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村教师的一天_教师日志
当前位置:随笔吧>日志>教师日志> 一个乡村教师的一天

一个乡村教师的一天

六点钟,天刚蒙蒙亮,闹钟准时响起,我也从床上应声而起。匆忙的洗漱之后,我就开始跳绳,不是为了锻炼,而是为了减肥。不到三十岁,我就发现自己身体有了一个致命的弱点:不减肥就要增肥。自从前年咬牙使用“饥饿快速减肥”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把体重从138斤硬是减到116以来每天早晨近十分钟的跳绳运动便必不可少了。

六点十五分左右,跳完绳,便下楼去准备早餐之前不能叫醒在熟睡的妻子,妻子已有八个月的身孕,“大腹便便”,特能睡。自从她有身孕以来,我们就再也没有到外面镇上去吃过早餐了。10分钟之后,早餐准备就绪,妻子也已下楼来,我们开始吃早餐。

六点四十,我们骑摩托车去医院。妻子在医院做护士。因为最多只有五个月的产假,所以只能尽可能将假期留到产后。到医院送完妻子,我便去学校。一般,我会在7点十分前到校。

学校是七点半上晨读,平时,我往往会直奔教室而去,但今天必须先到操场上走走。因为,下个月学校将组织一个“全运会”,本班也就组织了田径队,篮球队。我规定队员们必须在六点五十到七点二十分之间自行训练。今天是训练的第一天,队员们的训练却很不错,都在无声而有序的进行,看来队员们已领会我的意图。尤其是篮球队员,没有一味地打半场,而是一人一球,规规矩矩地练习运球,投篮,这对于他们这些篮球尚未入门的学生来说已是难能可贵了。

七点二十分,我进了教室。自然,教室里空了许多座位,但读书气氛却很好,刚在讲台坐下,便有三五名学生上来缴伙食款。这是一个令我头疼的事情。本期开学以来,学校实行“围席制”,学生统一在学校就餐,一块二的标准已经很低的了,可学生们仍然交不起这个钱,今天你一百,明天他一百,有的拖到快要放假时都还交不清。教育部的“一费制”倒是喊得挺凶,小学几十元,初中一百几,可那只是学费,加上各类杂费,期期都是四百多,虽然没有增加,但要说“减负”就根本谈不上。如果是远道学生读住学,一个学期下来,至少也要一千多,所以一到收费,班主任老师便会头疼。家长中常有提困难要求缓缴的,不交的,也有因不理解而到学校大发牢骚以至漫骂的。

七点三十分,全部学生进教室晨读,我开始收缴期中考试成绩单以及上周末布置的竞赛作文。成绩单上签有学生家长的意见,多是“希望”“期待”之类的话语,从中能看到家长的心情,更能看到自己肩上的责任。作文竞赛是一次全国性的征文,区教育局布置下来的。人人都参与。每个班选出三篇上交学校,一个学校选六篇送教育局参选。星期三以前要交上去。我任了两个班的语文,一天必须看完一个班的作文,星期三才能按时上交。学生在下面读书,我在上面埋头批阅作文,根本没时间去抽查学生的家庭作业情况。心里说,这两天就免了吧,有空再说。

八点,铃声响起,学生们奔食堂就餐,我也回到办公室,继续评阅作文,这时有老师进来诉苦。说是有家长抨击学校巧设名目,敲诈学生。原来学校准备学兄弟学校的经验——每天为学生补上一节课,而向每位学生家长都发了一封征求意见的信。不想家长都是如此看法。该老师很是气愤又讲到班上的种种烦恼事:学生不读书,只学坏,抽烟,偷窃,“买码”,拉帮结派,甚至学会了“放高利贷”。小小年纪的学生,流氓习气,痞子作风,赌徒心理,早已初见雏形。加上半数以上的学生家长长年在外地打工,十四五岁的学生毫无管束,光凭教师怎么能扭转乾坤呢?面对同事的抱怨,我也只有伴之摇头苦笑的份。因为,他讲的并非只是个别现象,比率应该在百分之十以上。所幸的是本班的学生所涉无几。不过,班上个别男女生“早恋”现象比较严重。这些学生自己的学习成绩下降不说,还严重影响了本班的班风。曾经找他们“促膝”谈心,大道理,小利益,心窝话、老实话讲了一大堆,可见效甚微,令我又多几分头疼。

整个上午,我没有课。我的课在下午的第六七节。但因为那两班的作文,我不得不整个上午呆在办公室。两课时下来,我就头昏脑胀,但从中也发现不少值得欣慰的事情。一是学生的作文水平已有明显进步。原先作文不行,语文基础差的学生,此次居然能够自行选材,立意、拟题,且能将自己的生活经历融入文中;原先作文基础较好的学生在此次作文中更有上乘表现,不仅立意新颖,言简意丰,且语言已形成自己的风格,令人眼前一亮。二是从文中不难发现,许多学生已经能够领会家长的良苦用心,自我责任感明显增强。是否他们真的已经长大懂事了,开始独立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了呢?但愿如此。

