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琪《天池雪水》_经典散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经典散文> 汪曾琪《天池雪水》

汪曾琪《天池雪水》

一位维吾尔族的青年油画家(他看来很有才气)告诉我:天池是不能画的,太蓝,太绿,画出来像是假的。

天池在博格达山下。博格达山终年用它的晶莹洁白吸引着乌鲁木齐人的眼睛。博格达是乌鲁木齐的标志,乌鲁木齐的许多轻工业产品都用博格达山做商标。

汽车出乌鲁木齐,驰过荒凉苍茫的戈壁滩,驰向天池。我恍惚觉得不是身在新疆,而是在南方的什么地方。庄稼长得非常壮大茁实,油绿油绿的,看了教人身心舒畅。旁的房屋也都干净整齐。行人的气色也很好,全都显出欣慰而满足。黄发垂髫,并怡然自得。有一个地方,一片极大的坪场,长了一片极大的榆树林。榆树皆数百年物,有些得两三个人才抱得过来。树皆健旺,无衰老态。树下悠然走着牛犊。新疆山风化层厚,少露石骨。有一处,悬崖壁立,石骨尽露,石质坚硬而有光泽,黑如精铁,石缝间长出大树,树荫下覆,纤藤细草,蒙翳披纷,石壁下是一条湍急而清亮的河水……这不像是新疆,好像是四川的峨眉山。

到小天池(谁编出来的,说这是王母娘娘洗脚的地方,真是煞风景!)少憩,在崖下池边站了一会,赶快就上来了:水边凉气逼人。

到了天池,嗬!那位维族画家说得真是不错。有人脱口说了一句:"春水碧于蓝"。

天池的水,碧蓝碧蓝的。上面,稍远处,是雪白的雪山。对面的山上密密匝匝地布满了塔松,--塔松即云杉。长得非常整齐,一排一排地,一棵一棵挨着,依山而上,显得是人工布置的。池水极平静,塔松、雪山和天上的云影倒映在池水当中,一丝不爽。我觉得这不像在中国,好像是在瑞士的风景明信片上见过的景色。

或说天池是火山口,--中国的好些天池都是火山口,自春至夏,博格达山积雪溶化,流注其中,终年盈满,水深不可测。天池雪水流下山,流域颇广。凡雪水流经处,皆草木华滋,人畜两旺。

作《天池雪水歌》:

明月照天山,

雪峰淡淡蓝。

春暖雪化水流澌,

流入深谷为天池。

天池水如孔雀绿,

水中森森万松覆。

有时倒映雪山影,

雪山倒影明如玉。

天池雪水下山来,

快笑高歌不复回。

下山水如蓝玛瑙,

卷沫喷花斗奇巧。

雪水流处长榆树,

风吹白杨绿火炬。

雪水流处有人家,

白白红红大丽花。

雪水流处小麦熟,

新面打馕烤羊肉。

雪水流经山北麓,

长宜子孙聚国族。

天池雪水深几许?

储量恰当一年雨。

我从燕山向天山,

曾度苍茫戈壁滩。

万里西来终不悔,

待饮天池一杯水。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汪曾琪更多文章

0汪曾琪《天池雪水》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