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窗望景_写景散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写景散文> 凭窗望景

凭窗望景

作者:醉梦竹乡人

我家楼房的位置很正,是按照传统习惯建造的,坐北朝南。楼前,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辅路,但名字却很响亮,新疆路。

路的北侧是一所公办优质小学——天津路小学(北校区)。不协调的是,紧贴着围墙外的场地被办事处规划成了临时性的小型农贸市场,吵杂喧闹。

四年前,为创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实现人均占有11平方米绿地面积的目标。市园林局在路两侧的人行步道上种植了法桐,光秃秃的楼前终于有了几分绿意。如今,这些法桐已经葱茏庇荫了。楼后是家属区的纵深,一排种植了二三十年的泡桐树,枝肥叶茂,时不时会随风击打着窗棂。

闲时,我喜欢楼前楼后临窗看景,看自然景观,看奇闻趣事,看人生百态。然后,在心静时,失眠时,去回味咀嚼五味杂陈。

春天,是一种鲜绿的颜色。

世间万物,被瑞滋养了一个冬天,终于挨过了寒冷寂寞的时节,发出回春的声响。她们在春风里,暖阳里,摆动着僵硬渐缓的身躯,新的季节苏醒了。

楼前的法桐尚未经过人工剪修,枝干茁壮挺直,向上或沿水平方向呈自然生长状态。楼上俯瞰,树冠略像圆塔型。树枝也由青灰色变成淡淡的浅绿,叶的孢芽随着气温的上升渐渐伸展打开,满枝满树就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每天清晨五点左右,炸油条的小贩准时在路边摆摊设点,为忙碌的人们提供早餐。除春节回老家外,十余年来,无论风雨从不间断。从他那驼背的脊梁可以看出,这是长年累月低头弯腰劳作的积淀。小摊小贩的勤奋虽然很难致富成翁,但老百姓的生活毕竟得这么过。几年前,这个小贩也买了房产,与我同属一个社区。

七点三十分,楼前开始热闹起来。

小贩们在各自的领地,早早地摆上了水灵灵、绿油油的各种蔬菜。固定摊的果贩也打开了篷布,将时令水果摆在醒目的位置,开始期待一天的理想能够实现。他们或蹲或坐摊位后,眼睛时刻盯着过往的行人,老王卖瓜,极力推销。叫卖声、讨价还价声逐渐合奏起来。

校车占据了原本就不宽敞的路面,早高峰时段,时有堵车现象,汽车的喇叭声此伏彼起,搅得人心烦意乱。但细想谁家都有孩子,在理解中考验了耐心,强化了自我疏导意识,慢慢等待恢复畅通。这时也正是我上班的时间,必须左顾右盼穿越汽车的间隙和躲闪着电动车,才能到路的对面。

夏天的夜晚,风是热的,令人烦躁。路边的烧烤摊却火爆了起来,桌子摆上了人行道。食客们男男女女,三五成群,嘴里撸着肉串,咕咚咕咚地喝着扎啤宵夜。个别肚满肠肥的也不顾及个人形象,干脆脱掉上衣露出宽厚油腻的上身,夜晚就像他家的,旁若无人。

夜深人静,一些喝多了白酒的“哥们”,在高浓度酒精的浸袭下,话里话外全是豪言壮语。话不投机的相互指责讥讽,似有大打出手之意,搅得夏夜更加零乱燥热。睡不着,索性站立窗前当个看客。看血气方刚,恶语相伤的年轻人,看酒精的魔力,怎样把“哥们”变成“仇敌”,看静夜里沸沸腾腾的嚷叫声。这时总会有同伴出来调停劝解,车轱辘话转了一圈又一圈。还好,只是吵闹,没有发生流血事件。

我家的后窗是阳台,敞大明亮。开窗伸手就可触摸到泡桐的枝叶。泡桐属落叶乔木,叶大柄长。四月开花,花朵由小聚伞花序组成大型花序。花序为钟状,花冠大,紫色或白色,打开窗子就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室内。开花时绿叶还没发芽,裸露的树冠上挂满了一串串的泡桐花,煞是好看,但不会引起文人墨客的青睐。她们不争春色,只是默默地绽放,默默地凋谢。

秋天的叶子经过了骄阳的炙烤变得成熟起来。墨绿色的叶片大而宽阔,为知了提供了很好的庇护,只闻蝉鸣,未见蝉翼。

秋色渐浓,冬天也就不远了。

忽一日,一场飘雪染白了褐色的树冠。雪花儿随着高低起伏,杂乱无序的树枝堆积着,厚厚的一层。临窗望去,油然产生了对雪的遐想。雪,自天上悠然地飞舞,时而细碎,时而如絮。她们随风轻盈地飘落在山川、河流、林海、大地,又一次滋养了来春的泥土。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醉梦竹乡人更多文章

0凭窗望景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