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卖的乡音-——纪念那渐渐逝去的土话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被拐卖的乡音-——纪念那渐渐逝去的土话

被拐卖的乡音-——纪念那渐渐逝去的土话

前些日子在餐厅里遇到一个知道我们金堂的大叔,当我说我是金堂人的时候,他很惊奇,“怎么一点也没有听出你金堂的口音来啊?”

是啊,我也很好奇,从小到大在成都的这个小县城生活了二十余年,到头来别人说你根本没有一点本来的乡土味道了!记得2002年上初中的时候,有外地的同学说,“你们金堂这高板话太难听了,在成都一听你们这口音就知道你们是高板的。太粗鲁,太难听了。”当时只觉得自己满口是高板语音而感到耻辱,同时又因为歧视而感到愤懑——好歹我也是高板镇上的人,是吧?后来2010年,首次出了大四川,去重庆游荡了一周,而当下火车乘上大成都到高板的车时,听见三两个满口高板味的乡音而倍感亲切,我知道我就要到家了,我知道我靠近了我的乡亲了。而今,才来成都上学两年多,却不知不觉在被许多外来文化所同化着,也摒弃着那口粗暴的乡音。我不知道我以后有孩子后,他是否还知道这世界上曾经有一种方言叫“高板话”。

我们曾经因为天南地北,不同的语言造成的障碍而倍感烦恼,因此“大一统”始终是一个于国于民有利的好方法,语言也是如此。粤语、藏语、蒙古语、维吾尔语……太多了,不适合大中国各族各地人民相交相融,于是我们提倡普通话;汉语、西班牙语、法语、俄语、拉丁语……太杂了,不适合全世界民众交流合作,于是我们推崇兼有世界语功能的英语。这样全民的大氛围下,我们看到了祖国各族人民普通话是一代比一代说得好,世界各国人民也是英语一代比一代说得溜。可是我们本来的乡土文化呢?

同寝室,有个妹子来自广西玉林,一张嘴,哪怕说的是普通话,读的是英语,也听得出那细腻声中的独特味道。作为一种文化标志,在当她陷入茫茫人海中,只要她一开口,我们就可以给她地位,找到她。与她来自同样文化背景的人,也是及其容易寻找到着拥有共同根的兄弟姊妹。我们学英语,有英英,有音;美音里面南北人民说的英语又不一样。一个地域自有其包含自身的文化,区别于其他地区,其他文化,当然区别于其他的语言。广西妹子生活在成都这片土地两三年后,我们偶尔也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语音中隐隐的掺杂了不少川味在里面。于是,从一个人的语音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他的根,还可以看到他的生活轨迹。

局域于一隅的地方语言,终究还是上不了大台面。过去有一朋友,上大学时还不是很流行普通话,他干了一件事,却让自己下定决心不再说家乡的方言,哪怕是当初我们如何恳求他试一试,他都婉言微笑谢绝。这是一件什么事呢?说来也是极小的一件事,就是大学开学伊始,他说的一口方言,从来没有人听懂过,甚至有不少人问他,“兄弟,你是日本来的吗?说的是日本话吧?”他的心头受过这重重一击后,当然只能够含泪放弃自己说了十几二十年的语言。像我说的这高板话,也让不少同窗抱怨过,“你说的这是什么语言啊?好奇怪哦!”于我而言,于我成千上万的乡亲而言,却是如此的熟悉、亲切与可爱。可是没有办法,人在外面混,假如别人听不懂你在表达什么,自己的思想理念都无法有效的传递,那简直还不如就把自己困在一个笼子里与世隔绝。

越是区域的,越是狭小的,在这个大融合的竞争社会,毫无竞争能力,只能够慢慢地被侵吞,一点点的被正统侵蚀。现如今,有多少父母愿意自己的小孩口里面含的仍是一口蹩脚的方言?有多少学校的老师还在被容忍用方言上课?外语考试要过级,笔试加口试。中国人说中国话也要过级。过什么级?普通话专业水平测试。没有过,特定行业,例如教师,怕是没门了。教师普通话过级,教给学生的,当然也只能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以此促进语言大统一。可怜我父辈说了千百年的土鳖子语言,终归要葬在时代的洪流下。倘使有一天,别人对我说,“姑娘,听你口音,你是?”我只能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中国人!”而且恰好他是用英语对我说,“according to your accent,i can’t tell where are you from.”我想我会很自豪的对他说,“i come from earth!”

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乡音,拐卖到了何处,我要去何处寻找我的根。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被拐卖的乡音-——纪念那渐渐逝去的土话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