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吧>日志>情感日志> 时间,一场趋光运动

时间,一场趋光运动

几日前,母亲半夜十一点多给我打电话,我小心翼翼的问:“妈,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因为我们之前定的打电话时间是十点,这么晚,我怕他们有重大事故,紧急情况,忐忑不安。

母亲说:“你都走了两个星期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我都想让你给我们铺床了”

我在电话的那一头,半开玩笑的说:“那你把床搬过来,我帮你铺好,然后再搬回去啊”。

其实知道从家乡到现在求学的地方,一千八百多公里,母亲也不可能,为了让我一个铺床举动,千里之外,把床搬过来,只是借口罢了。但很奇怪,铺床这个行为,我大概坚持了十年之久,只要平时寒暑假在家,都会每天去父母房间里铺床,并且由每晚十点铺床,慢慢地改到了现在的八点,甚至七点,当然父母有时候也会责怪到:“现在太早了,又不睡那么早”,但是能看出那是一种嗔怪,并没有真正埋怨的成分。就像小时候我特别喜欢下雨天,不是因为喜欢玩水、淋雨,只是那样,父母就不用出去干活了,因为他们的工作是在室外,一下雨,就没有办法出门了,可以睡一天,或者陪我和妹妹打一天扑克等,典型的北方娱乐活动。

当然那会,作为小孩子的我们,不会想到生计,不会想到父母的压力,只是单纯的觉着,想让他们陪着,伴着。

现在假期回家,父母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天天喊我起床,允许我睡懒觉,父亲唯一的理由就是:现在女儿跟着我们,就要随心所欲,多享福,以后上班就要天天赶着时间上班。哪能睡懒觉。

其实那会,我听着是热泪盈眶的。

父母给我定下找男朋友的标准:一不要家族里面有赌博的;二不要家族里面有人坐过监狱的;三他们必须要去人家家里看一下。想想人家的父母,都在要求男方的经济条件如何如何好,而我的父母竟然一条都没有提到。其实前两条,我都是可以理解的,最后一条,我开玩笑的说:“如果我找的什么漠河、海南之类的,你们岂不是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吗?你女儿又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但是年迈的父亲严肃地说:“再远也要去,我女儿就是我的公主。”

那时,我竟无言以对。

大多的情况下,我们处在二十几岁的年纪的人,都会想要去很远的地方,走很远的路,看更多的人与事,有时候会迷离、犹豫,甚至彷徨,但是我们会被别人需要,那就是父母。用寥寥的话语,伴着我们。

千里之外,他们白发苍苍。

童年就像一场趋光运动,如今的我们,只是在延续幼年的本能罢了。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木同小青更多文章

0时间,一场趋光运动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