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打扰谁的平静_心情日志
当前位置:随笔吧>日志>心情日志> 不曾打扰谁的平静

不曾打扰谁的平静

清晨被室友的惊呼声吓醒,外边下着雨,浓浓的起床气,叹了声默默起床拎着伞出门,其实是不喜欢带伞的,想着昨晚才洗的发,还是觉得不能作懒。这只有吃才能制住起床气的脾气心里默默的鄙视了自己一把。雨偶尔打在身上,大约是台风的原因,一上有风不停掠过。枯黄的叶子粘在路边,还有一地的落花,大约秋天来到了这个充满紫外线的城市。学着小时候的模样挑着水坑踩个不停,心里倒是平静不少。在一片寂静中,想起了杜涯还有一首我爱的词:

“一个上午,悬铃木落花一样飘飞

这座城市看起来像个破败的花园

每次我出门都看到了那片树林

我总是走近它,仿佛它是我的命运

仿佛是它使我迅速衰亡

仿佛我就要喊出一个遗忘的地名

比如:“春天”、“栗树”、“山岗”

或者“风”、“流逝”,但这些都不是

街头有一车车的黄花被人买走

像秋天的风声又被我听见

每次我回转身都看到了那片树林

我总是看着它,我总是喊不出声,仿佛我的爱情

我衰老的上午

我望不见远处的山

我追赶一车的黄花并看着爱情走远”

懂她,又不懂。默念的时候仿佛看到了黄花的凋零,仿佛落叶上有她的爱情。

这个城市的树长满了落地的须,像垂帘还有不愿人知的婉转,风过时会轻轻的扬,更若一种哀悼和离别,握在手中的粗糙感,我与它相对无言。我记得还在雨中,我似乎感觉我的伞想要遮起一片雨,为那满地的叶、落花还有地底深处中传来微末寒气。雨滴在丛簇的间隙中落在我的发间,淌过我的眉角,我的眼还有唇边,在久而短暂的叹息里奔向泥土,响声清脆,在地底濡湿、破裂,并带着干净的微笑。是它在说呀,若尚有一丝气力,将不遗余力地欢畅,是它在说啊,若尚有一分信念,将奋不顾身地相信和爱。

我看到风从南方吹来,我知道,我该伸出手,慢慢的感受,它会和我说余晖、向日葵还有小城。我想起小时候奔跑在稻田里,躲在收割的稻草垛里,还有稻梗中的阵阵清香。

闭上眼睛哦,彼时应是唱起儿歌,透过淡淡的雨幕,看着鸟儿飞过矮矮的篱笆。

默念着一首词,我走了好远好远。回转身,看到了走过的林径,我看着它,看到一些人走过来一些人走过去,我闻到路过的馨香,不曾打扰谁的平静。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堇年更多文章

0不曾打扰谁的平静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