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

神来棋牌官网: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

★阅读这本书,了解伟大作家真实动人的另一面。重走纳博科夫在美国横跨几个州、写出了《洛丽塔》的旅行路线,探寻马克?吐温在夏威夷的奇遇,攀登那座曾经鼓舞了凯鲁亚克的山峰……文学并不高高在上,文学家也并不神秘莫测,他们如同你我。 ★阅读这本书,做一名真正的旅行者,不再做走马观花的观光客。无论是M. F. K. 费雪的“终老居”,还是达希尔?哈米特的黑色旧金山,都为旅行地本身增添了无尽的魅力。不对外开放的故居,作家生前偏爱的餐馆,追随伟大文学家的生活轨迹,即使是异国他乡,也会一见如故的感觉,因为一草一木都有情感,一砖一瓦都有故事。 ★阅读这本书,逃离日常生活的窠臼,坐在自家的扶手椅里游遍世界。即使没有环游世界的钱和时间,我们也可以从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去广阔的天地间,与伟大的灵魂交流。由《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精心计划并实践的文学朝圣路线,让你身在家里,却如同参与其中,说不定某一天你也可以效仿此法,来一次属于自己的文学寻踪之旅。

内容简介

纳博科夫如何在穿越美国的旅途中写出了《洛丽塔》?

神来棋牌官网,刘易斯·卡罗尔如何创作出了《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爱丽丝·门罗与温哥华这座城市之间,有着怎样深层的联系?

博尔赫斯在故乡布宜诺斯艾利斯留下了那些痕迹,这座城市又如何塑造了他?

本书是《纽约时报》“文学履途”专栏的集结,收录了38篇与伟大作家有关的旅行地的游记。风格各异的《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用文字带领我们探寻文学家在自然与城市中留下的“遗产”,以及他们创造出的那些不朽作品的源头。

 

精彩书评


  这些优雅、周到、才华横溢的专栏作者会带你去你从未能想象到的地方,带你去你梦想去的地方。这对于那些会问“你的故事怎样来的?”或那些喜欢旅行或期待旅行的人来说,真是太棒了。
  ——杰奎琳·伍德森,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

  灵感的盛宴!这本书不仅指引你的想象力,或许还会激发几场文学旅行。
  ——比尔·布莱森,游记作家

目录


前言
美国
马克·吐温的夏威夷
那座鼓舞了凯鲁亚克的山峰
滋养身心的房子
黑色旧金山
在美国西部,追随纳博科夫的脚步
找寻弗兰纳里·奥康纳
走在罗斯记忆里的街上
玛丽·奥利弗的大地与词语,普罗温斯敦的吟游诗人
在普罗维登斯寻找洛夫克拉夫特的灵魂
在缅因,蕾切尔·卡森的崎岖海岸
欧洲
在爱尔兰,追寻叶芝游荡的灵魂
诗歌造就了我:赫布里底群岛之旅
德古拉伯爵出生地,不是特兰西瓦尼亚
在牛津,寻找爱丽丝的奇妙世界
在英格兰海岸,托马斯·哈代创造了自己的世界
血、沙、雪莉酒:海明威的马德里
詹姆斯·鲍德温的巴黎
伊迪丝·华顿的巴黎
在战争的恐怖下,滨海萨纳里是阳光普照的避难所
在里维埃拉阳光下,菲茨杰拉德找到了他的归宿
雪莱与拜伦熟悉的日内瓦湖
寻找伊舍伍德的柏林
在德国,那条韩塞尔与葛雷特走过的小径
越过那段不能承受的黑暗历史
田纳西·威廉斯的罗马时光
埃莱娜·费兰特与那不勒斯,此时与彼时
远方
爱丽丝·门罗的温哥华
在爱德华王子岛,寻找绿山墙的安妮
牙买加·琴凯德的安提瓜
诗人的马提尼克
虽远却真实存在的哥伦比亚
在智利,遇见聂鲁达的生活与爱情
博尔赫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幻想充盈的城市
在埃塞俄比亚,兰波找到安宁
在圣彼得堡,过去的诗人是此刻的向导
奥尔罕·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
斯里兰卡,疏离与欲望之岛
在越南,文学与禁忌之爱
致谢

精彩书摘


  和其他度假胜地一样,夏威夷也徘徊在幸福与无聊之间。戴维·洛奇(David Lodge)曾在他的讽刺小说《天堂消息》(Paradise News)中描写过这样的窘境,想象一队挂着腰包的游客在威基基海滩的步道上来回走着,好像到天堂朝圣的人一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他们看上去很开心,但是内心却渐渐浮现出一个疑问,从他们的眼神里透露出来:
  “好吧,这儿真不错,不过这儿就只有这些吗?就这样了?”
  当然,并不是只有这些。夏威夷温暖的阳光下潜藏着一段动荡的历史,一个蕴含了悲伤与美丽的维度。这也是将夏威夷与其他地方——比如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或坎昆(Cancún)那样的沙滩啤酒度假胜地——区别开来的东西:它拥有一个复杂的灵魂。
  而要找到这个灵魂,则需要离开威基基海滩,一层层挖掘出潜藏在美景之下的故事。这需要一名正确的向导,一位给这所有美景作过注释的作家。
  许多著名作家都写过夏威夷。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杰克·伦敦和赫尔曼·梅尔维尔都曾在前往其他地方的途中路过这里。但是仅就他们写下的少量关于夏威夷的文字来看,基本都是虚构的,或运用了深刻的隐喻,而且现在已不太有人提及。詹姆斯·米切纳则是另一个极端,他写得太详细了:在他1959年的小说《夏威夷史诗》中,他几乎把整座岛都写完了,从火山写到传教士,纵贯4000万年,恐怕也写了4000万页,谁说得准呢。但这两种写作都不是希望能有充实旅程的你所需要的。
  你需要的是马克·吐温。
  1866年,马克·吐温在这座岛上度过了4个月,那时的他31岁,尚未成名。他曾应邀为《萨克拉门托联合报》(The Sacramento Union)写作,从三明治群岛上寄回了25封信,即使一个半世纪后,这些文字读起来依然鲜活有趣——你能从中预感到天才的光芒,这也是我读过的关于夏威夷最好的旅行文学
 

