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随笔吧散文随笔栏目提供,伤感心情散文随笔、情感故事散文随笔在线阅读和写作交流,包括伤感随笔、爱情随笔、情感故事等

  • 胡杨泪

    日期:2016-12-04 点击:251  栏目:散文随笔

    胡杨泪在摄影家的镜头下,胡杨这一边疆沙漠地带特有的树是神树、圣树。神在其造型随意而奇特、没有章法和规律;圣在于其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腐的...

  • 当我在怀念鲁迅的时候,我在怀念什么

    日期:2016-12-04 点击:245  栏目:散文随笔

    少年天才韩寒一篇少年老成的讽刺文章《杯中窥人》一举成名,这个罕见的天才不仅让萌芽新概念举众皆知,更成为了无数在高考压迫下的早熟的高中生的偶像。我亦是其中的追随者...

  • 树根的联想

    日期:2016-12-03 点击:276  栏目:散文随笔

    每一棵树都以生根发芽开始生命的旅程的。根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很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使命。从不羡慕为什么别人在湿润的沃土里,也从不哀怨自己为什么在干旱的荒漠或贫瘠的山...

  • 像孩子一样活着

    日期:2016-12-03 点击:245  栏目:散文随笔

    序言:说不上来要写点什么,可是我觉得每天都经历了许多艰难苦恨,如果不写点什么的话,未免有些麻木了,在我这个刚刚20岁的年纪,其实是有点尴尬的,告诉自己,应该要做...

  • 雪落沉忆

    日期:2016-12-03 点击:687  栏目:散文随笔

    今早,天气灰蒙蒙亮,还未得起身便觉得后背一阵凉,胡乱撑起一件衣服推窗而望,楼下那个干涸多日的小道上,洒满了盐白的雪,一望无际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那被人踩出的一...

  • 好久不见,那就见见吧

    日期:2016-11-29 点击:471  栏目:散文随笔

    01中午11点多,我正在写一个文案,有人敲门,抬头一看,是小丁,他还是那副德行,咧着嘴笑着。我问,你怎么来了?他说,好久不见,来看看你。我说,两三个月都没有见了...

  • 北上广的眼泪

    日期:2016-11-29 点击:383  栏目:散文随笔

    小G跟我说:北京是一个冷漠的,没有人情味的城市。它被繁华、喧嚣、文化气息粉饰得看似天下太平。对此,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凭他摆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姿...

  • 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把它走完

    日期:2016-11-29 点击:377  栏目:散文随笔

    你选择什么样的路就会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女人依靠男人远不如相信自己,存男人还不如去存钱。就算某人负心而去,你兜里的钱也永远不会背叛你,而且还能很实际的帮你重整河山...

  • 等一个棋逢对手的聊天对象

    日期:2016-11-29 点击:296  栏目:散文随笔

    有人说,找一个对你知冷知热的人,很重要。有人说,找一个时刻把你放在第一位的人,很重要。我要说,找一个愿意陪你聊天的人,很重要,甚至更重要。对方既然能够在日日相对...

  • 最美的“蜘蛛侠”

    日期:2016-11-28 点击:369  栏目:散文随笔

    最美的“蜘蛛侠”作者:建边关工委李秀梅 笔名:紫夜寒煜曾经看到过许多攀爬的能手,速度之快、海拔之高、难度之大。有时让人看得人心惊肉跳,不禁为之捏把汗。人们习惯...

  • 人生因努力而幸运

    日期:2016-11-27 点击:677  栏目:散文随笔

    在我眼里,一个人能够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活出什么样的精彩人生,和他潜意识渴望过什么生活以及为之所做的努力有着直接的关系。我经常觉得自己还是蛮幸运的,比如少小离家独...

  • 亲爱的,你值得更贵的

    日期:2016-11-27 点击:263  栏目:散文随笔

    01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姑娘都有一段网上购物黑历史。读大学那会儿,我开始着迷在网上买衣服。休息的时候就会点开APP,点开了,就自动推荐了衣服。真的很好看,低头一看,...

  • 麦子熟了

    日期:2016-11-27 点击:316  栏目:散文随笔

    “六月六,麦子黄,麦蝉叫醒咱爹娘;六月六,麦子黄,娘给我们烙新馍……”每年农历的六月初六,当山村里响起孩子们清脆的童谣声时,我们村就拉开了夏季收割麦子的序幕……...

  • 黄昏

    日期:2016-11-27 点击:389  栏目:散文随笔

    天色在渐渐暗下来。我坐在五楼阳台,俯瞰水渠里有些浑浊的水!曾经这里是一大片农田,这个水渠是用于灌溉才修筑的。两岸是枝叶繁茂的麻柳树,这种树独立一棵或好几株丛生,...

  • 我们都逃不掉的告别

    日期:2016-11-26 点击:701  栏目:散文随笔

    小的时候特别害怕棺材,特别是那种漆的绛红的成品,越是害怕越是受到兄长们的捉弄,以致不是逃不掉的家乡白事,成年之前我是绝不会去的。渐渐的长大了,参加的葬礼在翻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