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想起那些曾经的想过_心情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心情随笔> 当我想起那些曾经的想过

当我想起那些曾经的想过

记得最后一次出去玩住五十块钱的旅馆是三年前。一楼墙角潮湿发臭,蓝布被单,冷洗澡水,爬在天花板上硕大的虫。两人挤一张床,背靠背就睡着了。第二天起来还是玩得高兴,最后把卡片机扔到了水里。三年后买了新的相机,原以为会更加愿意旅行,却发现早已经没有十八岁那年自己赶汽车一站一站赶到稻城去的力气。如果没有干净床单热水澡,宁愿不要旅行。即使还是渴望,也不能忍受一身脏兮兮。不洗头,只穿一件圆领套头衫,一条七分短裤,一双运动鞋。

我想起来曾经最高尚的梦想是到甘孜州的小学校去。虽然数学不好,不会弹风琴,唱歌又走音,但是还可以教语文、历史、思想品德,还可以上美术。我曾经想要带安徒生的童话书到那里的学校,买颜料和彩色笔给孩子们画画,教他们像德波尔一样写周记。然后我就住在学校旁边的窝棚里,每年五月进山,十一月出山。七八月的时候就跟着牦牛去挖虫草。一个星期烧水洗一次澡。我记得这个曾经是我最高尚的梦想。

我想起二十二岁时的蜜月计划是去看高迪的房子和诺坎普,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找梁朝伟当年住过的那个房间的屋顶。我想起我曾经想做一个欧洲农场主的女人。那样的话就可以拥有一大片土地,可以养牧羊犬和草泥马,还可以种樱桃。我想起这些好像都关于信仰。我想起我忘记他们很久几乎就要真的忘记了。

我想起大概在一年前看过的最后一部电影。阿莫多瓦的吾栖之肤。之后我开始看康熙来了。女人我最大。腹黑妹妹控兄记。24小时。犯罪心理。英超。西甲。欧冠。天下足球。体坛快讯。我一集不落看完每天的综艺节目,甚至还参照购物频道买了可以用来做锅贴的电饼铛。

我想起三年前看过的最后一本新书,是博尔赫斯的传记,没读完,还把书名忘记了。之后两年只重复看了两遍金庸,还是为了写戏。厕所里放了本小团圆,本来用在大号的时候消磨时间,但自从有了ipad,便没有再翻过。这期间倒是买了十几本昕薇。照着上面的模特儿画眼线选假睫毛。之后学会了,也就没有买过书。

我想起最近看的一部戏,离今天好像也有三年。谈恋爱的时候请男朋友去北兵马司看天下第一楼。之后每每送票来都嫌太远便说不去了。考试期间,因为要复习人物分析,便借了好几本戏剧故事梗概。本来说好歹也要重温文学的旧梦,结果一本也未翻完。

我想起我好久没有想起需要结婚这件事情。直到毕业那天去见导师,听她催我赶紧办事。记得当年哭爹喊娘斩钉截铁说非他不嫁,几年过去,偶尔竟然也会冒出这样的庆幸,好险当初没有冲动偷偷跑去扯证。住在一起,每日同吃同住自然习惯好像已是老夫老妻,却有什么如细碎沙子般从皮肤间慢慢渗透出来,碰到空气便化为无形。感觉有什么在慢慢抽离出身体。但也不承认离开的就是感情。我们不再讨论旅行、结婚和小孩,不再讨论是不是该重新装修一下房间或是该不该养一条狗。我们仍然相亲相爱,不愿离开彼此,愈来愈少争吵,我们已成亲人。开始用这种口吻理解自己,却往往在熟睡后又心有不甘的惊醒。填不满掏不空。多年以后,我终于理解了奥茨笔下的母亲,并极力说服,一定要原谅自己。

如果庸常是无底洞。

必须要原谅自己。(文/这里长眠着小仔阿尔托)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这里长眠着小仔阿尔托更多文章

0当我想起那些曾经的想过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