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掠影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游记随笔> 乡村掠影

乡村掠影

也许临近毕业季的缘故,离别迫近,被这种思绪浸染着,总能想起遥远的往昔,关于村庄的旧事。

村的最东边贴着京广铁,最西边挨着一望无垠的古老枣林。小时候的每个夜晚在村西头入睡,夜寂静的如一头沉睡的猛兽。我的心跳仿佛可以与大地的声音产生共鸣,竟使自己的心绪也沉静莫名。在遥远的村东面,火车的隆隆声时不时夹杂着夜晚的风声席卷而来,村庄劳作了一天,在夜夜无休止的呼啸声中酣然入睡,这里的人们淳朴真挚的劳动,思想单纯,睡得也格外踏实。正因为大多数人的单纯,反倒使火车的声音与夜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奏出一首颇具深远哲学意味的小夜曲。

小学的时光最无忧无虑,乡村孩子的童年尽管没有城市里别致的过山车,修剪的漂亮的街心花园,及充满科技燃烧味的网吧游戏厅。但与大自然为邻从不觉得无聊寂寞。傍晚的时候会有一颗启明星从东边,在凉爽的南风中早早升起,窥探一座夜晚的乡村,那是一个村庄纯净的眼睛。倘若是在冬季,夕晖晚景的河流从村的最西边流过,不断变幻出奇异的形状,不断翻腾着绯红的波浪,繁星逐渐清晰,如一粒粒银沙散布在寰宇苍穹,夜空越推越远,大地深沉的呼吸,微微的鼾声抚慰着夜晚的动物。这时乡村泥泞的主街结了冰,在月光下闪烁非常。雪天的后半夜,整个世界无声的寂静,风雪偶尔压折树枝的声音惊起时刻警觉的中华田园犬,呜咽的叫上几声,响彻云霄,使村庄睡得愈加深沉。

对于黎明,就拿城市来说吧,黎明总能给它带来神秘的感触,在那样的时刻,辛苦恣睢的人们蛰居在某处,清醒着,关于遥远爱情往昔的追忆,关于世道艰辛的感慨,总要寄托在这样神秘的夜色中。乡村的黎明是清新的,伴随着晨钟暮鼓的禅意,暮霭的迷蒙增添了些许哀愁,但这样的哀愁并不稠密,只消一点点阳光,早起的麻雀叽叽喳喳一闹,村庄的多愁善感一扫而空,从湿漉漉的夜晚睁开惺忪的眼睛,然后入地的拖拉机把这个村庄彻底的从睡梦中唤醒。梭罗说:一个错过黎明入场券的人是最可怜的。五年级时小伙伴们在某段时间会趁着天不亮早早起来,天空离破晓还差些时辰,大家绕着乡间的小路跑步,与其说这是一种锻炼的游戏,不如说这是对黎明的迷恋与好奇,这种情感与对乡村黄昏的眷恋别无二致。我们曾在湿漉漉的枣林里一片高地上停下来,望着西北方向的一片微光憧憬,那是一座夜晚城市的喧嚣,也是那时我们渴望到达的地方。

夏夜时分,为了消暑,村庄的人们常常在楼顶简单的铺上席子,仰望缀满蓝夜的繁星,银河闪闪发光,洁白的无与伦比,乡村的夏夜就这样充满了趣味,我常以为,繁星银河是一座村庄的新娘,总是在夜晚无言的陪伴,因此村庄在夜晚不觉得孤独寂寞。我曾在这样的夏夜,等待天空中的流星,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幻想关于这个世界一切美好的东西,大人们早已入睡,他们如果也清醒着,也仰望这个星空的殿堂,只能等到他们没有愁苦的时候,一座村庄的美总要有人默默的承受它给予生命的全部苦痛。后半夜除了稀疏的流星时常光顾,还有夜游的猫头鹰扑棱棱的从庞大的深暗的榆树起飞,朝月亮的方向飞去。在我和小伙伴迎接黎明的时候,有一次竟意外邂逅了狮子座流星雨,一颗颗闪亮的光划过即将破晓的天空,比纯粹等待流星要刺激得多,这是一个关于幻想的终极时刻。

雨天也是这座村庄最美的衣裳之一,南风从遥远的南中国海夹带了水流,雨便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春季雨下得很温柔,密密麻麻,落在树木簇新的嫩芽和刚冒头的草尖上,田里没有什么名贵的花,都是一些不知名或名字很俗的野花,在春雨过后,成片成片的开放,金黄的,粉红的,热热闹闹,却被割草的娃娃们连根拔起,成了小山羊口中春天的第一口新鲜的野味。初生地牛犊在雨的国中颤颤巍巍的学步,蛰伏在南方的燕子突然出现在细雨中,斜斜得飞行,成了装点村庄衣服的纽扣。新出巢的麻雀嘴角嫩黄,孩子们的弹弓纷纷在雨后瞄了过去。夏天的雨可要猛得多,从天空快速降落下来,如灌如注,天空与大地间仿佛遮上了银白的珠帘,山呼海啸如猛兽咆哮,整个村庄被不绝于耳的嘶吼颤动着,壮丽的令人难以置信,在地上汇成的水流急匆匆的夺路而去,村庄成了水上漂浮的孤岛,漂浮着一座村子的思想与灵魂。

除了打麻雀,我和小伙伴曾经在夏天蚊虫肆虐时用橡皮筋做了一把蚊子枪,一弹便能崩死一只苍蝇。也有其他有趣的活动,拿着小篮子和小铲子到树林或者坟头挖土元,土元肥硕却不笨拙,一节节,咕噜噜在土里钻来钻去,令人毛骨悚然却也颇显趣味。也曾在高高的树上掏过马蜂窝,后来被一个老头要走作为治病的偏方,村庄需要这种偏方才能抓住它的本质。这些是一座村庄除了农事以外的活力之所在,挖土元时,尽管坟头充斥着鬼神的传说,但我们仍胆战心惊的前往,探索着这座村庄的灵魂,对外面的世界神驰向往。

突然有一天,却在回望我们曾经对她的探索。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乡村掠影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