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随笔散文> 最佳损友

最佳损友

我跟华子二十多年的友情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给他打了那么多电话,他都没有接;我发了那么多条信息,他都没有回。

直到,他换了电话号码。

我的犯贱也是有限度的,还不至于傻傻的去他家门口堵他。爱谁谁吧,地球离了谁不是照样在公转。只是,有时候午夜梦回,想出去喝杯酒,拿起手机,习惯性的拨出华子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才提醒我,我们俩再也回不去了。

认识华子的那年,我读一年级。我当时长得又瘦又小,就连说话的声音都跟蚊子叫一样,别说班里的男生了,就是女生,都敢明目张胆得欺负我。

有一天,在操场上,两个小男生拽着我,非要让我吃蚂蚁给他们看。我妈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可我当时,真的哭的跟个孙子似的,我害怕极了,使劲的想要挣脱。

这时候,华子来了。他跑过来,踹了他们一人一脚,咒骂了几句。

那两个小男生跑了,华子冲着我吼:“哭什么哭!真没出息!”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爱跟着华子屁股后面混了。我觉得,跟着他,起码不会再被人欺负了,有安全感。

就这样,初中,高中,我们都在一所学校。

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跟华子都报了帝都,约好一起闯天涯,发小,毕竟有个照应。好兄弟,共进退。

大学的时候,我恋爱了。

我带女朋友跟华子一起吃饭,晚上回学校,女朋友说她不喜欢华子,觉得华子看人的眼神很阴鸷,她害怕。

这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最高的哥们儿,你不能接受他,就是无法接受我的社交圈么。没过多久,我们就分手了。

可后来,她又来找我了,因为她怀孕了。她让我陪她去医院,我怕极了。

我给华子打电话,他说:“男人做了就得负责,陪人家去医院。”我说我没钱。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下午医院门口见。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华子送来的一千五百块,是他跟班上好几个同学借来的,因为这一千五百块,他吃了两个月的榨菜馒头。

华子高中就有了女朋友,很漂亮。跟我们一起在帝都读大学。她变得越来越漂亮,很光彩照人。

有时候也打趣华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又在这么繁华的城市,多操心啊!

华子总是笑笑说:“她不会的。”

毕业了,我跟华子合租了套房子,各自找了份工作,在这个城市里,像蜗牛一样,慢慢的往上爬。

华子的女朋友也住在这里,她现在是模特,常常出去走秀,夜生活比较丰富,她白天在家的时候多,偶尔给我们做顿饭,跟华子秀个恩爱,刺激着我这条单身狗。

混了三年多,我俩一事无成,家里开始催促我们回去,踏实的找个工作,娶个媳妇儿。

我妥协了,回了老家相亲认识一个姑娘,各方面条件都很适合一起生活,谈了几个月,我俩就订了婚。

华子其实不是不想回来,只是他女朋友觉得自己在模特圈里混的还不错,要是回了老家,就彻底离开了这个圈子,她不甘心。

没办法,人各有志。华子跟我说,他想再撑两年,他们公司这年也是上升期,听说年后就要上市了。

我跟未婚妻去帝都置办结婚用品,跟华子还有他女朋友一起待了几天。未婚妻觉得华子女朋友有情况,估摸有可能会踹了华子。我说你瞎说什么呢,你咋能感觉到?未婚妻说,这是女人的直觉,你不懂。

说着说着,未婚妻就跟我急了,说不然咱俩打赌。我说咋打赌,静待事情发生好了。未婚妻眨巴眨巴眼,提议不然我俩跟踪她?

我这大傻子就同意了,从哪儿以后我特别相信所谓女人的直觉,以至于我从来不敢背着她搞东搞西。

未婚妻拍了很多照片,我大脑一热,就全传给了华子,告诉他哪个酒店哪个楼层哪个房间。

华子没来。

当天他俩就分手了,近十年的感情,一天就断了。

我给华子打电话,他疯了一样的骂我:“你他妈的以为你是我哥们儿,就能干涉我的生活是么?你在老家好好呆着,什么东西买不下?非他妈跑这来干什么?看我笑话是不是?我那么爱她,我们十年的感情都被你毁了,你他妈的王八蛋!”

我以为我们会跟年少时候每次吵架打架后一样,一起喝顿酒骂几句就什么事情都没了,我知道后来华子的女朋友被人捧红了,也知道华子也回来了,跟我在同一个城市。

城市这么小,我们居然没有遇到过。

老同学一起吃饭,他们都会问我:“华子最近怎么样?”或者八卦当年华子他们那对金童玉女为什么没走到最后。

我就不再说话,开始大口喝酒,直到意识模糊…(文/阅读时间作者·清风明月,微信公众号/tashenghuo7773)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清风明月更多文章

0最佳损友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