在十五六年岁里的梧桐花,浓烈而张扬,悬在空中这一场紫粉的烂漫花海,却没等到你的驻足凝望。可你不得不承认,在你的初恋之前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敲开你的心窗,给你一次和青春有关的悸动。就是这么一个人,你没有理所当然的爱上他,却因为这个人爱上爱情,爱上自己的青春。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爱在朦胧时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