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沉忆_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雪落沉忆

雪落沉忆

今早,天气灰蒙蒙亮,还未得起身便觉得后背一阵凉,胡乱撑起一件衣服推窗而望,楼下那个干涸多日的小道上,洒满了盐白的雪,一望无际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那被人踩出的一截泥泞小道裸露在外面。起初我也只是揉一揉形容的睡眼,心里尤为平静地道:“下雪了!”

“哎呀!下雪了!”

站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是真的下雪了!前几日就有听闻说是要下雪,结果硬是拖到了现在。尽管有些失落,但作为南方人的我,平生也难得见一回下雪,此刻应该是高兴的。对,是该高兴,苦苦等待了这么久,如今就要近在咫尺,只是伸手就可触碰到的距离。

下雪了,北方的冬天悄悄就来了,来得这么不经意,来得这么让人都没想好怎样去迎接。前日还是艳阳高照,风还是一样的干冷,在脸上刮过时还似秋风的凄凉婉转。今天就不一样。出门时,风再一次刮来时,脸颊两边都在发痛,吸了一口凉气,再也没有那之前那份敢于天公作对的决心,换上了沉寂在箱底几近上百个日月轮转的大衣。走在上,踩着簌簌作响的雪花。不知不觉到了我流连忘返的小树林,抬头那直插云霄的树杈上被覆盖一层雪花后,似乎暗淡了许多,活跃这么久也总算是安静下来。底下原本丧失生机的落叶,却在雪堆中冒出了几个尖,炫耀着锋利的光芒,我看着不忍发笑。这又瞧见,原来树叶之下,还有一层枯黄的小草,抛头露面了这么久,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休息,等待来年一鼓作气,重现生机。看来这场雪虽然把它们羸弱抱恙的身躯盖住,难以掩盖它的决心。直到我的头上被雪花覆盖,头发也几乎被淹没住,我才转身回去,原来是上课的铃声惊醒了,这时我听到了庄舄在哼唱着熟悉的越曲。

雪下得越来越大,我的空间几乎被它夺去。突然想起了大明湖里住着我的女神,这么冷的天儿,我也不忘去探望她。只不过那湖面已经凝固,回忆里的喷涌而出的水柱也悄然离去,留下一整块椭圆形的镜子,供给路过的行人整理仪容用。我想若是想要见她,那就要等明年春暖花开,或许她会再回来,或许再也不会,因为自此上一次别离,就再也没见过,哪怕是在梦里,也只是几声悠扬的笛声而已。见与不见,曾经的回忆是美好的,就不要打破。就算她搬离这里,我偶尔还会回来看一看的。

桥头上的我,被雪花淋得有些凄惨,眼角雪花一片一片地掉落,手却怎么也不忍心去抓住。这个季节,雪花如此之盛大,假如是多年以前,定会约上几个伙伴,到村子的后山中堆雪人,打雪仗,兴趣浓了,还不忘了打几个滚,累了便躺下,几个人睡在软酥酥的棉花上。我记得有一年,家乡的雪下得很大,整个大地都是白茫茫的。我们几个偷了大人们已经丢弃的小铁盆,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铁丝栓住两边,往盆里放一点火种。在路上捡几根木柴,等冒起袅袅的,手拿起来不停地摇,在头顶转过几圈,直到听到“呼呼”作响的火苗升起,放下后几个人簇拥在一起,冻得发紫的小手放在上面烤。有人作坏,偷偷从背后抓一把雪放进去,火灭了,又开始摇……这样的玩闹还真有不少的乐趣。这几年家乡很少下雪,偶尔一阵冷风草草而过,几滴雨后什么也没留下。而我们也渐渐长大了,要么出门读书,要么出去打工,儿时的玩伴如今都分居天南地北,能相见的机会说起来也就只有这个等满地堆积的雪消融过后的春节,大家相聚一起,烫一壶暖,都把挤压在心里一年的话说了个遍。此时我脚下的雪已经堆了约莫一寸的高度,举步都有些艰难,抖一抖身,什么没说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之前的脚印都被大雪所淹没。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使得我都忘记了回去的路。只能凭借仅有的一点记忆,漫无目的地游走,却在不经意抬头,已经回到宿舍。原来我什么都没有忘记,只道是雪下得太大的缘故吧!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Legend弘尊更多文章

0雪落沉忆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