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精选> 若喜请深爱,若厌请无视

若喜请深爱,若厌请无视

吾爱自省,今日一省,颇有所得:万事万物皆有对立面。为什么我独品尝恨,而不知品尝爱呢?

我是一个小人。至少写下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我的确是一个小人。古人云: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从未有一刻达到“坦荡荡”的境界,至于“长戚戚”则是每日的必修课。

我想我永生无法忘怀我的初三,那一年,我天生的敏感和自卑被激发了,它们爆裂出了巨大的能量,这种负能量让我失去了本我,让我终日生活在自己构筑的囚牢里。我囚住了我的心。

六年来,我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在夸赞自己和诋毁自己的矛盾中度过,一个人的战争,不惊心动魄,不撕心裂肺,却在寻常繁琐、混沌无边的麻木中耗损了我所有的灵气。我是有些文才的,至少不单是我个人的自诩,几乎所有教过我的语文老师们都这么说,所有接触过我的同学都这么说。但现在,我觉得我没有了才,张口闭口觉得没有文气,粗鄙寡陋的像一个“白丁”。可以说,方仲永被他父亲毁了,而我,被我自己毁了。你若问,你是怎么把你自己给毁掉的呀。来,我告诉你。一个写作者有两样东西最重要,第一灵气,你也可以理解为天赋。是不是有了天赋就可以高枕无忧,永世太平了呢,绝不,才华是流水,它想溜走的时候谁也拦不住,你筑起高坝也难以抵挡愤怒的洪水。方仲永的才华就是那愤怒着决定奔走的洪水。第二灵感,这1%的灵感胜于99%的汗水,爱迪生如是说。每一个在创作的海洋中遨游过的文艺工作者们对此一定深有感触吧,灵感的来源需要一颗活络的、敏锐的心灵。用这颗心灵去感知生活,去区别丑。对待生活,需要王国维说的那样,既能入乎其内,又要出乎其外。入乎其内,为了清晰的阐述,出乎其外,为了高瞻远瞩。这颗心灵,我过去有,现在那颗心死了。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一步步将它逼死的,我只知道凶手是我,我只知道这一行凶的过程很漫长。你问我后不后悔?你说呢?如果容我选择,我愿意付出现在的所有,回到六年前,狠狠地抽那个懵懂的少年一耳光,骂他傻逼。

晚饭后,走在吴中大道上,这是苏州城郊间的一条路,天色向晚,路上多是匆匆的学生,我只是其中一个。其中最孤独的一个,最悲哀的一个。垂丝海棠浓艳艳的开着,粉着红着,把一条人行道染上了无边的春色,这就是开到靡荼了吧。张爱玲说,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看着路边的垂丝海棠分明美着,同时香着,或许垂丝海棠不能算入这位传奇女作家的那海棠花的范畴中去吧。这刚想着,夕阳要落了,剩下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孩儿似得,正在上方山的峰顶跟你躲猫猫呢。夜来了,春天的风起了,不暖,是冷的。我裹紧了风衣,走过城市的灯火,走进夜色里去。

要命的是,在这个身心俱寒的春天的傍晚,我那早已死掉的敏感的、活络的心跳了一下。天哪,时刻多年,它竟跳了一下,这是多么惊悚的一件事呀,可在这个春天的傍晚,它就发生在我身上。

突然热泪盈眶。

这惊鸿一瞥的领悟,犹如佛祖的眷顾,我声声念念的祷告,我锥心泣血的哀号,终于等来这穿越光阴、撕裂青春的救赎。扯开千个夜的黑幕,掷走千个日的白昼。在这个黄昏,我将日月揉碎,一齐丢进无边的空虚中去,去!将我的心灵救赎!在那没有声息没有温寒没有黑白的可怕的空虚里囚着我那可怜的心灵。过去我总找不到通向那无边空虚的路,今日一道灵光,电闪雷鸣般的撕开混沌,开天辟地。只要这惊鸿一瞥,够了。

这是我的灵气的回光返照吗?亦或是佛祖显灵?罢了罢了,自佑与佛佑皆是易祈求,难应验,且不去管它。重要的是,我明白了。

我越走越飞快,飞来的真相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它急于寻找突破口,不得。于是让我泪流满面,借着我的泪水,喷薄而出。

