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放电影的小村庄_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随笔吧>散文>散文随笔> 天天放电影的小村庄

天天放电影的小村庄

尉犁县古勒巴格乡红光村的住户全部是维吾尔族,村民特别喜欢看电影。七十年代,该村叫“四小队”。那时,农村都没有照明电,更没有什么文化生活。可是,四小队却有一台电影放映机。他们几乎天天放电影,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奇袭》、《地下游击队》等影片,人们看了一遍又一遍,许多人会说汉族话还是从电影里开始学得呢!

四小队的电影放映机是16毫米的机器,大小和枕头差不多,下面是个三角架。发电机象自行车一样,两个人蹬着脚踏板发电。说起放电影,那就热闹很了:夏天,他们在村口放映。人们坐在花毡子上,磕着瓜仔、喝着砖茶,边拉家常边看电影。有时喇叭没有声音了,年轻人就吹口哨,老人们就喊道“艾娃子约克!”。有一次,放映员不在家,队长就让村里的一个高中生放电影。高中生脑子灵光,一下子就把影子放出来了,可是声音却一直放不出来来。于是,几个年轻人就时不时地开始配音。尤其日本鬼子挥舞大刀时喊得那句“突斯给给”,他们配音相当到位。到了冬天,大伙就在马号里观看。因为马号房间大,又是地窝子,冬天不太冷。虽然马号里堆着草料,甚至还有驴屎马尿的臭味,但为了看电影人们把啥都忽略了。看电影时,马槽子上、草堆里都是人,大伙和牲畜混杂在一起看电影。巴郎子们淘气,有时骑在牛背上,边看电影边在人群中转悠。刚开始放映时,每到地雷爆炸牛马还有点受惊,到了后来司空见惯,牲畜就无动于衷了。记得七九年有个电影叫《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里面女主人公有一段奔跑的“慢镜头”。其情景就象人在太空里飘浮的样子,许多人不理解,认为演员了不得,一个个都学会飞了。可是,到了四小队就不算秘密了,连老人孩子都知道“慢镜头”是怎么回事。原来,四小队的群众经常看慢镜头影片,两小时的电影有时看三个小时,能不是慢镜头吗?由于发电靠人力,有时电流就不足,机器就转得慢,这时,“慢镜头”就出现了。他们放映电影《奇袭》时,侦察连长方勇骑得战马半天都落不到地面上,哪次都让人心里着急,担心敌人的汽车从后面追上来。那时间,四小队又培养了两个放映员,由于技术水平不一,机器零件损坏了不少。后来,三角架断了一条腿,他们就把放映机搁到凳子上。为了让放映机镜头向上倾斜,放映员有时把自己的鞋子垫在下面。半年后,胶片盘的销子也折坏了,于是放映员就用火柴棍滥竽充数。有时放着放着,火柴棍磨断了,胶片盘就掉在地上。放映员拾起来吹吹土便安装上去,然后再用火柴棍销上。那时间,只要看到哪个人嘴巴上咬着一二十根火柴棍,那他一定是今晚的放映员。后来,放映机的传动装置坏了。四小队的群众半个月看不上电影,个个急得抓耳挠腮。过些天,有人从公社拿来了新片子《侦察兵》,这一下全村的老百姓坐不住了,他们强烈要求放电影。迫于压力,放映员土法上马,决定用手转动胶片满足群众对文化生活的要求。这一下就热闹了,镜头有时快有时慢,看了一晚上,一句台词也没听全过,大伙都觉得云山雾罩、事是而非。最让人看不懂的是影片中坏蛋刚死掉,可是在下一个胶片中演员又复活了。原来,放映员放错了顺序,把后面的片子先放了。

最热闹的一次是新建队请他们放电影,现在想想可能那时创造了“吉尼斯世界记录”。新建队是汉族村,与四小队是邻居。有一次,新建队杀了两匹老马,集体忆苦思甜。到晚上,四小队的放映员带来了彩色电影《青松岭》。大伙万分激动,新社会就是好!不但能吃上马肉,而且还能看上电影。可是,没想到维族放映员喝多了,到了天黑摇摇晃晃地来了。他顺手拿起一盘胶片安装在放映机上,不问青红皂白就放映起来。大伙第一眼就看到了电影的结局:“钱广的阴谋被识破了,经调查证实他还是个逃亡的富农分子。大队长周成提高了思想觉悟,秀梅等青年们学会了赶车,掌握了鞭子。”接着,观众又看了倒数第三集、倒数第二集,最后看了第一集。整个一个电影完全颠倒着看了,其间,人们说电影放错了!可是,大队领导却说:“巴郎子天天放电影,还能放错?别管颠倒不颠倒,凑和着看吧!”于是,大伙就凑和着看了。那一晚上,大伙只学会了一句歌词“长鞭哎那个一呀甩吔……叭叭地响哎……” 其它的就啥也不记得了。人们都不会逆向思维,怎么也搞不懂《青松岭》是个什么意思?

七十年代末期,我们上小学三四年级。那时,只要四小队放电影,我们就成群结队地去观看。我们不但观看电影,也“研究”放电影的设备。我们认为银幕能出影像,那是因为上面涂了银粉。我们对喇叭也十分好奇,总觉得有几个人住在里面。有一次我们把大队部的烂喇叭给撬开了,只看到了磁铁和线圈,十分失望。那几年,我们至少看了十遍阿尔巴尼亚的《地下游击队》;看了三十遍《苦菜花》。就这样,因为看电影,我们在四小队结交了不少维族朋友。我们和维族巴郎子见面打招呼从来不问“亚克喜没?”,而是对暗号——“地下游击队!”“我代表人民!”再后来,四小队就不经常放电影了,一是因为16毫米的胶片少了,其次是电影放映机也该退休了。这时,有人常搞些恶作剧,谎称晚上四小队有电影。我们连晚饭也不吃就跑去了,可是,等待我们的却是“傻子看星星”、“月亮照白墙”。

八零年,我考上了乌鲁木齐的中专。学校的会议室有一台木壳的大彩电,里面的节目比电影还精彩。由于本人具有看电影的情结,所以每晚都去当观众。那时,电视台正热播《排球女将》、《铁臂阿童木》,那是连续剧,一集集的没完没了,耗费了我们大量的精力。八一年寒假,我回到新建队,发现农村通电了,家里有电灯了,连锅灶也用上了电动鼓风机。这时有人告诉我四小队有一户人家买了电视,天天放《谢雕英雄传》呢!出于好奇,我和几个伙伴去了四小队。在一户维族老乡的房子里,挤了百十号人,汉族维族都有。大伙观看得是一个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由于当时是天线接收马兰电视台的信号,画面很不稳定、时断时续。尽管那样,人们还是兴趣浓厚,尿泡憋得难受都不愿离开。后来,这户民族同志买了三元色的彩纸贴在荧屏上,人为地搞成了“假彩电”。于是,电视机里的人物就变成了脸是红的、上衣是绿的,而裤子是蓝的。有了电视,人们就很少看电影了。又过了几年,四小队的不少人家买了彩电,村民都坐在家里看节目了。

现在,虽然大伙家里都有彩电、背投、平板和电脑,足不出户就可以欣赏电影,可是,有时却十分怀恋观看16毫米电影的时光。仔细想想又觉得可笑,毕竟社会向前发展了,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嘛!

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张明亮更多文章

0天天放电影的小村庄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