前言/序言


  旅行还只是我的爱好而非职业时,我曾去法国的里维埃拉寻找夜生活,反而发现自己被那天魔幻的光线弄得目眩神迷。当我注意到一座建筑的小牌匾上写着:亨利?马蒂斯曾在这里居住时,我惊奇那天每一个清醒的时刻都变得像一场梦。去那儿以前,我所知的是马蒂斯和尼斯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在那个时刻,我忽然明白了,这座城市曾如何地激发他,令他创造出了和这里一样值得崇敬的作品。
  在旅行中,我们都曾经历过类似的时刻——闯进一名艺术家(包括用文字来作画的人)曾经踏足的地方。每每看到竖立在公园中央的雕像,一条用名人命名的街道,或者一座用故居改造成的小博物馆,都会令我们感到惊奇。但这并不该是我们意料之外的事。
  整个世界就是一个装满田野、森林和城市广场的遗物箱,这些景致曾引领我们中的佼佼者创造出流芳百世之作。触摸着这些遗物,我们这些旅行者变成了信徒,会思考他人是如何成为他人,又是怎么创造出那些作品的。我们会四处打量,并情不自禁地思索,这座小山和清晨的雾气是否给过他一丝火花?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灵感源泉还是偶然路过?自1981 年,解答这类问题成为“文学履途”最鲜明的任务,那时《纽约时报》把“文学履途”当作一个短期栏目来运作。它在接下来的多年间时不时地出现,直到成为一个完整的专栏。
  如果不论出处的话,这些篇章中的巧妙构思几乎和《纽约时报》一样古老。1860年刊登的一篇文章记录了一次前往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Stratford-upon-Avon)拜访“世界级的天才大师”莎士比亚的出生地和墓地的旅行。报道忠实地记录了这个世界闻名的天才作家曾经留下的足迹:“周围的环境静谧,安宁,无比美丽。我想,那个曾在这里度过童年的人应该汲取了这周遭的特质,变得温柔、善良、充满爱意,这一点儿也不奇怪。”这篇古老的文章便是“文学履途”系列的早期样态,探寻了一个作家的身份、作品与其周遭环境之间的关系。
  这一系列作品涉猎广泛,每篇文章写作的切入点也和那些文学巨匠各自的风格一般多样。例如“马克?吐温的夏威夷”这篇文章,作者仔细查阅了马克?吐温在夏威夷岛上居住的4个月中寄出的信,而不是回溯马克?吐温的小说。“奥尔罕?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则是另一种风格,让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导游,带领我们穿行于这个他住了60年的城市,他称其为故乡。
  而这些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点——每篇文章都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用来重新看待这个艺术家和他的缪斯之地。通常来说,一个不寻常的组合就已经非常新颖了——在埃塞俄比亚的兰波,那是该诗人的人生中极少被提及的经历。但也有时,像达希尔?哈米特与旧金山那样,这座城市在转型之前一直和这名小说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事实证明,在资本浪潮的席卷下,这座城市的冷峻气质已经不剩多少了。
  随着“文学履途”的发展,《纽约时报》的触角开始伸向更远的地方。从美洲、欧洲,到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马提尼克(艾梅?塞泽尔),还有越南(玛格丽特?杜拉斯)。我们还加入了当代知名作家,例如牙买加?琴凯德(Jamaica Kincaid)和埃莱娜?费兰特(Elena Ferrante),追踪了她们的足迹。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寻找一些能够用同样的热情来注视这些地方和人的作者。寻找我们最好的足迹,及时捕捉他们对于某位作家和场域的热爱。
  这样的消遣,通过提供一个目的,使得在路上的旅行者们沉浸于当下的情境。确定的任务让我们更好地去感知当下,而非闲逛、刷新自己的社交信息或惋惜国际漫步的花费。用这样的方式去了解世界,可以使我们从寻常的工作日中更好地抽离出来。这样做会让我们变为旅行者,而非游客。
  而一旦作者如此,即使读者不亲身旅行,也能有所感知。“这次旅行仿佛是一场真正的爱丽丝梦游奇境记。”一位读者在看过关于刘易斯?卡罗尔与牛津的那篇文章后来信写道。我们经常会收到不少提及“文学履途”的读者邮件、评论和信件,好像他们自己也参与了这次旅行一样。
  真正的文学就是异想天开,作为读者,我们经常会在合上小说的那一刹那体验到一种困惑,些许惊讶于自己坐在家里的躺椅上,而不是几百里外、几百年前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文学履途”能够让热心的读者通过翻动书页旅行。翻开它,你便会由它带领着环游世界。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