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写景散文> 风之声

风之声

风之声配图

〔寂静〕

风,在夜里,卸下装束,成了寂静模样,而我,与寂静并肩而坐,摊出一阙又一阙的心声。

要怎样一个剧场,才可以任由我肆无忌惮地表演,消沉,忧郁,不安,落拓,颓废,倔强,迷茫,沉寂,上场了吗?是什么一幕一幕谢下来?烦躁了,挥霍了,安静了,微笑了,然后呢?

我在暗淡无光的夜里,在懦弱和迷茫里,逃亡,逃避什么?选择,压力,还是茫然无措的自己?

风,来了,在耳边呼呼作响,我逆风奔跑,在夜里,在寂静脚下,沉重的呼吸,一波一波响起,一个人,倔强的脚步,可独独没有彼岸,没有清晰明确的终点。

陌生了,我不惧怕陌生,那是我用心丈量过的地方,我像一个孩子一样憧憬着,好奇着,我把心折成一只小小纸鹤穿山越水地飞过,飞向陌生而又遥远的地方,而我终将行去。

风,寂静着。时光,走了多久了,竟会毫无感知?是谁说过,完美的人生应当留白,别无选择时会有最好的选择,倘是如此,别无选择却又是好的。

似乎,心,安静了,不轻言悲伤,也不刻意去掩饰沉默,嘴角的弧度,微微翘起,我在微笑,我深知,那是该有的表情,因此,从不吝啬,从不夸张,也从不用心埋藏。生活,一路如此,安静着,也温柔着。

夜幕降下来了,暗色涌动,风,缭乱拨起披散的发,在夜色下舞蹈,不张扬,不桀骜,是轻而柔美的舞姿。寂静,披着夜的黑,在风里,微笑……

〔浅吟〕

风,浅吟,极尽温柔,在一个人的时光里,心,荡起小小的涟漪。

看见冬了吗?就在这里。清寒的风,吹来凉意,在冷寂的空气中,卷落片片,纯到极致的白,是我喜欢的,那是像婴儿般的洁净,不沾染世俗的尘埃,没有杂念,没有不甘,没有落拓,没有颓废,没有功名利禄的欲望,没有爱与恨的纠缠,没有宿命使然轮回交错的不安,她是只存在于短促的冬日里的柔软小生命,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洒落在我的眉眼,你的肩,带给我们单纯的小小的感动,于是,我们记得了,于是,我们落泪了,于是,我们笑了。你看,幸福,多么简单!

听见鸟鸣的声音了吗?在那棵树上,清脆的唧啾声,带着愉悦,跃然跳入了我的耳中,潜入内心,在心里,回荡,回荡。我想我是喜欢这种声音的,因为此刻,我的心,安静了,它迫使我伫足在这棵树下,仰望,聆听,那是来自自然的声音,而我,一直在贪婪地寻求。

阳光,倾泻下来了,在空中晕出金黄的光圈,伸出手,让它穿行在指缝间,我感觉到指尖来自阳光的温度,我喜欢阳光穿过指缝打在脸上的感觉,像温暖而甜美的梦,在我的指缝间,在我的脸上,在我心里发出轻微的呼吸,那是希望在心里蔓延的迹象,薄薄地铺落在我的脑海里,丝毫没有沉重感。心底,似有某种情绪悄然涌起,像被露水打湿的阳光,有些潮湿,却是暖的。

冬风吹过眼睑,有些迷离,一个人,看着脚下,细而渺小的尘埃,被无意践踏,而我,一如它,渺小地存在着,安静而倔强地行走着,生活,在这个并不安分的时间和空间里进行着。是什么猝不及防滑过脸颊,毫无缘由,却很放肆,轻易地滑落。

时光,走了多久了,竟会毫无感知?

鹅卵石小道上一如既往的静谧,庭前月季依旧盛开着,不似初时的袅娜芬芳,却也相当娇艳,长木椅上洒满了冬日午后的阳光,慵懒而安逸,竟让人不禁有了睡意。瞧,这样的时光,多好!我终究,是个太容易满足的女子,时间走得越快,便越发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些奢侈。

翻开放在桌上的《青春底站》,看到了〈伤心咖啡馆之歌〉中的几句话:“一路上总有太多跋涉与艰辛。当你苦不堪言,当你心如死灰,当你疲惫厌倦,你总需要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小憩片刻。”这几句话多好,无端地让人安静了。

心,飞到窗外,被阳光晒成金黄模样,温暖,涌起……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潋素月更多文章

0风之声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