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_抒情散文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抒情散文> 牵手

牵手

牵手是一种幸福,是心与心的相通,是情与爱的交融,它让平凡的生活更富激情,让生命更加完,让岁月溢满花香,从此,一路相伴,在人生旅途中绘制出一幅幅优美画面。

苏芮演唱的《牵手》,曾风靡一时,如今再听,依然震撼。歌词简单,优美,一字一句,都是生活的真实写照。这就是平凡生活,无数人去找寻、去憧憬那手牵着手的幸福,把温暖深深地藏进彼此交叉的手心里。一次偶然的牵手,一次怦然心动的缘份,便开始了一份平淡中的浪漫故事。

生活在宿舍区,总能捕捉到温暖的画面,让内心涌起暖暖的情愫,感慨咫尺间的幸福。经常见到这样一对老人,白发苍苍,岁月的风霜刻在脸上,听说老太太眼睛不好,近乎失明,每次见她都是戴着墨镜,身体倒还硬朗。我不知道他们的年龄,但从走路的默契里,可以看出他们已携手走过几十年。

老太太挽着老伴的胳膊,两人迈着相同的步伐,走得稳稳当当,不时地耳语,声音不大,听不清说什么,从他们脸上绽出的笑容看,那是开心地笑,那是发自心底的笑容。老太太虽然看不到路,可以想象,路,在老太太的心里一直是平坦的,因为她安心地牵着老伴的手一起在走!在我们这急匆匆赶路的人群里,两位老人的淡定与从容构成了一幅动人画面,令我们驻足,令我们感动,周围的风景似乎都成了陪衬。

一遍又一遍地听着《牵手》,时间好象静止了一样,歌词很美。静下心来,琢磨着,一句又一句,“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地牵你的手”。是呀,如水的生活里,历经风雨,同甘共苦,一个眼神,一句问候,平淡的日子温馨且甜蜜。两位老人已走过人生大半时光,要说亲昵相知,要说争吵打闹,都已是过眼云烟,成为回忆。如今,两位老人之间的相互搀扶,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更是相扶到老、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幸福,更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最好阐释。

平凡的日子里,走过风风雨雨,相依相偎,相守相伴,简简单单地生活,快快乐乐地感受幸福。这是一种心态,与贫富无关,与相貌无关,与衣着无关,在那相依相伴的日子里,开出绚丽的花朵。

那天回娘家,无意中谈起这件事,妈妈讲了院里的老两口,也是我熟识的。他们刚退休那年,高高大大的胡老师在家里看电视,突发脑梗,经过抢救,治疗,恢复锻炼,右手右脚却是再也不能自如活动。几年时光里,老伴穆老师虽身形瘦小,却包下了她的衣食住行,带上胡老师,到周边县市旅游区游玩,说是让她散心,让她有个好心情。

他们牵着手,胡老师在前面步履蹒跚,身后是穆老师温柔的目光:“慢点走,咱不急。”每次想到这样的情景,我都很感动。幸福其实就在身边,快乐地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不再有追逐,不再有承诺,不再有誓言,只有明天的幸福等着他们。

春节时回家,给穆老师去拜年,胡老师坐在沙发上边嗑瓜子,边唠叨穆老师不给她收拾地上掉落的瓜子皮。

我看着他家干干净净,到处都收拾得利利索索的。穆老师象对孩子一样耐心,不急不燥地说:一会,一会就扫,你先吃吧。

他说:你胡姨呀爱干净,所以我也得学着她以前的样子做。他还打开衣柜,让我看他自己空闲时做好的被褥,他说,有时你胡姨不小心尿了床,连夜拆洗,可是床上也不能空着啊,索性多做点放着,也好有的换。

我说,你半路出家,做这些细致的活计,可真是难为你了。他说,这算不得什么,有她在我身边说说话,就算嫌弃我,我也高兴,我和你妈经常交流,你妈年纪更大,照顾你父亲才最辛苦。说得我眼里湿湿的。又说了会话,我起身告辞。二老牵着手坚持要送我,我哽咽着,祝福二老永远幸福。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每个人对爱情的最终幻想,也是生活的期盼,与对方相知相守,共同凝望太阳的升起,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体贴,相互信任,体会家的温馨与幸福。

2012年夏,父亲突发脑梗重度昏迷,脑干大部分栓塞,病危通知书让我们一度心惊胆颤。经过治疗,直到第十九天父亲才睁开浑浊的眼,虽然只有几秒钟,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一个月后,回到家里,母亲抚摸着父亲瘦弱的身躯,说了一句:“有你,咱就是一个家啊。”从此后,为了让我们安心上班,古稀之年的母亲肩负起照顾父亲的重任。说话容易,谈到照顾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天天一日三餐,日日洗脸喂饭,都要母亲来照看。