第三节课下来,有名女生跑进我的办公室。她低着脑袋,双眼噙着泪水,嗫嚅了半天,才开始说话。她是我们班的两名孤儿之一,自小父亡,母亲抛下她远走他乡。她由老实巴交的爷爷奶奶抚养至今。开学时,开家长会,她奶奶给我讲了他们一家的困难,一再叹息自己的无能,供这样一个孙女上初中都已是非常困难,尤其提到每餐一块二的伙食费他们的确会交不起,希望我能向学校申请补助。但是,特困补助每期仅有五十元,杯水车薪,能济何事?开学以来,她的住学费,伙食费(共450元)一直未交,我也不好意思去催。这时只见她掏出一百块钱,同时问我是否能够帮她转一下班。她说她爷爷又病了,没有钱治病。她不想再增加爷爷奶奶的负担,想退出重点班不读住学,(重点班的学生因为晚自习要集中辅导,所以全部都要读住学),这样就可以省下一些钱来。我的心酸了。为她的处境,也为她的小小的年纪心灵上所承受的重压;同时,我也颇感欣慰,为她的成熟懂事。有人说:“苦难是一所大学”,这也许对她的人生并非无益,是的,我是应该帮她,但绝不是帮她转出我的重点班。因为那样的话,对她太不公平。

这一班的作文,我一直看到中午十二点,也终于从中选出了二篇较好的作文进行了适当的修改,准备上交参赛。虽然还有一个班的作文得批阅,但今天是没有时间了,因为中午班主任要开会,第六七节我又要上课,下午还要进行篮球训练,田径队的训练。

等我到食堂吃完中餐,第四节课下课铃声已经响起,学生鱼贯而入开始就餐,我察看了本班学生的就餐情况,毕竟全是八年级学生,男女生都颇有了几分君子之风,全然没有原先家长们所担心的抢饭菜现象。

这是,喇叭声再次响起,班主任老师开会的通知,我也就出了食堂,来到办公室,会议主要是要求班主任配合学校组织学生做好“全运会”的准备工作,尤其强调学生的着装问题,为了开幕式统一着装,本期新进的学生必须全部订制校服,每套48元。一听到收钱,所有的班主任就头疼,虽然我班只有十多名学生要订制,但我总觉得又是凭空增加了学生家庭负担。

会议拉得很长,一直到第五节课上课时才结束。拖着疲惫的身子,我一回到办公室,倒头就睡。长年以来,我早已成习惯,午睡是雷打不动了,不然下午上课便没了精神,更何况是两节课连上。

放学后,我来到了田径场,先陪学生进行了一圈的变速跑。有其他班的学生很诧异,可能是诧异我不像是老师而更像是一个学生。然后,我又陪学生进行了一次百米跑。想不到,我竟然很吃力,还跑班上学生不赢。记得三年前开运动会,我带班上学生进行百米训练时,那时我可是想等一会就等到一会,想超过时就一定能超过的。在师范时,我是班上的接力跑选手,也是校运会第一名的长跑选手。参加工作的前三年,我也一直任体育专职教师。现在看来应该是我自己的体能大大退化了。

五点钟,学生就餐。我也骑车回到医院,妻子一般已煮好饭,洗好菜,只等我回到家后炒菜。从炒菜到吃饭,我们一般只须半个钟头。只是饭后收拾清洗,再加上两人洗澡,洗衣,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做下来,时间就到八点了。我们俩都很害怕左右邻居前来串门,更害怕那种一屁股坐下来就不动了,东家长,西家短的跟你唠叨没完的人。遇上这号主,你不陪有点失礼,如果真的陪他,“倾听”他唠叨个没完,那又是一种折磨。

我们一般会在八点前进卧室。妻子坐到床上半躺着看书,我则坐到书桌前写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教育心得啦,与学生的同题作文啦,还有一些可能永远也无法发表的小说或者散文。我们这里没电视机。“少看电视多看书”成了我们生活的原则。

十点半,我们准备睡觉,妻子因贪睡,早已酣然大睡,而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白天那女生的哭诉犹在耳边。睡前,我看了《读者》上的一篇文章——《穷人的资本》。文章写的是一个感人的真实故事。作者曾资助了一名贫困女生五百元钱,一个学期下来,那名女生除了上缴三百元学费之后,居然只花了一百块钱。一个学期,三百块钱,她到底是如何过下来的,我们无法想象,也令我的心悸动。我也由此想到我们班上那些只往零食店的学生们,两厢对比,心下唏嘘不已。同时,一个方案在我头脑中已经成形:以班团支部的名义发出号召:“少吃一份零食,多献一从爱心”,号召本班学生捐出自己的零花钱,我自己也算一份,那女生的二百五十块钱的生活费不就有着落了吗?

想到这,我心坦然,沉沉睡去。

2004年12月6日晚写于医院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山水绿更多文章

0一个乡村教师的一天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