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格长在炊烟袅袅里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我的性格长在炊烟袅袅里

我的性格长在炊烟袅袅里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看我,我对自己却有这样的一种看法:幼稚里装着成熟冷漠里埋葬藏着脆弱,浮躁而又谨慎!

我一味的认为这就是我,或许还会过之,因此常常带来矛盾,我想了很久,其实,那与我的成长息息相关。

我的童年,好像是与泥巴,小麦,玉米,还有大铲车联系在一起的,在那个年代,我总感觉肚子永远是饿的,觉得好吃的东西,一定给母亲放在哪根横梁上,让我吃不到,所以,像只猫一样注视着一根根梁,结果却是碰一鼻子灰,我总容易饿,我记得那年只有六岁,我永远的玩具好像都是父亲给的,木质陀螺,小车,弹弓,不过对于那样的时代,未开眼界的我,那都是一种乐趣,从来都不会嫌弃,那可是父亲唯一擅长的活计。

乡下的岁月,乡下的一切,在我能记起事来,似乎是永远平凡的,每天都有干不完的农活,每天吃的饭永远都是一个菜,每天的傍晚都会有炊烟挡着夕阳的余辉,麻雀在枝头叫个不停,而我也是每天感觉饥饿的,那样的日子直到后来,没人种小麦,转为种玉米的时候才结束!

那段日子,我怎么也忘不了,常常熟悉在脑边,春天,总是套着牛车耕地,那种常常别人乐道的季节,对我而说,常常是风沙迷了眼睛,口袋里总会有掏不完的尘土,在老牛后面永远都是蓬头垢面的样子,夏天,地里的草就像老鼠一样,拼命的往出来钻,扛着锄子,一棵一棵的清理,苍蝇和蚊子饿的发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但少不了起几颗红包,秋天,是忙碌的,丰收的喜悦好像从来没出现在他们脸上,脸上只有污垢,他们的地,结出自己果实,收获就好,从来都好像是金秋的烈日打湿衣服,变得汗淋淋,变得僵硬,冬天,那是很难熬的日子,我记得是要和父母去捡煤炭的,总是起在天黑,趁着天亮,去收获那么一袋,所以,那段日子里手习惯了黑色,那段日子我也开始学会了煮稀饭,母亲也常常说不要懒惰,自己手里的东西最值钱,可是为了生活,我和家人没觉得委屈,倒是那么的坚强,

后来,日子真的很好,我这种没出过乡村的孩子,上了城里学校,我是新奇的,也是无知的,我发现以前的我是多么的卑微,我恨那样的出生,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城里人,城里那么的美好,可以看各样的东西,有好多的食物,好多的连名字也叫不出的东西,那时,城市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发誓我要做个城里人!这种想法贯穿了我整个中学时代,这种梦也撕裂了我平静的心境!

我不说清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开始变得无心起来,周围的事物就像小时候的日子一样,来去匆匆,来去无觅,内向的性格常常都是在沉默中爆发,后来,我拼命的努力学习,我发现自己获得那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缘分?突然涌来那么几位女性朋友,愿意和我分享,那时候我一点也不内向,她的正直和开朗对我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我是感谢她的,我终于逃离了农村,一晃日子才发现过了好久,我总记得她的眼睛里有道光泽,像夜空里的星划过!

现在一想,其实怎么也没走出农村,阳春三月的时候,我也知道是日子该种玉米了,六月炎炎,又要除草施肥了,九月丰收,又该蓬头垢面的样子了,冬月,在不用劳累了,只是父亲老爱站在高处,向被白雪覆盖的农田里伫立良久!即使城里了依然有乡下时的心态!

我对城市的向往早已没了中学时代的那样憧憬,每当夜色将我疲惫的身心扔进柔软的床上,思绪常常游离到乡下,其实我却那么的清醒,我记得袅袅的炊烟挡住了夕阳,麻雀叫着不停,昏暗的灯下一家三口!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网友推荐更多文章

0我的性格长在炊烟袅袅里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