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没有回家_情感日志
当前位置:随笔吧>日志>情感日志> 过年没有回家

过年没有回家

很多时候感觉自己老了,很高兴,这是错觉,我还很年轻。去年回家的时候,老是感觉到父母老了,尽管他们还算年轻。很不幸,这是事实。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的人大有人在,我就是其中一个。

朋友说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的父母老了,那是真正的长大了。我说,为什么?他问我理解自己的父母吗?我被他的反问弄得莫名的不知所措。可是他仍没有给我合理的答案。

他或许是在逃避问题,或者根本就没有准确的答案。我也在逃避吧,不然当时我为什么没有追问下去。从感觉到父母将要老去的那一刻,我就开始试图逃避这个问题。可是逃避不了时间在每个人的父母的脸上留下痕迹。终于,在去年离开家的火车上,我突然想明白了,那不是逃避现实,而是在逃避自己的心灵。有谁能够逃脱的了自己的良心?

我没有试图逃避良心,我想抹掉一些记忆。可是没有人能够答应。时间也不允许。面对良心我只能无奈的不去想。工作受影响,只能去娱乐和游戏。这让我在业余时间感到内心充斥着大片大片的空洞与虚无。曾经在年少的时候也是经常去游戏厅,回来以后却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内心的这种感觉。只能愚昧的去暴躁,去宣泄。姐姐说看见我这个样子很心疼,因为她也曾经像我一样空虚过。她的这句话让我泪流不止,像一个会随时敲响的警钟,锥在了心里。

我想,她的空虚或许是因为经常记挂着这个普通的家,记挂着将要老去的父母,记挂着不怎么懂事的我。那我在她记挂我的同时又在干什么呢?在轰轰烈烈地游戏?在没心没肺地睡觉?在恍恍惚惚地遛街?记得有一篇文章说:好东西都是业余的,或者说你一定把它留给业余。就像爱情是业余时间里的事,老婆孩子也是业余时间里的事。

我感觉这句话说的有道理,就按着它来审视自己的业余,结果让人可笑的是,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从来没有呆在家里过,从上学到现在,我几乎已经把家定义为“驿站”或者“旅馆”了。看来我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人。这一点妈妈应该认识比较早。

记得小学时,经常偷家里的钱去玩游戏,被妈妈发现后就是一顿打。她抽坏了两条细柳枝,也帮我抽掉了一生当中最暗的黑点——偷。当时我还不懂事,只记得屁股上火辣辣的疼,还有听到妈妈躲在房间里传出来的哭泣。现在终于我良心发现,她不是在打我,而是在打她心里的一块肉。爸爸在外地出差,根本不知道家里出了一个家贼。当爸爸回家两天后,突然问我怎么放学不去玩游戏了。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早就知道,只是没有和其他人说过。然后又问我妈妈知道这件事情了?我说是。他笑笑对我说:“你可以不顾一切地玩,但最后你必须收拾残局。”现在再看爸爸那张有些皱纹的脸,我想爸爸一定吃过很多苦。我不敢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人的一生中,有人会没有痛苦。只是有一些人把它们藏在了内心深处,或许父母就是这么一种人吧。

每天浑浑噩噩地从梦里醒来,看见绚烂的阳光像父母充满理解的笑脸,它从云层里走过,然后普照大地。有时候,头顶上会传来飞机轰隆的割裂声,慢慢地划过有些透明的蓝天,留下的痕迹那么长,那么长,我的思绪会戛然而止。只到冰凉的泪水给了嘴唇一点点的咸味以后,才一点点地清醒过来。原来和记忆里的疤痕,那么相似……

我有很多种花式眼镜,却从来没有一次回家给妈妈买一个老花镜,我有各式各样的刮胡刀,却从没有给爸爸换个新的剃须刀。每次快离开家的时候才想起来忘记买。而看到床上母亲为自己准备好的齐全的行李,我只能落荒而逃。却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因为来的匆忙。

今年过年没有回家。在离家遥远的北方下了很大的雪,我站在空荡荡的马上,发现和雪交织在一起的灯光变得有些迟钝,有些恍惚,放射着湿润。明天的阳光还会再来吗?我想会的,就像雪一样天使般飘下来。

或许,每个人的父母都是最美丽的天使。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梁晨更多文章

0过年没有回家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