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来,梅开_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雪来,梅开

雪来,梅开

寂静四野,天,亦沉郁,在酝酿着。

一片的飘落,随后,便是三片四片,千万片……

杂乱地舞着,跳着,铺天盖地而来。

洁白的颜色,从前,最美,最眷恋的颜色……

雪,轻盈地,在我身边缓缓飘落,落在我火红的衣裙上,霎那间消失不见,落在我的手上,脸上,如世间最亲昵地抚摸,极尽温柔,是的,最残酷的温柔,包裹着刺骨的冷,渗透皮肤,我忍不住地战栗。

雪,簌簌地落,落在心里,积在一起,沉沉地压着,我快要窒息了……

我狼狈地跌倒在地上,雪顷刻袭来,笼罩了我的全身,在火红的裙摆上铺上薄薄一层,雪中的我,无所遁形,我几乎忍不住想要逃跑,逃,用尽力气去逃……

我吃力地站起,踉跄地在雪中奔跑,将喧嚣抛在脑后,将沉默留给世界,我只想跑,只想逃……

脚下一滑 我再一次跌倒在地上,瞬间,雪再一次将我孤独的身影笼罩,为何我逃也逃不掉!雪,沉默地抚着我的脸颊,残酷地提醒我事实,冰冷中,眼泪划过,流也流不尽的哀伤,伤透了绝望。

雪总归会停的,我用力站起,拂去衣上雪沫,收起脆弱,漫无目的地走向天地茫茫。

前面有处小亭,朱瓦染白,共长天一色,雪覆下,万千臣服。此处雪白小亭,倒有几分仙界之感,有些像你我初遇的那个地方。

仙雾缭绕,亭中,你静坐抚琴,一袭雪白衣衫,淡薄岁月,俊美的容颜,圣洁高贵。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许是见到了我,对我淡淡一笑,似冬日破云的第一缕阳光,明澈干净。

我此生,见过的最美画面。

于你的圣洁优雅,我好像是个俗世丫头,一身红的没有杂色的衣裙,仿佛是一团要烧光世间一切罪恶的烈火,热烈而明艳,散落在腰际的乌黑长发,没有绾起,随风轻飘,忽而又缠上我明亮的眸,平凡的脸。

那是你我的第一次相见,可只那一眼,便仿佛亘古。

我无数次地想过,如若没有那一次的相见,我们各自的结局会不会不同。

如若我未大胆地跑到你面前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你会不会许我三日之约。

如若……

我惨然一笑,是啊,我后悔了,后悔了……

不知走了多久,雪地茫茫,天地无涯,我走累了,身心俱疲。前方一棵大树枯了枝叶,雪落在树枝上,绽放妖娆。

我坐在树下,背倚树干,当真是寒意刺骨。

合上了眼,才知一片酸涩。

庆幸的是,在梦中,我终于见到了你,真好。

一如往昔,你一袭雪白衣衫,淡薄岁月,风华天成。

梦中,是我最美的回忆。

雪,是天上之花,是天神才能欣赏到的花。

在人间,不曾有过雪。而我虽为神,却长年累月地待在人间,自是未见过雪。

是你,让我看到了雪,爱上了雪。

洁白,轻盈,在我身旁簌簌落下,轻柔地抚着我的肌肤,不知为何,我未感到一丝冰冷。

一阵悠扬琴声响起,我回头望去,是你正在弹一曲《凤求凰》。

你浅笑地看着我,和着琴声,浅浅唱着: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我嘴畔溢起甜蜜的笑,拉起火红的裙摆,轻移莲步,缓缓旋转,雪花在调皮地跳跃,手指飞扬,如蝶如花,在雪缔造的梦中,我肆意地舞着,快要醉去……

“若是人间也能下雪,该有多好。”

一舞终了,我伏在你的膝上,轻声呢喃。

你未回答我,手指轻拂我的发丝,将散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是世间最亲昵地抚摸。

那一刻的甜蜜,让我们沉醉其中,忘了《凤求凰》还有下半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第三日落日之时,你躺在我的怀里,苍白了脸颊。

我不住地摇头,眼泪哗哗地流,止也止不住。

你眼中满是怜惜与心疼,你虚弱地屈伸手指,却是连为我拭泪也不能。

“不要走,求你……”我绝望地乞求着,卑微无助到了尘埃里。

你忽的笑了,一如初见那般,似冬日破云的第一缕阳光,明澈干净。

我一生,最美的画面……

“我,的,光……”你轻轻地呢喃着,然后,笑容定格,明亮的眸缓缓闭上。

那一刹那,我仿佛失去了所有。

我使劲抱住你的身体,试图挽留些什么。

而,你的身体却在刹那间化为漫天雪花,悠悠地飘扬,在我身边簌簌而下,笼罩了我的全身,我该怎么挽留……

雪花落尽,什么都没留下……

心,好疼,好像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鲜血疯狂地涌出,空洞了心,疼得不能自己……

拼醉缘深浅,怎堪比目辞!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的本身是雪?

你为何不让我知道温暖对你来说是致命的?

你又为何甘愿用永恒的生命换这三天短暂的时光——为我?可我承受不起,若我知道,我宁愿从没招惹过你,从未认识你……

你说,我是你冰冷生命中唯一的光,是你不顾生命也要去接近的温暖。

是啊,你又何尝不是我漫长生命中,唯一炙热的执着。

人间下的那场雪,我看到了,我知道,那就是你,你不忍我孤独一人。你看到了吧,那请原谅,我的懦弱。

又下雪了吧,真好,就像,你一直都在……

人们发现,有棵大树下躺着一位身着红衣的女子,在树下沉沉睡去,也有胆子大的,想要叫醒她,但她似乎真的睡去,怎么叫也叫不醒。

几日后,大树下的那个红色身影不见了。不久后,大树干枯的枝丫上却开出了朵朵鲜红的小花,红的妖冶似火,没有一丝杂色。令人惊奇的,并非是花的容貌,而是众所周知,花喜暖娇柔,都在夏日盛开,而这花,却是选择在冬日。

一时间,文人骚客齐聚树下,摇头晃脑地赞叹这花品性高,有傲骨。

梅,这个名字,不知何时而起。

终于,又下了一场雪,雪花弥漫,美轮美奂。一瓣雪花落进梅花花心处,微微颤抖,连着梅花也微微颤抖,雪花逗留片刻,便化作一滴滚烫的泪,顺着花瓣,缓缓流下……

后来,一位文人醉梅下,见雪花漫舞,无意中,倒是道出了其中真意:“雪为梅来,梅为雪开,纵不能相守,惟愿相见,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月下雪更多文章

0雪来,梅开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