六年来,我用曾经百般敏锐的触角去摸索这个世间最寒冷最潮湿的东西——恨。我迷了眼,忘了归路,最终路远马亡,心死神伤。早该归来呀,早该归来呀,看不穿呀!我过于在意外界对我的看法和评价了,更准确的来说,我并不在乎外界对我的褒奖和赞扬,而是尤其在乎外界对我的批评乃至诋毁,这是我无法容忍的。今天,竟然连这个痴念都被我看穿了。我想,我是将爱当成了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得了。认为世界就应该充满了爱,而绝不能有恨。认为所有人都应该爱我,一如我的父亲母亲一样的待我。实在是天真,也实在是善良。原来二十二岁的我,依旧是孩童的视野看世界。这种理所应当几乎被本能的认可,而本能的东西会变得习以为常,无关痛痒,哪里还能刺激人的神经,植入人的心灵深处呢?恨就不一样了,我认为它不该存在,于是抗争,其后果就是两败俱伤,心痛了,哪有不伤的呢?

世间万事万物,皆存在对立。有白天,必有黑夜。一朵花要开,必然要颓。海水涨上来了,必然要回落。我几乎想象不到哪一件事物没有对立面了。并且,这样的对立面,不存在优劣高下之分。白天里,我们固然拥有着阳光,可以为着生命奔走。可我们的心灵似乎在夜的月光下才能收获安宁,而躯体和灵魂也只有在这黑暗里方能安眠。如果一朵花开了就能开到海枯石烂,那么再也不会有人惊叹于一朵花的悄然绽放。如果海水只涨不落呢?恐怕我们的祖先早已成了海底的一具瑰丽的化石了。

自古阴阳八卦就一一找好了搭档,为人们诠释着“万事万物皆对立”的道理。它们融合着,水乳交融,互为表里。就像男人和女人结合的那一刹那,才构成一个完整的人。大文豪苏东坡也早就高唱“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句诗早已烂熟于胸,只可叹今日方才真正的领悟,东坡那种铜板铁琶、大江东去的旷达胸襟虽然学不得,我们这些心胸狭隘之人也应当穷尽一生去努力接近。

从此以后,我希望我能爱,但也不只是爱。一个内心充满仇恨的人,终将面目可憎。而一个内心唯有爱的人,必将任人宰割。“假如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一句歌词当年红遍大江南北,唱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然而今天,我要将它拉下神坛。如果这个世界只有爱,唯有爱。那么人类将止步不前。试想一下,人人奉献爱,天下大公,那么,没有了富人和穷人之分,没有了高尚和低贱之分,竞争还有吗?而人类发展的进程实际上就是不断竞争的进程,上至帝王将相的权利更迭,下至平民百姓的明争暗夺,哪个的动力不是来自于竞争?不竞争了,不斗了,社会也不生产了,反正有吃有喝,反正我们都一样。可以断言,如果人类进化的初始唯有爱,那么今日的人类可能依旧在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恨有时候是动力,是助推器。爱也不是绝对的良药,食用过度也有可能致死。可见对立的两面的确不存在褒贬之区别。那么爱的反义词是什么呢?恨吗?我不同意。我认为爱的反义词是“无视”。正如爱一个人撕心裂肺、伤筋动骨一样,恨一个人同样如此。你花上一年的时间去努力的爱一个人,那么终其一生你都将忘不了他。而你花上一年的时间去恨一个人,我想你同样一生也忘不了他。爱过,回忆也是甜的。恨过,就算隔着时间的面纱,我想也苦涩。爱与恨的结果,是铭记。无视的结果是遗忘。爱和恨的共同点在于:在乎。既然在乎,就有伤害。而“无视”则是最决绝的不在乎。心不在乎了,什么都伤不了他。因此,爱的反义词是“无视”,恨的反义词也是“无视”。

愿我的爱成溪水潺潺,而非洪水猛兽。爱过度了,成了溺爱,于是爱成了害。同样的道理,阴胜于阳,故有了“阴盛阳衰”之说。日食或者月食都对万物的生长造成了极大地伤害,也在诠释这个道理。可见“平衡”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中华传统的“中庸‘之道也可拿来印证。

若喜请深爱,若厌请无视。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陈南京更多文章

0若喜请深爱,若厌请无视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