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_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鸽子

鸽子

鸽子是一种会飞的鸟吗?小时候看着村里好几户人家养了鸽子,很好奇的是它们怎么到了旁晚就会飞回主人为它们搭建的巢穴里呢?我们家怎么没有这样的鸟呢?我好奇地跑去问爷爷。

爷爷的笑容里流露的是对一个孩子世界里未知的哪种疼爱的笑容,他指着院子里的鸡群和鸭群对我说,你看它们不也天黑就回到自己的巢穴去了吗?我想了又想,还是想不明白,可是它们不会飞啊?爷爷,我也想养那种会飞的鸟,不想整天听到的都是鸡和鸭叽叽喳喳的吵闹。爷爷还是像笑开了花一样合不拢嘴,我却愁眉苦脸地看他拿出大大的齿轮打火机又继续烧着那股呛人的叶子烟吧嗒吧嗒地抽着,没完没了。他似乎没在意我说的话,于是就莫名的走开他了。

偶尔回头他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抽着叶子烟,浓烟滚滚把他整个脸都笼罩住了,我看不清他是笑还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对此嗤之以鼻,此时天上又有鸽子飞过,还带着像是吹口哨的声音,我就更加的好奇了!我心里火急,鸽子成为了我一心想要去养的一件事,于是我就去了村里养鸽子的人家探个究竟。

可我又不敢光明正大地让人家发现,我只想偷偷的看一眼那些飞鸟长得什么样?有时候很满足,它们停止飞行的时候会在一个地方呆上好一阵子也不飞走,于似乎那就是我大饱眼福的日子!也有很不满足的时候,就像有一天会刚好碰到主人家的大黑狗蹲在院落里,虎视眈眈地望着周围的一切,我不敢再接近了,无望而归。我害怕别人家养的狗,比起自己家养的它们更加凶神恶煞,望着就让人生畏。

有一次和家人在饭桌上吃着饭,天空中又飘来了口哨声,忽远忽近,我赶紧放下碗跑到院子里去,弟弟也跟着我跑出来,抬头寻视起来,看见了吗爷爷?飞鸟在我们家屋顶上空盘旋,阿妈厉声喊道,还不回来吃饭!爷爷还是一脸的笑着,怄不过阿妈的责骂,回去在饭桌上吃了一顿很不高兴的饭。什么飞鸟?那是鸽子,阿爸在一旁解说起来,那是别人花钱去买回来养的。鸽子,于是我生平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名字。

那口哨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继续蛮有趣味地追问起来,这时奶奶也发话了,那是用竹竿做成的竹哨,带在鸽子身上能让想要伤害它们的东西不敢靠近,主人也能很清楚地知道它们飞行的距离。

却似乎爷爷知道的更多一些,比如把它们带到一个很远而陌生的地方它们也能飞回来,雄性的鸽子是如何带领鸽群在高空飞行……爷爷说的好多,我却只简单的记住了这一点。我开始用另一种方式去认识爷爷,我的童年生活里所有好奇的事儿,在他那里似乎都能找到答案。

后来我听他说,有一个远房亲戚家也养了鸽子,那是在奶奶母亲的家乡,从我们家走路去也得从早到晚走上一整天的路程,那时,奶奶的母亲还在,听说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了。但身体还很硬朗,平时出行都不是问题,那时候爷爷奶奶也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除了爷爷身体还好一点,奶奶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记得有一年,是庄稼收成过后的季节,农忙已经过去,每家每户忙着做的事就是把收成好的粮食搬到楼炕上烘干。有的留着吃,有的留着用来年的种子,黄灿灿的玉米挂满整个小阁楼,门檐上,爷爷对我说,等过些日子我带你去你奶奶家乡,我说我不去太远了。他又说,你不是想养鸽子吗不去可别后悔嘞,然后自己又好不情愿地扭捏出几个字,去就去吧,心中却暗喜,爷爷终于答应了。那些日子以后吃饭睡觉都踏实。

终于那一天很快到来了,爷爷奶奶把每年吃不完的粮食拿到集市去买掉,那些年,在我的记忆里,每到赶集日,村里每家每户都会拿出好多吃不完的粮食运到集市去买。

带着铁铃的马车大清早就来到小河桥,而这里早就堆满了要运往县城的粮食,每家每户的都有,粮主们不用担心会弄混掉,马车夫们也是很记事负责的。这就是农村人的生活,每户人家的生计来源永远也离不开的,就是足下这片土地,农民也一直不断地操劳着它。

粮食卖掉了,奶奶买了一些营养品嘱咐爷爷路上别忘了落下,那是奶奶带给她的母亲的东西。她走不动了,就只好嘱托爷爷带去。

我也忘不了那一天清早,我和弟弟还在睡梦中就被爷爷叫醒了,说要启程了不然天黑都有可能赶不到。阿妈很早起来做好了早饭,阿爸去县城做活已经好几天了,爷爷就带着我和弟弟,带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吃过饭匆匆上路了。

奶奶拄着拐杖送我们出门,也嘱咐爷爷带好两个孙子,路上饿了买点吃的,我和弟弟却已走远,直到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头。果如爷爷所说,我们天黑了还是没有赶到,我和弟弟抱怨爷爷走得太慢,不然早就到了,说不定还看到了鸽子呢。

此时,夜幕里传来了马铃声,我们爷孙三人都听见了,爷爷站立了一会儿,回头望着马铃声传来的方向,看来得搭马车过去了,也只能这样了,天也黑了,爷爷虽然能走,但眼力是不好使了。还好马车夫刚好是那个村里的人,他把我们顺利带到了目的地。

爷爷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要给马车夫,却被他善意地回绝了,大爷不用客气,我只是刚好路过顺便载你们一程。说完便听他吆喝一声赶着马车扬长而去,马铃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爷爷拄着拐杖继续带我们上路。夜空中传来了忽远忽近的狗吠声,似乎这里的狗比我们老家的还要多,我叮嘱弟弟跟紧一点别落下了,手却紧紧地抓着爷爷的袖口。

小时候的记忆里,我还是会记起那种老旧的木门一开一合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那也是在外婆家也能听得到的,不知不觉爷爷也推开了我记忆里的那扇门。我们走了进去,一个满头白发面带慈祥的老人坐在自己的床铺上。

或许是白炽灯的灯光太暗,还是老人家的听力不太好使,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爷爷走上前去座到她跟前,那副喜出望外的表情里,和那沧桑的笑容里所流露出的慈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毫无疑问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我和弟弟,这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惊喜……

后来那个晚上只记得吃过晚饭我和弟弟很早就入睡了,因为白天走了一天的路。爷爷和她老人家的谈话如同催眠一样很快让我们睡着了……

次日清早,我们就得赶回家了,我不知道老人的生活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有时候真的很难明白她为什么送我们走出了那么远的路。最后还是停下来了,她知道的,终有一别。她送给我们的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礼物了,那自然就是鸽子,一对刚开始学习飞

行的小家伙。

有一天,它们终于可以飞得更高了,褪去了稚嫩的绒毛,换上一身硕亮的羽毛。看着它们从两只,四只,六只,八只…渐渐到每一天院落里都会有一大群它们的身影。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养鸽子的事成为年幼时光里的一段回忆,我也已经忘了是怎样结束一些事的

现在,和鸽子有关的事我也就说到这里,因为关于里面的好多人和事都已经不在了。我不想把他们写成我不愿想象成的样子,我怕我永远也办不到,就让他们留在心里,一直好在时光里。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微甜的回忆更多文章

0鸽子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