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精选> 已然如此,还能怎样

已然如此,还能怎样

诗人里尔克在《给青年诗人的信》中曾经写到:“如果有一种悲哀在你的生活中出现,它是从未见过的那样广大;如果有一种不安,像光和云影似的掠过你的行为和一切工作,你不要恐惧。你必须想,那是有些事在你身边发生了。那是生活没有忘记你。”

这是肯定的,生活不会忘记任何人,最巧妙的是,往往只有在逆境中,我们才能深刻地感受何谓生活。

关于生活中那些不怎么舒适的突发事件,人们在应对中最常见的“忍耐”和这里要提出的“接受”有着本质区别。“忍耐”关乎生命的承受力,而“接受”则意味着生命的宽广度。如果说“忍耐”是一根玻璃管道,哪怕它有出口,但源源不断的压力仍会带来破裂的危险,那么“接受”就是一片平坦空地,压力的水流注入进去,就像河水奔涌冲进大海,最终会被温柔的包容消解。

懂得忍耐的人很坚强,懂得接受的人很豁达。这两者都不可缺少,而豁达会使我们走得更远。

人的一生,会为着各种各样的因缘,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遇到许许多多未曾想到的人和事。在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的时候,我们都会天真地将生活设想成全然美好的甜蜜,所以一旦发生的事情偏离我们的想象,就难免出现被生活欺骗甚至抛弃的错觉。

我认识一个勤奋的学生,他参加过三次高考。第一次考分很高,填报的志愿过于保守,得了一所普通重点大学的通知书,没去;第二年他再考,信心满满地填报了国内几所排名前十的学校,却因几分之差,落榜;第三年他终于懂得中庸之道,各种等级的学校都填了两所,最后成绩欠佳,只得了间三本学校的通知书,去了。这些年来谈及往事,他始终觉得是生活戏弄了他,在校期间也多是一副纡尊降贵的样子,抱怨命运不公,这种态度自然是影响了他此后的就业,毕业后换了无数份工作,改不了的心高气傲,却不幸应了那句命比纸薄,活脱脱成了个现代祥林嫂。

局外人可以很清晰地分辨出,这命运里最关键的点,到底是生活戏弄了他,还是他抛弃了生活。人生如行旅,生活便是身下的坐骑,载着我们一路前行,很多人刚好弄反掉,以为自己是在被生活骑着走。或许有那么一些时候,你的坐骑会闹点小脾气,会跺脚停顿,它发起疯来甚至将你摔下地去,但难道因此你就凶残地鞭笞它,甚至弃它而去吗?如果那样,被虐待和抛弃的,只是你自己的人生。

遇到挫折的时候,试着去体谅你的坐骑,世界诸多洪流漩涡,它难免有迷失方向的时候,难免被外力打得晕头转向。生活,并不是你的不幸的制造者,你所感到的压力和痛苦,它也同样在承受。珍惜你的生活,应当像珍惜年少时候的第一辆单车那样,摔倒了,除了感到疼痛,要学会第一时间扶起单车,看看它有没有摔坏。把自己当做驾驶者,对你的生活负起责来。

的确,生活中会有一些飞来横祸,和你的驾驶技术无关,你好端端地骑着车,那个花盆就是要从天而降砸在你头上;和平常一样在家里睡着,地震打垮了你的房梁;周末全家人开车出游,偏就有个人醉酒驾驶,横冲直闯地将你撞了个妻离子散……可即便如此,那又怎样呢。你能做的事唯有一件,那就是接受业已发生的事情,平静下来,修整你被撞击得支离破碎的生活,只有这样,才有再次幸福的可能。

每次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我的口头禅是“已然如此,还能怎样”,这个“还能怎样”即要懂得接受,无谓过多纠结,它看似消极,但接受之后“能不能怎样”还取决于我们自己。我记得汶川地震中有个跳舞的女孩失去了双腿,按理说这场灾难夺去了她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但后来的故事呢,她坐在轮椅上,仍旧跳舞,那舞蹈之动人,笑容之美好,生命绽放的华彩更甚过去千万倍。

大学时我的第一个手机,是妈妈用了几年的仍旧很珍惜的手机,那天我揣着它去镇上给班级购买教师节活动用品,回来时大概因为拿的东西太多,不知被遗落在哪个地方。发现丢了手机我莫名委屈,回去找是不可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这件事。我在公话超市打电话告诉妈妈手机丢了,诚恳承认了事情是因为自己粗心,半年后,用写稿赚来的钱重新买了一只手机。

失去工作,失去健康,失去爱情,失去亲人……有时候放宽心想,就是丢失了一只又一只的手机,当然了,手机有钱可以再买,但是很多很多东西是无法再买到的。所以在拥有的时候请善待,若然失去,也请勇敢接受。当你的生活发生波折,请检查自己的坐骑,接受它发生故障的事实,并对眼前的一切不逃避,不放弃。

兔子曰:

有很多糟糕的事情,它们发生了,你根本束手无策,无计可施。在这时质疑你的生活,又或是折磨它,无疑只会导致更多的恶性循环。遇到不好的事情时,试着对自己说几次这句话吧:“已然如此,还能怎样”。懂得接受,就是懂得让生活归零,而零,正是一切的开始。

---摘自《低处盛开》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低处盛开更多文章

0已然如此,还能怎样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