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二胡

二胡

与它初识,看似小巧,只有两根琴弦,一根內弦,一根外弦,一把马尾与一根木棒做成的弓穿插在其中,底下是空心,却刻着你爱极了的精致花纹。你抚摸过它那蛇皮做的衣裳吗,还有头上小小的两根簪子。我想你没有体会过我的兴奋,没有感受过海绵塞的柔软在内弦外弦常年的撮合下留下的两道深深痕迹,可如今它有多深我就有多疼。

它与你长大,一点一点更懂你,它在你手心的汗水与红红肿肿的指心下才开始一点一点体贴你。刚开始它的音色并不好听,可你用行动慢慢让他的锋利尖锐消掉了三分。而你也是,从刚开始与它杆子,弦上的摩擦抗衡,到顺利的滑上滑下,有时调皮让它模仿马的叫声。可你的半途而废,还是让它寒心失望了。

它才是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的那个好朋友,你总是可以把所有感情寄托与它,它从来不会背叛你。以前你烦躁,它可以一声不吭接受你的挑战。你喜悦,奏起欢快高难度的歌,你演出,它一直在你身边,用冰凉来让你的躁动变得安稳。

锦瑟无端五十弦,我只有两。于是你厌烦了,厌烦它不如古筝宁静,不如吉他动人,不如钢琴有力。那是你没有真正读懂它,读懂它混沌声音里的哀伤,没有读懂它所带有的内在。

后来,你遗忘了每次因为努力而被拔断的一根根被淘汰的马尾,你也忘了松香盒子里的琥珀色还没有洒在弓上,阳光照耀下,松香粉尘在空中浮动的样子你也不曾记得了。你总以忙为借口,最后还是百无聊赖的游荡在街道,你想起过它吗,答案是,没有。你忘了 它曾是你的骄傲,你忘了很多早已熟练的曲子。

隔了许久,你突然想起它了,出于恍然,出于闲来无事。你才发现你下不去手的生疏与恐慌一起涌上心头。它可以忍受你的千万种历练,可是当你抛弃它,它就变得越来越脆弱。它失去了灵魂,那最珍贵的东西。因为它一直觉得,你不会回来了,明天也不会回来了。当你忏悔茫然的寻回它时,太晚了。它用漠然的躺在属于它的皮囊里来表示失望。灵魂走了,你又要去哪里追寻。

你想挽回,回到初始的场景,把满身尘埃的它擦洗好,缓慢握紧它的簪子,一点点争取把音调一如昨日卡在最准确的位置,你刚扬起笑容,可是,那弓突然散落在地上,早已不安的弦,也断了。

内弦,外弦,琴声的撮合久了才能有好听的音色。如今外弦断了,一切都得重头。

它只剩下一张老旧的蛇皮了,可却最让你无能为力。如果爱一样事物,请你千万好好陪伴它,注入你全身心的感情,否则在怅然失去的那一刻该有多难过,却只能归咎于自作自受。

应该去好好看看那个能读懂你心思的伙伴了。别再把漫长黑夜送给它独自煎熬了。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酸辣土豆丝更多文章

0二胡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