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苦瓜

苦瓜

本人自小嗜甜,恶苦,幼时吃稀饭喝白开水都必得有几大勺糖方得下肚,吾母莫之奈何。经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婶婶伯伯多番劝告,陈其利害,年稍长渐知事才得改此陋习,然饭桌之上,对苦瓜实实要退避三舍。父母习医,深谙苦瓜清心明目、养肾滋肝之功效,每逢夏日苦瓜上市之季,隔几日饭桌上必呈此物,二老一唱一和,劝吾食之。或谎称其味之甘,或趁吾不备速夹几片于吾碗中而后施以严威,强令吾带饭囫囵吞下,每每见吾因尝其苦而脸皱一团,方舒怀而笑,大谈苦瓜之利,言食苦瓜较之食药,胜千百倍。

外地求学,年十二便寄宿学校,数来至今也有九年,于学校饭堂之内,除近几日,实从未有尝此蔬。吾一向怠于动笔,只因身边某些人某些事某些言语,生出些感想,吃出些体会,便觉应当一记,以此纪念吾对苦瓜态度的转变。

不知为何,印象中的高中食堂,始终是光线昏暗,墙面斑斓,桌上油污,地板凹凸之感。曾记得高中时的某天,于此食堂之内,天气燥热,人头攒动,大家层层围着窗口争着大妈给自己打饭,忽听得一女欣喜的高呼,“***,你看,今天有苦瓜!!”我暴汗。我很诧异此同学在这样的环境里竟能有这样的好心情,不禁心生钦佩;我更诧异于其有这样的好心情竟是因为一盘苦瓜。想必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原来同龄人之中,还有人喜欢吃苦瓜。

向来以为,喜欢吃苦瓜的应该都是大人,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会喜欢苦瓜,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也会成为那时眼中的大人。我曾幼稚地想过,是不是爸爸妈妈的构造与我不大一样,苦瓜到他们嘴里真的是甜的。 直到前几天,和同学在食堂吃饭,见其拿了盘苦瓜, 不禁问其缘由,莫非汝不觉苦瓜之苦?她答道:“还能忍受。”吾豁然。

而后,吾凡见食堂有苦瓜,便要买一份尝其苦,同学讶异,你不是讨厌吃苦瓜吗?我开玩笑道,女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其实这几天学着吃苦瓜,常常细细咀嚼,想体会它到底能有多苦,渐渐发现,苦瓜之苦,和药之苦大不同。苦瓜之苦,苦得清新,苦得清心,苦后回甘,让吾心生喜爱。

前几日忙忙碌碌,今天便想闲适半天,上网百度了下苦瓜,惊喜地发现,其竟有雅号谓曰“君子菜”。只因苦瓜虽苦,但当它与别的菜放在一起炒时不会影响别的菜自身的味道,即是“只苦自己不苦别人”,由此其便成菜之君子,品性甚好。如此果蔬,确是佳品,值得推荐。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江思壮更多文章

0苦瓜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