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冬天散文> 冬思

冬思

冬夜相对漫长,这留给我更多思考的时空,我不是思想者,但喜欢把一天的工作生活诸事想一想,也不是想理出个啥头绪,只是一种习惯吧。每每想过一天竟如此空虚地度过,总会后悔一阵子,甚至头涔涔渗出汗滴来,决计明天不再叫时光匆匆,可是可怕的第二天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日复一日地长出了白发,叠上了皱纹,还是无所建树,到底让自己愧对时光老人了。

即使处于相对喧闹的城市,冬天还是略显凄清的,到了晚上,除了半明半寐的灯,发出慵懒昏黄的光,街上几个下夜班的匆匆归客,抑或三两个卖馄饨烤红薯之类的小贩!大抵还是比夏天冷清的多,道边的阔叶树木都落光了叶子,枝头偶尔挑着几片黄透干透了的枯叶,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而常青的松柏总是本着冷峻的面孔,缺乏一种生气和活力。有种冬眠的味道。

回到家里,温暖了许多,明亮的台灯下,完全!可以展卷夜读,通宵达旦,效仿关羽夜读<春秋>,但白天的事繁杂,身体疲惫的多了,竟然懒得启卷,把自己的躯体扔在床上,钻进有电热毯加热了的暖被里,一会儿竟能鼾声如雷,甚至把自己震醒!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左右,近来一直如此,窗外是异常的宁静,月亮洒下清衢的冷辉,披衣临窗,与月相对,她静静地望我,我静静地望她,彼此交换着默契和信任。她也许是从云的梦中刚刚醒来,擦亮了洁白如玉的面庞,含情脉脉地看着如她一样不眠的人,想要谈一场无声但诚挚的恋爱。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我没有 太白的仙风道骨,但也是及其爱慕一轮明月的半拉文人。月光下一切都是朦胧的,远处的湖水泛着白光,树木都是模模糊糊地站在路旁水边,黑黢黢的远山只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剪影。云在深灰的夜空似动非动地飘着,我偎依着云,思绪翩跹。

站着一个时辰光景,脚下站成了冰坨,鼻尖耳朵面颊都如冰水中浸泡过一样,丝毫没有热乎劲儿。思想也冻成了冰疙瘩,怎么能再思考人生。很是奇怪,夜越静,思绪却无法沉静。所以继续着冬夜的失眠。

谁与我共赏这冬夜的明月?谁与我思接千载,让灵魂在月光的瀑布里得到洗礼!愿月亮的乳胶流进我的胸膛!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谪仙更多文章

0冬思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