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吟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大雪吟

大雪吟

城里下雪了,感觉好脏;雾霾的天空落下的雪,可不就是不干不净的么?

我那时早上六时便起床了,收拾停当便赶往工车站点。这站点设在雄楚大街一间中百超市门前。与超市相邻的是建设银行,(那银行便是后来发生过爆炸劫夺运钞车的所在)。

街灯仍通红,而夜间的暴雪已改作细雪。我们立在银行自动取款机的门店里,仰望飞雪从高楼之巅落下,感到寒冷的同时,也感到无助。

我长长地吐着白气,满脑子里想着与下雪有关的事,一时间心态与现实格格不入。这雨汁经汽车碾压即时就融化了,湿水又渗入夜间堆积的雪被之下,使得街道上湿滑难行。

我是喜欢阅读的,那一时间便回想起艾略特的《荒原》,诗中写到女主人在冬天就去南方,在被子里捧书来读。可不是吗,这样寒湿的清晨,我多想就读于床被之中,既享受温暖又感受书籍带给心神上的快慰啊!可惜,一双无形有形的手把我的躯体由梦想中拖出来,领味现实的无情,怎叫人心情不为之沮丧至极呀!

我只到二十岁之后才立志读书,而当初在学校受教育时,对于书本知识是十分厌恶的。所以在许多年里,父母都对我于学习成绩一项不怀奢望,真可谓是任其自然。我是散放长大的,学校未作苛求,家庭也松于严教,用冯小刚的话讲,我上辈子积了大德,此生未受到读书上的虐待。那么作为一个自由自在的孩子,便能更多体会书本之外的乐趣,实是幸甚。

每年寒暑假,我都能离开父母的管束,去到另一个乡下,换一个村子生活,那几乎是天堂,既得到人间温情,又受享烂漫的天空,这就是到外婆家度假。(暑假里发生的事我好像说过,不提了。)

有一年寒假,我与妹妹一同搭车到王家店,下车后是外公来接我们。顶着翻飞的雪花到外公做事的油坊。然后小舅出来了,后头一二十里路则由他送我们。小舅推着自行车来,前头横杆上坐了我的妹,后头货架上坐了我。小舅跨上自行车,喊了声“坐稳当!”就歪歪扭扭骑上车,往九峰山后的深处骑去。

旷野是白的,路是白的,若无路边树,哪里分辨得出路和泥潭?大雪粒从山风中扫来,打在身上狂跳,落在地上直滚,风儿呼啸不停。这雪路走起来都不易,更别提三个人骑坐的自行车,行进时真的不稳当。这样顶风冒雪赶路,我却只顾感受风雪有趣,全然没有想到过车子会滑倒,还鼓着眼睛在高高低低的雪野里搜寻,以为会看到山雉或者红眼的野兔,都是些个妄想罢了。耳中听到风叫,远望九峰山,过了一峰又一峰,心里想着数到九后,拐个弯下个大坡,便能望见雪野中的傅许村了。小舅舅喘着粗气,狠命登着脚踏,车轮轧在冰雪上发出刺耳之声。除了这些响动,野旷天低,还真的很寂静。

我从小就怕寂寞,但是又出奇地安静。因为怕寂寞,就常能感受到寂寞。在外婆家,觉得那里又大又深,随处有新奇的发现,每一处坛坛罐罐连同缝隙都吸引着我,搬过来搬过去,这里寻觅那里摸索,将些个陈年老尘都尝遍,只到弄得精疲力竭方休。

在傅许村住着,有一年赶上过农历新年,村里开了灶,外公牵我踏着木头屐子踩雪去看。酒灶设在生产队的队屋里,糟池酒缸柴灶谷仓挤了一屋。屋子里流动着浓烈的酒香,暖暖地惹人沉酣。小窗子白亮白亮,隐隐看见屋外飘飞的雪花。

出酒时几个长辈端碗吃热酒,说着些我也不大懂不能记忆的话。落了一个长辈将酒碗递给我,“喝一口热的!”他高喊。我接住酒碗,当开水吞了一大口。酒热而少味,不像我想的凶辣,也不甚香。酒香其实是糟泥散开的。酒出完了,热灶大锅冒着热气,大家相继爬进热甑洗澡,“去湿气呀!”都嚷着。我最后也洗了,木盆就搁在大锅上,木甑罩着,热气就围住了,真的不冷。“这伢子,跟赤膊鸡一样,我单手也拎出去了!”人说我,我很感惭愧。

男孩子小时候放了鸭子,往往是父亲的不在身边,我就是这样。父亲都是过年在家的。直到我十四五岁之后他才调回来,一家人方得长守。

一年回家一趟的人,面对自己的孩子,慈爱多于严管。我的童年很自在,很多别的男孩不曾深味的乐事野趣、很多奇奇怪怪的差错,我很小便领略,这就造就了不同于别的男孩子的地方,那都成了我的人生财富。

我能在外婆家得到快乐,自然也学会珍惜与父亲的短暂相聚。有一年大雪天里过年,气氛年味似乎都很足,好像是在奶奶家吃过午饭,我与父亲一同往村后家里走,走着走着就兴起迎着风雪跑起来。我戴着一顶绒线帽,顶部有一颗纽扣,父亲揪起我的帽子纽扣提起帽子,尽力朝雪空一抛,趁我接帽子,他超过了我。

父亲不能过了正月十五就得离家去单位报道。他走了,我钟爱的龙灯和彩龙船便来了,挨家挨户地过。有一年我在自家门前的雪地上放了一串啄木鸟,那彩龙船见是个小屁孩,他们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舞起来,唱道:

金童点着了迎春鞭啦,咿呀嘿,

高堂要挂题金匾啰,呀孩子哟,

再拜年啦,划着!

一边划彩船,一边吆喝。我站在门前,迎着他们的表演,竟然呆了。母亲赶回家来,跑进屋里拎出两包京果给了他们,他们道了吉祥就散去。等他们走了,雪地上都是黄泥巴。那时候我就又感到寂寞着。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钱子傅更多文章

0大雪吟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