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我上铺的兄弟_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随笔吧>小说>短篇小说>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一:内裤门事件

“啊!宋明哲!我要杀了你!”如果此刻宋明哲在我眼前,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掐死他。可惜,他在我上铺,我们之间隔着一块床板。

这是寒冬的一个清晨,6:10分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手朝着闹钟摸了过去,不曾想摸到了一件棉质品。袜子?不是,没这么大的袜子。衣服?不是,没这么小的衣服。打开台灯一看,哦,是内裤。噢!是内裤!是宋明哲的内裤!是宋明哲那条维尼小熊内裤!

望着手中的内裤,我扔也不是,拿也不是。此刻有一种撞墙的冲动,还好我这一嗓子比闹钟有用多了,宿舍里夜眠久不醒的苏格兰**猪都被惊醒。

“大清早的,有病啊?!害我到嘴的鸭子飞了!”大胖崔威边擦口水边骂道。

“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有鬼?”这是小姚明的声音。

“赵天,你丫有病吧?”宋明哲那张三分突然、三分着急、三分猥琐、一分欠揍的月饼脸从上铺伸了下来。“咦?那不是我的内裤吗?赵天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宋明哲满脸不可思议,本脸上找不到眼的小眼睛,此刻足有乒乓球那么大。

“你才有特殊嗜好!你全家都有特殊嗜好!明明是你的内裤掉到了我的床上,而且还是在我枕头边,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五公分。我问你,这是穿过的还是没穿过的?”我被宋明哲气的不轻,这货还会恶人先告状这一招。

“你自己不会闻闻看啊?”宋明哲不知死活的戏谑着。

“好,你来闻!今天你不闻你就别想下床!”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我拽住床梯准备翻身上去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

“别!大哥,别!没用过,我向毛爷爷保证,真没用过。”宋明哲急忙大声喊道。

“不对啊!宋明哲,昨天你还穿着维尼熊内裤,今天怎么换hello killy 了?”一直没说话的韩飞突然出声问道。

“你大爷!你看看!你看看!这是hello kitty吗?这是多啦a梦!别拿hello killy侮辱我!”宋明哲噌的一声站起来,明显处于暴走状态。

“ 哎呦,刚刚是谁说这条维尼小内裤没穿过?”话音未落,我已经攀上了宋明哲的床。顿时,吵闹声、打骂声响成一片,我们的鬼哭狼嚎震落了室外枝头的皑皑白雪。

二:不醉不休

“内裤门”事件发生后不久,宋明哲便勾搭上了低年级学妹,据说还是班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都不禁感慨: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又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牛粪也就算了,可这小子一看就是营养不良被人踩过的牛粪。)。宋明哲当然不乐意了,但法不责众,几个回合下来,宋明哲也只得乖乖就范了。

为了庆祝宋明哲成功脱光,也为了安慰我们这群光棍血淋淋的心,最重要的是为了能坑宋明哲一次,大家决定周末聚餐,宋明哲出大头,我们出小头。

聚餐地点选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厅。周四晚上,崔威突然提出星期五不吃饭,把吃自助餐的最高境界—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发扬光大。这一提议获得全票通过,结果据不完全统计,星期五一天,八个人喝了不下五热水瓶白开水。到了晚上,全都在厕所与寝室间做循环运动。

周六中午,一行八人,面黄肌瘦,饥肠辘辘,偶尔肚子还会来一曲《黄河大合唱》。宋明哲的女友在饭店门前等我们,看见我们八个这幅模样,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大家都不好意思说是饿成这幅模样,再加上此时饥饿难耐,顾不得和她打招呼便一拥而入。

拼掉十几盘羊肉后,大家才注意到宋明哲的女朋友还在旁边,一个个尴尬不已。宋明哲此刻才想起还没有互相介绍,赶紧给我们介绍。李梦佳在互通名字后突然开口说你们真可爱。此话一出,在场的八个大老爷们脸都红了,我们是尴尬,宋明哲则是害臊。我猜宋明哲此刻一定在心里咒骂怎么就摊上我们这群混蛋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大家都安分了些,想着怎么也不能再给宋明哲掉链子,却不曾想丢人的还在后头。安安静静吃了一会儿,大家感觉不过瘾,就去拿了几瓶啤酒来喝,只是喝了两瓶,请注意,每人只是才喝了两瓶而已,便出了状况。韩飞站起身,拿了个空酒瓶,走到墙角,解开裤带。一行人见状,赶紧把韩飞架到了厕所,李梦佳羞得脸红,宋明哲青得吓人。

喝完第三瓶,崔威下床拉住李梦佳的手,哭的声泪俱下,嘴里嘟囔着:“弟妹呀,哥哥就把小哲子交给你了。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哥哥替你收拾他!”说完又拽住冲上来的宋明哲,把鼻涕、口水往宋明哲身上一抹,大声喝道:拿酒来!今天不醉不归!

三瓶酒下肚就出现了俩活宝,再喝下去还不得把人家饭店给拆了,于是一群人作鸟兽散。

三:相亲记

还好宋明哲和李梦佳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闹不合,而且听宋明哲说崔威的话让李梦佳很是感动。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不过说实在的,那是我第一次拉女生的手,那感觉可……崔威听到宋明哲的话又开始得瑟了,可惜话还没有说完,脑门上便飞来一拖鞋。

每天早晨,我的闹钟响起的那一刻,宋明哲的手机也会准时响起,人家的闹钟比咱的高级多了,人家是真人语音服务。中午,在我们望着食堂绵延不断的队伍而头疼的时候,宋明哲和李梦佳已经开始大快朵颐。晚上,一通电话一个小时,其实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挂掉的事,两个人非要“你先挂!”“我不挂!”“你快点挂!”这样的话不来个三百回合都无法彰显彼此深爱。

无论怎样,宋明哲和李梦佳都让我们非常羡慕、嫉妒、恨。跟一朋友闲聊此事。朋友拍着胸脯笑道:不就是女朋友吗?放心,哥给你介绍!明天,明天吧,明天ktv不见不散。

第二天,翻箱倒柜,找了几件衣服,又去理发店把头发剪了,吹了。寝室里其他人见我这般打扮,大呼有jq!纷纷问我:“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你这是要上《非诚勿扰》吗?”

