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抒情散文> 闲情

闲情

搬了住的地方,远离了热闹,日子终于有了几分闲情,闲情不是无聊,而是生活里的“奢侈品”,可以翻书,可以发呆,可以睡觉。寻常事物似乎也多了一分雅致。连孤独都美得恰到好处。

晨起时,天将雨未雨,南国依然温暖如春,即便北国已大雪纷飞。穿了半旧的棉麻裙出门,不为好看,闲情的日子里只需要妥帖和舒适。

选了一家老旧的餐馆,客人很少,女人在清洗餐具,男人在里面忙着做菜,寻常人家的日常简单而和谐。点了喜欢的蔬菜,用手机看着电视剧慢慢等,一会老板送菜过来,看了眼我的手机,忍不住嘀咕:“你多大了?还看动漫!”

瞬间有点困窘,是说我幼稚?但想想莞尔一笑,幼稚就幼稚吧,若能一直如孩童般,想哭就莫笑,那该多好呀……

听朋友曾经说过附近有个小公园,于是饭后就去了。

广东的冬天不大买节气的帐,即便小雪了依然花开不断。散漫的人群,偏妍的花朵,树叶兜不住的清风,一一落在眼里。人闲,花也闲,尽管开,尽管落。

寻了偏僻的地方走,洋紫荆花落了一地,无人扫,无法扫,有种大气凛然的味道。她们曾经也似陌上的风流少年,绰约多姿,好鲜衣怒马,喜他人驻足评点,如今作了这风雨飘摇人世间的归客,褪去了一身华衣,一心只落于尘,归于尘。

闲人易思,甚至会为一草一木想及自身。想来,现在我还做不了归客,却坦然接受了自己是这风雨江湖里的倦客,无端端有了几分老气横秋。

遇一竹林,长得横七竖八,无人修剪,倒是有了几分凌乱美。有的左边牵着右边,形成了拱门样;有的直接霸道地阻了人的去路;有的直入云霄,似要揽日月星光入怀。

无人管理,甚至少有人踏足的竹林,它们寂寞吗?不,清风明月是它们的座上客,日光露珠是它们的朋友,它们悠然自得,随意长,随意美,淡定从容,闲逸静美。

忍不住折了一枝竹,想着回去了用水养一眼绿,养一份闲心。即便以后枯了也不打紧,正如曾经看到的短句:“枯也寂美”。

后来见一两三岁的孩童,一脸天真无邪,跌跌撞撞地往前面跑,他妈妈在后面追,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不亦乐乎,回头的时候发现了我,好奇地盯着我——手中的竹子。我被看得有些尴尬,窘迫地问:“你要玩这个吗?要不给你?”说着递了过去。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妈妈,笑着跑开了。他妈妈一脸和善,对我微微一笑,追着孩子去了。

我一个人愣在当地,为自己得不自知而困窘。爬树、折枝、去河里抓鱼、去田里奔跑,毕竟是我们小时候的消遣了,如今的小孩子甚少有这样的童趣了。何况是城里的孩子?

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孩子的妈妈在吹泡泡,泡泡水是在小摊买的,包装精致漂亮。想起我们小时候都是自己偷了家里的洗发水、洗衣粉,混了井水,搅拌均匀自制的泡泡水,吹泡泡的工具是用晒干了的麦子棒制作的,一群小孩子在一起吹吹赶赶,无忧无虑。

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换了容颜,换了道具,换了心境。

继续往前走,见有人用扁担肩挑纯净水,也有人用简易式小型拖车在拖水,想起一句话“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是不是可以反过来?似乎为了验证我的所思,走了几步就看见了山的入口,欣喜莫名。只是门口有专门的人看守,进山需要门票。突然就没了兴致,正欲往回走,遇一人下山,问:“门卫不让进吗?你可以从右边走,那边有个小道入口,我们通常从那边入山,从这边下山。”

道了谢从小道进山,前面一个小姑娘,应该是同我一样的闲人,走走停停,无追赶,不紧迫,似乎只为寻一件事,打发这闲暇时光。

我什么都不想了,路也不择了,一心只管爬,草乱走,花乱美,人乱走,察觉时已超过小姑娘很远。出了一身的汗,觉得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因为闲情所至,没有带水,原本想在山中寻得山泉解渴,如今怕是不能。口渴难耐,只好折返。

回来时,遇见了小姑娘,她问:“是没有路了吗?”

“有路,只是我打算回去了。”我答。

于是小姑娘继续往前面走,我则下山。

我想,虽有憾,但不虚此行,毕竟寻得好去处,寻得一份闲情逸致。若得闲暇,便来这里爬山,带上书,带上水,虚度光阴。

人生有时候需要一点闲情,来沉淀思想,消磨时光,然后月白风清,淡定从容,继续在忙碌的生活里挣扎。

2015.11.27 qq1170457746

我喜欢(1)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潇然轩梦更多文章

1闲情的评论

  • 沉莯: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