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年少有你

年少有你

七月雨后的下午,湛蓝的天空格外澄净。洗去燥热与浮尘的空气也格外清新。乡间的水泥曲曲折折,两旁被雨水冲刷的晶莹剔透的枝叶也将头好奇地探到了路上。我在林荫间不断穿梭,不觉间已来到一片桃林下。是一片我曾十分熟悉的桃林,熟悉到每一颗桃树的形状与位置,因为这桃林旁曾住着我一位儿时的好友。

上小学的那些日子,特别是三月的桃花绽放,殉红似锦时,我们便骑着单车在树影斑驳,花香弥漫的小道上呼啸前进。你斜跨着背包在风中飞驰,我紧拉着双肩背包大笑着追赶。有时朝阳在我们面前缓缓升起,柔和的金光铺满了一地,洒满了你总是嘴角上扬的脸庞,如同永不退色的金色年华。有时夕阳在我们身后默默沉下,血一般的火烧云燃点了晚霞,我们背着几本作业与漫画,聊着一天的趣事,又在相互打闹、恶作剧中缓慢前进,直到绚烂的晚霞披上黑色的晚装,并戴上点点星光。

周末时,如果天气不错,我俩总相约去爬山。故乡这带的山不算高,一路蜿蜒迤丽,风光却也不错,春是片片绯红的桃花,夏有满山金黄的油菜,秋总是被连绵的稻穗覆盖,只有冬是光秃秃的,也不尽然,冬也有快快嫩绿的麦田装点着。也许这就是故乡的风情与味道,一年四季都能给我们以身体的充实,精神的慰藉,相处的每个时刻都能留下值得铭记的回忆。

而你无论路陡峰险,树密草深,总要一路向前,无所畏惧,我当然欣然跟上,于是每次都要爬到山顶。顶上是一片平原,青黄的草铺满了视野,有时会有几只觅食的山鸡,披着色彩斑斓的羽衣,异常好看。有人靠近时却“扑”地一下飞得老高。我每次看到它们总要去追赶一阵,虽然从未追到过,却还是凭着少年的心性乐此不疲。现在想来,当初的追赶却只是为了看它们在风中飞舞,彩色的羽毛卷起阵阵斑斓的旋风。玩累时,我就躺在柔软的杂草上,微脒着眼睛,尽情享受山风拂过耳旁,脑袋如同宁静的山谷一样空旷,澄净,没有现在逃不掉的喧嚣。你喜欢站在最边上的一块巨石上,遥望着我们好奇而陌生的远方,嘴角上扬,眼中闪着希冀的亮光。等到落日将你的影子拉得老长时,我便翻身起来,和你慢慢滑下山坡。

曾以为这一带的山坡我们会爬很久,但毕业的日子却如提前到站的列车,将我们匆匆拉向远方。小学毕业的日子如今想来真是匆匆忙忙,我们尚未举行一次聚会,似乎连最后一声道别也未说出口,在考完最后一张试卷便踏上了归家的路程。只有你拎了几瓶啤酒,载我到河边,说要痛饮一醉。从不知别离含义的我在那时突然觉得一阵沉重,似是习惯五六年或是更久的人与事就要变成回忆,从我身体割裂出去了。我们再也不能并肩骑车穿梭校园,再也无法一同迎着日出,等待日落。我仿佛摇着单薄的小舟离熟悉的堤岸渐离渐远,而前路还是茫茫。我心中莫名地烦躁,接过酒“咚咚”灌下两口,看着依旧平静的水面,又倒在平整的堤坝上。

“你毕业去哪上中学?”你突然问道。

“应该去外地吧,你呢?”

你沉默了一下,轻泯一口酒,“可能继续在这边读书吧。”随即又嘴角一扬,“也许我不适合读书,要出去看看。”那一刻并不高大的你让我感觉充满了无尽的力量。记忆中的最后一次对话就这样镶嵌在那年喝醉的渡口。

随后的你果然如当年说的那般,没有读完初中便独自北上。离开的那日,你肩上仍背着那只装满我们童真、欢笑与记忆的单肩背包,只是多了一个独走天涯的行李箱。在这条我们来来回回上千日子的桃花小道,终于在那一刻走上了离别的分叉口。

一梦五六年,醒来时才发现你早已背井离乡,我也只能独自行在故土。在风吹林梢沙沙的声响中,我仿佛又看到那条记忆中望不到尽头的古路,两旁的桃花在摇曳的树影中开放,两个少年骑着单车“梭梭”穿行其中,如同踏着时光之轮的转轴,最后终于驶进一片古木参森,遮天蔽日的森林,仿佛一张吞噬青春与回忆的阴森巨口,彻底闭合了过去与如今的时空。

“为何旧知己,在最后变不到老友……”耳机中缓缓流出陈奕迅的歌声,看了眼依旧澄澈如镜的天空,我转身踏上归家的路。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门下孤虫更多文章

0年少有你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