“去!我是去相亲,但不是去《非诚勿扰》。”心情大好,这件事告诉他们也无妨,这一次凭借哥惊为天人的美貌,一定会把我未来的女朋友拿下。

“带上我!带上我!带上我!我给你参考!”大家围着我又是七嘴八舌的嚷嚷着。

“滚!都滚!带上你们?给我参考?你们不自己给自己物色我就谢天谢地了!”我极度鄙视这群混蛋。

“带上我吧,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哥们怎么也不会跟你抢吧?再说了,没个人给你把关怎么能行?”又是宋明哲那张月饼脸凑了过来。

“行!”小样,就你这张脸也能跟我比?差远了!有你的陪衬这一次相亲成功率又提高一大截。

“好嘞!你的头发在哪做的?现在还早,我也做个去……”宋明哲那厮比我都积极。

“宋明哲,你小子听好了,你丫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我的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啊?我靠!我晕…”

来到ktv的时候,朋友和我未来的女朋友已经开唱了,见到未来的女朋友突然拘谨起来,含笑打了个招呼,自顾自唱起了歌。一曲还未完,便看见宋明哲凑到了我未来女友身边,两人聊起了天,不知道两人聊到了什么,宋明哲笑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小哲子,不来唱支歌?”我极绅士地问道。

“啊?嗯。”宋明哲虽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得接过了麦克风。

“你好。”我向着未来女友发起攻势。

“嗯。”

“怎么不唱歌?”

“不喜欢。”

“哦。”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在我苦思冥想来的路上宋明哲教我的搭讪七句第三句是什么时候,宋明哲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传来:“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我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宋明哲这一嗓子把气氛冲荡得干干净净。

我和宋明哲借故离开,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纠着宋明哲的耳朵不放。

“你小子敢说你不是故意的?那是我未来女友,你在那起什么哄啊?还有,让你唱歌,你唱的那叫什么?啊?”说到怒处,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疼!大哥!疼!你进去也不和人家说话,我怕冷场,所以帮你暖场。我只跟她说了一句话。”

“什么?”

“旁边那位唱歌的帅哥是我兄弟。然后她就笑了,我也就笑了。”

“她笑什么?”

“可能感觉你不是帅哥吧。”

“……你又笑什么?”

“我感觉我太昧着良心说瞎话了。”

“……”

四:那年夏天

我一直就在想啊,时间究竟是什么魔物?推着我们远去,就像是火车离不开轨道,我们躲不过时光。

千万年时光飞逝,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哪怕把我们一生时间都丢进历史的漩涡中,也不会起一点点波澜吧?我们渺小啊?有谁能逃脱命运的枷锁,年少的我们有些豪言壮志,抨击着命运的枷锁,渴望着远方,渴望着自由。时光飞逝,年少被遗失在成长的路上,我们终于还是向命运低了头。

那年,夏天来的很早,当黑板上高考倒计时变成一百天的时候,我们都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这是一场战争,与其说是我们与高考的战争,倒不如说是我们与命运的战争。赢了是一种枷锁,输了也是一种枷锁,当我们躲不开枷锁,我们开始选择枷锁的质地。

教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在那个乍暖还寒的季节,教室里忙得满头大汗的人比比皆是。望着黑板上那个鲜艳的数字,突然不可抑制的悲伤了,百天之后,我在哪里?宋明哲在哪里?我们的年少又在哪里?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跟宋明哲学会了吸烟,每个晚修,我们总会从后门溜出去,躲在操场上点一根烟,看着烟燃烟灭,看着夜空星星点点,迷茫得不知所措。我们看不清前方的路,却无法后退。我们一步一步,一点一点,一天一天靠近高考。

“小哲子,你知道吗?我不畏惧高考,却害怕分离。”躺在草坪上,深吸一口烟,面对似水月光泪眼朦胧。

“小天,人总是要长大的,对于分离我们已经经历过太多,我已经麻木了。路还是要自己走的。小天,真得很感谢你,这些年有你我已经很知足。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要照顾好自己。我相信,还会有下一个宋明哲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宋明哲用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的声音说道。

只是,宋明哲你这个混蛋。你真的麻木了吗?为什么你的眼眶泪光涌动?难道你真的认为宋明哲是别人可以代替的吗?难道你忘了这三年里的点点滴滴了吗?难道我们之间的友谊是说忘就能忘的吗?宋明哲,你真浑,你以为你表现得冷漠,便能冲散压抑在我心头的悲伤吗?不!我们都太过了解彼此。

时间以一种恒定的脚步前行,我们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带领我们远去。

高考前一天,宋明哲和李梦佳分手。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寝室里的朋友一起聚餐,第一个醉倒的是我,第二个是宋明哲。

分数出来的那一天,宋明哲南下。

宋明哲离开的第二天,我北上。

其实,在那最后的一百天里的某个午后,我和宋明哲又去了一趟ktv,一个下午,两个人,一首歌。

那首歌叫《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已人离,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那一刻,我们抱头痛哭。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白勤先生更多文章

0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