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那年大雪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冬天散文> 忽然想起那年大雪

忽然想起那年大雪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2008年高二,我们坐在教室的中间位置,挨着暖气片和窗户。在老家,冬天都会下几场大雪,下完雪的世界纯净的像个童话一样。上午九点五十到十点十分要去操场做课间操,幸好下了大雪,操场上不会有奔跑而扬起的尘土,每次取消课间操,我们都很高兴的是吧?

所以,从来不带手套的我跟着同学跑下楼,去操场玩。冰凉冰凉的空气里,漂浮着稍纵即逝的水蒸气,从你的嘴里哈出来那都是暖和和儿的。

那一场雪不算大,但足以让我们开心玩耍,操场上鲜有植物,除了八个篮球架子和两个足球球门,就剩操场边上几棵光秃秃的法桐、垂柳和看起来壮壮的白杨树。在操场的北面儿,种着冬青还有一些我不知道名字的低矮植物,那些植物中间是一架歼六。一层一层雪花结结实实的贴在飞机上面,贴在植物叶子上,我们手里拿着的小雪球有的就是从那里收起来的,不过大多还是在足球场直接从地上两只手一合,一个小雪球就成了,速度要快,不然就没机会弯腰下身,头发上,领口上,后背上全是被砸过来的雪破碎的痕迹。伴随着空中乱飞的雪球,背景音乐就是此起彼伏的笑声,奔跑在雪地里发出的咯吱声和不绝于耳的骂娘声。

最让人受不了的绝对不是瓷瓷实实的雪球打在身上,因为穿的厚实,羽绒服也都蓬蓬松松的,打在身上的雪球就有那么一丁点儿被击中的感觉,就好像扔你身上一个毛茸茸的小枕头,雪花那特别的凉意并没有发挥威力。于是,在这个没有朋友只有敌人的战场上,某些披着羊皮的小狼就悄悄地从你身后一步一步靠近,在你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贴近你,然后温柔的一笑,以迅雷掩耳不及盗铃响叮当之势从背后伸手拉开你的衣领,扔个鸡蛋儿大的小雪球进去,那雪球已经因为紧张而化成小块儿的冰晶,那凉意,瞬间给你的感觉就是,就是已经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谁都不要靠近我。敌人退后十步,对着你那张体会着冰火两重天的扭曲到近似狰狞的脸,笑的那个灿烂,整个身体都在向你叫嚣:来咬我啊,你来咬我啊!

那个时候,学习算得上紧张,月考期中考一个接一个,排名像是一把一把的小飞刀,贴一次扎一次小心脏。可是关不住我们活蹦乱跳的青春:拿个塑料瓶,接满水,在盖儿上扎个眼儿,就能你追我躲的绕着整个教学楼跑上半小时;给我一张纸,给喜欢的女生写情书,苦思冥想,比做语文试卷写篇作文要认真个几百倍;明明早上起不来,宿舍熄了灯总有一个人说出大家的心声:再聊会儿,睡不着,于是,查宿舍的老师来了一抓一个准儿。偷偷去网吧通宵,雷打不动的在蛋加馍里加上两片儿辣条儿,豆浆是用长长的塑料袋儿装起来的;午休不睡觉操场打篮球被班主任抓到;中午洗完头发跑到教室趴桌子上晒太阳,晚自习下课前十分钟收数学作业本,早上总是做最后一个到教室的人。

那个时候,不懂太多责任,没有多大负担,只知道要好好学习,多做题才能拿高分,和朋友好好相处,不要和谁结怨,要对所有人都好,即使不喜欢也要学着去微笑。回想起来美好的回忆一箩筐一箩筐的都放不完。

青岛五年多的时间,没有下过一场淋漓尽致的雪,那年家里下了暴雪,雪都能没到膝盖,青岛下着小雨冰凉渣儿,最讨厌这种不阴不阳的东西,看着像雪花,落地上就是雨。可是,时间在往前走,雪花再铺不满道,也是要向前走。只是身边没了人有那种恶趣味,反而甚是想念。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忽然想起那年大雪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