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酒泉行
当前位置:随笔吧>随笔>游记随笔> 故乡酒泉行

故乡酒泉行

阔别多年,我又回到了故乡酒泉——这古老而悠久的城市,生我养我的一方热土。它面目全非,旧貌依稀,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当时代的风标陡转了一个方向的时候,和别处一样,在这座北方小城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一些人,他们满脸镌刻着追求,眼睛里充满了希冀。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如同刚刚经历过大迁徙却仍未找到归宿的游民。哪儿都是攒动的人头,每个角落都有嘈杂的声音,乱哄哄甚嚣尘上,让人觉得好像真的到了地球末日。

那披着一身伤痕,巍然屹立在十字路中央的鼓楼,在记忆中该是何等的壮观,而今在四面高大楼群的映衬下,却显得那么猥琐,苍凉。由于年久失修,加之岁月的剥蚀,表皮已是斑驳脱落,疮痍满目。虽然能工巧匠们又为它涂上了新油漆,也难掩盖住印在它身上的历史沧桑和朝代兴衰。啊,鼓楼,尽管它的存在对于眼下的人们来说好像一粒尘埃般微不足道。可它毕竟是我家乡的象征。真的,如果酒泉没有了鼓楼,无论崛起多少高楼大厦也会为之逊色的。

鼓楼虽然摆在故乡最显赫的位置上,但在崇尚金钱的现代人眼中,却失去了观赏价值。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人们熙来攘往,车辆穿梭行驶,却谁也不去注意它的孤独和冷落。倒是我,一个迟归的游子,常常凝目遐思那“东迎华狱”,“西达伊吾”,“南望祁连”,“北通沙漠”的内涵,对于正门上方的“关雄气壮”更增添了思古之幽情和无限的想象力

在商海大战的今天,酒泉也走在了这股潮流的前列。商业网点布满了旮旯拐角,租金再贵,那些老板商贾们也喜欢将自己的门面挤在小城最热闹最醒目的地段,阅尽人间春色。拥挤的人群摩肩接踵,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仿佛狭窄的街道要膨胀了一样。在东南西北四条大街的两侧,紧挨的商铺鳞次栉比,一块块招牌光怪陆离,使人眼花缭乱。扩音器播放的音乐又那样撩拨人意……

闻名遐迩的小吃街就是原来的南市街。从这头到那头摆满了乌泱泱的地摊,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总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所有的摊点都首尾相接,连成一串,高高低低的烟囱里乱云飞渡,大大小小的餐桌上香飘四溢。夜晚灯火通明,白天人群如织。招徕顾客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诱惑的人馋涎欲滴。在这里,凡是这个城市的风味小吃,花色齐全,应有尽有。什么“搓鱼子”,“杏壳子”,“麻食子”……能让你一口气说出几十个名目。到处黑压压,密麻麻,坐无虚席。风卷残云,杯盘狼藉后,有些人一边用舌头打扫着口腔中的残渣余孽,一边双手摸着凸起的肚皮,洋洋而去……在这里,中国的吃文化占了绝对的优势。如今,只剩下吃的中国人,在吃字上显示了空前绝后的功底。望着如此盛况,真让人惊叹不已!

故乡的天总是那么湛蓝,云总是那么洁白,太阳总是那么火红,风总是那么清爽。家乡毕竟是可爱的,美好的。即使你走到天涯地角,总也忘不了乡情,改不了乡音。所以我又回到了故乡,这魂牵梦绕的地方,看望我的兄弟姊妹,老母高堂。母亲老人家是个含辛茹苦拉扯大了七个儿女,而今却孤苦伶仃的老人。当我看见她的刹那间,真是百感交集,心中酸楚。因为尽管儿孙绕膝,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无限凄凉。

夏天,母亲仍旧住在她的老屋里,这静谧而淡泊的老屋。这是两明一暗三间屋,坐东朝西,看不到东升的旭日,却能迎接夕阳的余晖。它建筑年代久远,所以显得破败,简陋,低矮,纸糊的顶棚早已成了烟熏色,白色的墙壁皮也已脱落。屋子里陈设极其朴素简单,一张大床南北走向,放在墙边,老式的写字台紧挨着床,这是这个家族唯一的祖宗留下的遗产。瘦小的书橱放在门后边,是父亲用过的。老屋虽然没有豪华的装饰,没有精美的家具,可是一生闲不住的母亲,总是拖着多病的身子,将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有条不紊。我回家的这段日子,就住在母亲的老屋里,内心里感到有一种宁静和温馨,母爱与和顺。我愿和她老人家相依为命,长相厮守,享受人世间难得的亲情。啊,老屋,凝结着母亲的心血和熬煎,病痛和艰难,她将和母亲永远相伴。

我的大哥已逾人生暮年,却依然腰板挺直,步履矫健,一身学究气,不失昔日的倜傥风流。回首往事,他一生也是坎坷多于平坦,苦难多于幸运。且不说少年的贫穷,青年的飘零,就是成年后,朝三暮四的时代也不曾给过他厚爱。感谢父亲生前想方设法,才好容易把他调离了那个曾经消磨了大部分青春年华的穷乡僻壤,如今的他,谐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闲庭信步,好不快哉!

四弟,古道热肠,乐天知命,魁梧挺拔,有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他没上过中学,胸中文墨无几,那张嘴却是滔滔不绝,展现了得天独厚的一面。特别是他拖着浓重乡音的一串串顺口溜,常常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捧腹大笑。他对谁都好,尤其对久别重逢的我,更照顾得无微不至,这一切总使我深深感动。四弟永远是那么活泼开朗,洒脱大方,忧愁从来和他是陌路人。他从里到外通明透亮,心底的隐私也全写在那有楞有角,方方正正的脸盘上。

小弟,依旧是那张娃娃脸,红润,健康。他是个坦坦荡荡的人,平时话语不多,至于别人的短长,一概不提,我觉得他很有城府,心里挺佩服。他虽然身在公门,可照样食人间烟火,照样有人情礼仪,我回家的日子里,他总是工余闲暇就来陪伴,因此玩得十分开心。

我唯一的妹子,是个宽宏大量,心直口快的人,我和她的感情格外深。虽则多年不见,可一旦相聚,依然亲密无间。如今,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艰辛已将我们带到了暮色黄昏,生命之船载着我们在尘世旅途上漂流了几十年。虽则相聚时间甚短,可是与生俱来的那种血缘亲情却丝毫未减。感谢父母给了我们生命,使我们兄弟姊妹之间存在着未泯的真情,愿这种真情永远铭刻在各自的心中。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这次重回故乡,使我受益匪浅。也对家有了更多的眷恋,还有那割不断的骨肉情缘。尽管岁月磨掉了很多很多,但最难抹掉的是记忆——岁月难磨意态真,良宵犹忆对灯阴。啊!故乡,你永远在我的记忆中!!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故乡酒泉行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