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冬天散文> 冬雨

冬雨

岁月悠悠,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中最深远的时候,秋天残留的温暖似乎还在周遭弥漫,一阵冷风吹过,空巷的长街,雨无声地飘洒,街灯疏影迷离,心却愈发寂寞。

细细想来,你我已走过一春一夏一秋,堆积起来的林林总总每天都在脑子里幕幕闪现,夜霜之下,这些过往在回忆中慢慢发芽。

冬雨细如琴丝,斜挂在冷风中飘摇,一弦一音,仿佛在轻弹昨日的种种别离。想你,于那个春暖花开的三月,披着粉红的衣裳,将我孤寂的心灵幽香;想你,于那个多情的盛夏,携满天星辰,灿烂了我原本枯萎的生活;想你,于那个伤感的残秋,踏满地落叶无奈与我挥手作别,撕裂了我的心扉。

春去夏走秋逝,所有的艳丽与繁华,所有的缠绵与温存都已渐行渐远了,只剩下这场冬雨在凄凉的夜风中独自悲戚。

脸上有晶莹的水珠在悄然滑落,不知是冬雨抑或是我思念的泪水。奈何你我之间遥遥相隔,想要再见一面,已成了此刻无限期盼的奢望,而我们的爱情在这聚少离多的日子里该走向何处?

我们无数次曾在满屋散放出金黄色诺言的桔灯下,说好了不分手,说好了要牵着彼此的手,不管遇到怎样的艰难也永远不轻易松开。我们也一起憧憬着那似曾很近却又如此遥远的婚姻生活,构画出美好的未来蓝图。这一切每当静下来细想,才发觉也许只是好梦一场。你我就像两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在这场爱情的赌桌上,你拿你艳丽的青春陪着我这不惑之年的男人演绎一场风花月的情事,我拿我仅存的一点可以向爱情乞求的时间与你去等待那个可能成空的结局。谁胜?谁负?只怕没有你我如愿的结果反而会因此两败俱伤,那将如何是好?那将如何去收拾残局,如何去面对各自转身离去,缝补那一个个滴血的伤口?

也许你我就是两只扑火的蛾子,已知会因此自焚,却还要奋不顾身。

天各一方的你我,恰是两座遥遥相望的山,既已是固定的位置,我们是不是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清晨,你用灿烂的朝霞深情的抹红我的希望;傍晚,我用凄美的落日守候你的归期。斜阳的影子日复一日丈量着你我永远无法缩短的距离,我清楚的知道,你我之间的峡谷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当聚首的希望渐渐老去,我曾期待着我们再也经不起岁月的风化,两座山峰轰然一声倒塌而溶为一体的愿望已不可能会实现,最后只能空怀一腔惆怅,背负一生的伤痛。

心乱如麻随着冬雨在风中飘飘摇摇,多少的心碎,多少的无奈,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一个字,那就是“爱”。偶得重逢时,不管有多少怨恨与委屈,一瞬间统统都化为乌有,只剩下缠绵的情爱和不尽的相思。

如此循环,如此周而复始,在这爱恨交织的情路上你我如履薄冰,这一径轻寒的冬雨是在怜悯我们,还是在为我们最终的结局而哭泣?痴的无可奈何,蠢的不可思议。当凋谢的已是渐渐枯萎,只怕洒下再多的甘露也是枉然,逝去的时光和其中曾经有过的爱恋只是一张单程票,永远不再回头,终将随风飘散,而轮回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罢了。

冬雨不解人事,只将寒意扑灭一颗热腾腾的心,冷的让人窒息,冻结了我全身所有遥遥期待的细胞。我只能在那午夜悠游的乐曲中独自悲泣,感叹世事无常,感怀有情人为何难成眷属。泪眼婆娑中,我看见自己的清愁在为你肆意漫延,“既相逢,缘何又匆匆,蝶儿翩翩分飞燕,梦里依依醒无踪,西楼独倚叹寒宫,残月孤泪与君同!”

万般愁绪无处可去,且寄予冬雨呜咽,红尘深处,泣我为情痴狂。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飘如尘烟更多文章

0冬雨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