父亲自己左手吃饭慢,夏天还好说,冬天饭凉得快,母亲总是一边吃自己的,一边喂父亲,说无微不至一点不为过。父亲嚼不动苹果,母亲用小勺刮成苹果泥,一点点喂到父亲嘴里,有时,我们也会好奇母亲怎么那么多的智慧,母亲说,这就是生活吧,以前生活那么困难,你爸都不怕,现在生活条件这么好,不愁吃喝,我就是动动手的事,没啥。

去年八月十五父亲因为胆囊炎住院治疗,在家守候的母亲打电话到医院问询情况,母亲哽咽着说:我还愿意喂他吃饭呢,我还得拉着他的手继续走下去。这双温暖的手,这双勤劳的手,这双充满爱的手,手拉手,手牵手,十指相扣,胜过绚烂的语言,不需要寻找,不需要感天动地,只求心底那份安慰,那份坦荡,那份默契。走过一生,相互搀扶,淡定从容。平凡的父母,平凡的生活,没有惊心动魄,只因牵了手的手,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只求安心牵着手,一直向前走。

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以前经常与院里的阿姨一起出去散步。可如今父亲腿脚不便,不能出门,母亲就扶着父亲在屋里走走转转,看看外面的风景,遇到熟悉的老师也会隔着窗子打个招呼。

父亲自打生病后,善言的父亲沉默了许多,话也少得可怜,母亲就引导他说话。医生说,父亲病灶是在思维处,要多跟他说话,也要让他多讲话。

听母亲讲,没事了,就坐在沙发上,讲小时候父亲给我们讲的笑话和西游记里的故事,这些都是父亲最擅长的。讲孙猴子大闹天宫,讲猪八戒吃西瓜,讲到半路途中,母亲故作沉思状,说想不起来了,这时候,父亲就会抬起头,给母亲提个醒,毕竟这些故事都是父亲熟识的,都是在我们儿时听了不知多少遍的故事。那个时候,母亲最不喜欢父亲讲故事,说他都是瞎编的。

长大后,看了原着才知道,父亲的故事里主干并不曾改变,增加的枝叶无非是根据父亲的想象力改编,让故事更有趣味性。每逢周末,左邻右舍的小孩子们都会聚集到我家里,因为父亲带回来的新故事,源源不断。而这时母亲也会责怪父亲,好不容易回家,不说多干点活,就知道胡讲乱说,而父亲也就笑笑了事。原以为母亲是最不愿意听的,却不曾想母亲把这些故事已深深地印在脑子里了。

父亲是老师,专业是畜牧兽医,那时学校初建,没有教案,他找来材料自己编写,说起来这也是他最得意的事情。书中的动物也是出自他手,所以有时候画个猪呀羊的,三笔两笔就成了。为了父亲,母亲真是煞费苦心,从地下室里翻出几十年前的书,让父亲辨别。

从前父亲喜欢书法,母亲又投其所好,买来毛笔,在父亲面前写起了大字,哪个笔画写得好给予鼓励,哪里写得不好,父亲便指导,这样父亲的话慢慢也多了起来。

父母最喜欢京戏,电视基本上是锁定央视的十一套,这也是二老共同的话题。所有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而父亲的一丁点变化,母亲都会乐得象个孩子,向我们汇报。

岁月催人老去,时光憔悴的只是容颜,不管是年轻的,还是曾经年轻的,爱情终将演绎为亲情,一路同行,牵手走过春夏秋冬。而牵了手的手不再孤单,在风雨中互相扶持,精神上是互相依靠,在平凡的生活里一点点走过,在彼此交叉的手心里,守候一颗执着的心,相守一份真挚的爱,风风雨雨,相偎相依,听着曼妙的音乐,笑容在心里闪现,让独有的气息,将思绪包裹,在平凡的日子里,温暖悄悄停在掌心。

生活赋予我们很多很多,时间是疗伤最好的良药。我想,如果可能,将平淡的日子细细描绘,用不烂的笔头将每一个细节记录,让它们安静地躺在一个折好的箱里,待以后,从这只小箱里拿出一个又一个不再浪漫的浪漫故事,读一读,念一念,或许也能绽放出别样的美丽。

生命是一种里程,风雨路上充满悠扬的歌声,曾经的埋怨早已烟消云散,曾经的争吵早已随风飘散。生活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处处充满关爱,甜蜜与温暖是牵手后信奉的诺言。年华悄悄流走,风霜镌刻在脸上,聆听时光里的默契,阳光下相互依偎,夕阳下相互搀扶,虽然蹒跚,更加美好,幸福如此简单而又朴素,牵手幸福,幸福牵手。

(原创作者:雪雪竹)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冰晶泪晶更多文章

0牵手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