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得里亚海黄昏_游记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游记随笔> 亚得里亚海黄昏

亚得里亚海黄昏

作者/胡正根

从威尼斯到克罗地亚似乎很近,过了边境站穿过一片森林就到了一个山顶,蓝而深邃的天穹轻云白得刺眼,太沌净了!这是天。透过车窗眺望山下,远远的一颗晶莹的蓝宝石嵌在山脚,蓝得有点忧郁,象一颗泪珠,领队说那是亚得里亚海。天啦!那一尘不染的蓝让我刹那间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的呼吸开始窒息,真的,我真想冲破车窗飞身扑向那一泓纯净。

我正遐思迩想,车子突然转弯了,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小心翼翼的下滑。窗外两边都是绿荫再看不到一点海,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亚得里亚海,心里漾起些许小小的遗憾。

大约六点半的时候我们就到了山脚停在一家餐馆门前。太阳还高高的悬在天际,站在西边的山肩上,照着亚得里亚海波光潋滟。没有沙滩,放眼望去一片墨蓝色的深邃就在大山的脚下,那么安祥,如此静谧。我顾不得领队招呼我们吃晚餐,迎着夕阳,跨过环绕大海的铁托元帅路率先来到海边。严格来讲我所看到的是亚得里亚海的一处海湾吧,三面环山,连接海水的是岩石和依山傍水因地制宜修在海边供人休闲徜徉的小路。微风从水面上吹来,不咸亦不腥,与别处的海风大是不同,淡淡的,那么宁静,听不到涛声,也没有海浪的絮语。我的心再也无法雀跃,一个人坐在海边的长椅上,不知为什么,什么也不想,静静的,很惬意。

一会儿同胞在喊我吃饭,我再次和那墨蓝对视了一眼,有点依依不舍地站起来走回餐馆。晚餐很简单,每人一条七八两重的烤鱼外加土豆泥一份。领队大约是怕我们吃不惯西餐特意说鱼是亚得里亚海捞起来的,他这样说大家吃得更起劲了,想趁着太阳下山和亚得里亚海来一次深情邂逅的人更是狼吞虎咽。鱼肉鲜嫩细腻,烤功老到,黄而不焦,脆而不苦,别有一番风味。快要吃完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苍然而欢快的歌声,整个餐厅突然回旋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唱歌的是店主,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花白的胡子看起来有点象圣诞老人,头发长而稀,散乱在快秃的脑袋上有点漂零,又象一个不屈于生活不屑生死的行吟诗人。一架古旧的电子风琴横在进门口的台面上,他就坐在台面后边弹琴边引吭高歌。夕阳从门窗进来照着他金黄的脸慈祥而快乐,越过门窗外的铁托元帅路不远处就是墨蓝的亚得里亚海,他时而眺望一眼夕阳下的海面,时而又转回头用目光和笑容和我们打招呼,看得出我们大伙的到来让他很高兴。他唱的歌我是听不懂,象是一首民谣,旋律轻快明亮,象映在天际的晚霞,又象是一首情歌,古老得象不远处的亚得里亚海。夕阳,海水,海面上婉转的海鸟和路上匆匆的行人,和谐美好。

吃过晚饭夕阳真的下山了,领队招呼我们去酒店。酒店就在离海不远的山坡上,登记完住宿我和同来的严总陈总又去了海边。天还没有黑,路灯也没有亮,没有太阳,海面逞现出深沉的暗黑。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和从外国来的游客散漫地走在海边,没有白日的喧哗,除了宁静还是宁静。不远去的长椅上一个年青的小伙子怀抱着手风琴淘醉在晚风里,金发碧眼的美女风一样从身边闪过不奇怪,我们朝夕与共的黄皮肤黑眼睛倒渲染了别样的异国风情。除了风琴与歌声,晚风中还传来日本韩国人的说话,人类大同,地球村让天涯变成咫尺,咫尺变成天涯。

其实克罗地亚只是前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历经战乱独立后国内经济并不发达,虽然是小国寡民却以一种比海还广阔的胸怀迎接全世界人民的到来。不象我们好山好水都以旅游开发的名义被各级政府或私人企业圈占起来强行收钱,虽然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却始终脱离不了占山为王的窠臼。亚得里亚海虽然很小,却没有一寸美景以国家或私人的名义被圏占起来,更没有向世界人民收过一分钱。驻足海边我无法不感慨万千,什么时候我们国家能把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自然山水,历史财富让人类象小鸟穿行森林,享受阳光空气一样自由自在地享受!

亚得里亚海,我真想让自己跋涉的双脚永远驻停在这宁静的海边,让漂泊不定的灵魂融化在你的黄昏里。

2016年10月7日于书房微信759417672

注:作者2015年5月从威尼斯去克罗地亚,回国一年多那海边餐馆弹唱的店主自始至终萦绕脑中让我无法不著点墨,也算是回忆吧。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胡正根更多文章

0亚得里亚海黄昏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